讽刺的力量

唐山
2012-11-24 看过
在小说史上,讽刺小说曾拥有相当显赫的地位,是小说艺术初期最重要的形式之一。

通过讽刺,小说与现实生活建立了联系,经典如《傲慢与偏见》、《堂•吉诃德》等都带有强烈的讽刺元素,而果戈理、哈谢克们的长才,至今令人难忘。然而,随着传媒手段突飞猛进,讽刺像故事一样,被不同媒体所采用,在今天,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新闻报道乃至评论,无不在讲故事,也无不在娴熟地使用讽刺技巧。

讽刺的普及化,与讽刺小说的衰落是同步的,在我们生活的空间中,快餐式的讽刺俯首皆是,瞬间就能满足我们的寻求,由此带来的问题就是讽刺的浅薄化。

讽刺作为艺术,它本应有一个深切的关怀,它并不仅仅是一中技术,而是一次高尚的绝望。如果讽刺堕落,则心灵就会坠入麻木的深渊,我们就可能彻底丧失道德敏感。可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真正抵抗现代性呢?小说的智慧正被逼到角落中,无奈地看着世界呼啸前行。

毫无疑问,《东区挽歌》是一本令人重建对讽刺的信心的创作,佩蒂纳•加帕来自津巴布韦,她的写作洗练、干净,如果不标明作者国籍的话,几乎以为她是一位美国南方作家。然而,她是不同的,因为她有过于犀利的讽刺,那是与背景绝不妥协的勇气。

佩蒂纳•加帕的特点在于速度快、容量大,她有很精致的细节,给人以客观写作的错觉,然而,一旦她开始甩垃圾话,那就是滔滔不绝的,让人应接不暇。

好在,她的才华经得起这样消耗,全部13个短篇看下来,居然毫无重复之感。能做到这一点,也许与她故事多样有关,也许与她切入角度不同有关。佩蒂纳•加帕可能是使用现代小说技巧最熟练的讽刺作家,她的小说即使去除讽刺部分,同样是一部佳作。

讽刺不是目的,它最终是为了关怀,然而,这个尺度并不是很好把握,太多的讽刺小说最终走向了刻毒,比如《孽海花》、《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之类。相比之下,佩蒂纳•加帕有一种彻底的悲剧意识,它超越了肤浅的黑暗意识。

是的,在那片充满伤痛记忆的土地上,所有的拯救看上去都那样遥远,每一次努力,带来的却是更深的堕落,对此,佩蒂纳•加帕没有嘲笑,没有忘却,没有自渎,她保持了一份厚重的沉默:当心灵失去彼岸,当行走失去道路,我们尤其不应去恨,宁可凋谢,也不让恨来扭曲和涂改生命。

在讽刺中,写出莫大的尊重,所以初读时觉得有趣,再读时觉得有味,回味时,简直就是凄凉了。

本书作为短经典中的一本,一如既往地保持了极高的品质,佩蒂纳•加帕的写作,属于一切被命运的魔咒所封印、无路可寻者,对于真正的苦闷来说,天然会喜欢这本书。
5 有用
3 没用
东区挽歌 东区挽歌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东区挽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区挽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