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第一章读后

[已注销]
2012-11-22 看过
2013101775
      最近对朝贡体系和所谓的“东亚意识”感兴趣,于是就拿来滨下先生1990年出版的作品《近代中国的国际契机——朝贡贸易体系与近代亚洲经济圈》阅读。滨下先生的写作结构,是我最喜欢、最欣赏的结构。这种结构有三个主体,先是以自发的理论进行宏大叙事,再来做缜密而视野宽阔的推理,最后是富有创见的结论。

      滨下的书比较难读,即便他有比较通畅的文字。尤其是本书第二至第五章,更是经济史视角下的专业论证,读起来更是不易。不过,本书的序章、第一章和结论部分非常值得一读,因为滨下在这里构筑了一个研究朝贡体系和“东亚秩序”或者说动摇贸易圈、东亚经济体的框架。

      庸俗地说,滨下的序章和第一章是对“冲击·回应”理论的再检讨以及我称之为“滨下视角”的提出。之前的研究,不论是费正清这代学者,或者是更早如严复等早期启蒙学者,他们面对近代亚洲的未来和西方列强的影响,都是着眼于西方。即,因为西方如何,所以亚洲如何。滨下认为这是不全面的,因为所谓的西方,是亚洲人眼中或者说被亚洲传统观念消解后的“西方”(尤其是知识人认为的“西方”),因而无论对西方报以学习或抗拒的态度,其观念和选取的角度仍然隶属于观察者(知识人)自己原先所拥有的亚洲传统认识论之内。所以这样的“西方”,实际上是为我所用的“西方”。这正像学者的学术背景一般,学者自身不会提及甚至不会意识到。因为它太惯常了,惯常到无须特别提及。那么,这种以西方为视角中心,把近代亚洲的发展归结于对西方“冲击”作“回应”的研究显然是片面的。

       在近代东亚的贸易体系中也是一样。滨下认为“以朝贡贸易关系为基础的亚洲区域贸易圈,即使到了近代,也规定着西方‘进入’和‘冲击’的内容。由于西方进入而缔结的各种条约,实质上也正是按朝贡关系中的方式来处理的”。简单地说,他试图把西方与亚洲各国形成的条约体系纳入进朝贡体系中,即以条约方式处理的新贸易行为仅仅是就有朝贡体系下比较小的一块变革部分(条约体系打开了朝贡体系的缺口,却没有打破朝贡体系)。而东亚经济的大头,仍然按着朝贡贸易的模式在运转。

      至此,“滨下视角”的核心框架已经构筑完毕,这也是序章和第一章的核心所在。现在不从具体论点,仅从方法上谈谈我自己的看法。

      滨下实际上强调了两点非常重要的内容,a.宏大视角,b.自我中心。视角上的宏大方便高屋建瓴。我比较推崇理论之下的研究,当然这种理论从扎实研究提炼而来,并且是自发的,纯粹借用别人的理论意义不大。换句话说,这种理论是研究者就某一问题的研究经验的系统化。自我中心要求研究者不能被某些表象左右,比如近代亚洲最为明显的“冲击·回应”、思想史研究中最杰出学者的个人言论等,而需要“下沉”,从更广阔的视角考察。或者说从表象之后的“隐象”或表象之上的大环境来考察。

      另外就是本书对“东亚意识”的探究很有帮助。当然目前我比较关心的断代是北宋,那个时候自然没有什么东亚意识。但实际上,东亚意识是华夷意识、中华意识在后代的一种延续。(葛兆光《宅兹中国》从历史地理角度就这个问题做了学术史的探究。当然,他手中很重要的工具是古地图。)如果就宋日而言,当时两国没有正式的朝贡关系如朝鲜,甚至也没有遣唐使这样半正式的朝贡关系如隋唐。因而,如果考察入宋僧、两国商人等群体或个人对宋(日)的看法,或许能够理清当时中华意识在中日这两个东亚传统国家的脉络。这种脉络,显然是同宋辽、宋金不一样的。虽然在《宋会要》、《宋史》这些史书编纂者的笔下,它们很类似。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近代中国的国际契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近代中国的国际契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