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颗子弹》 欲求不满

黑衫小妖
2012-11-22 看过
朋友借了我本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

然后我意识到了为什么人说读书要读经典。因为太多快餐书其实更适合或者只适合放在微博和博客上,他们不是没有意义或者低俗不深刻,就是放错地方了。“读书要读经典”这句话里暗含着对“书”的狭义并严苛的定义:两层含义,一指介质,二指内容。若是照这个说法,判断一本书够不够格成为一本“书”就很简单了:是否只有“书这种介质”才能配得上“书里的内容”。因此,《送你一颗子弹》这类书很明显不属于“书”,它本来就是博客集。博客是个什么东西,就是晒出来的日记,肯定无法深刻。比起私密的日记,它又会浮夸一点,毕竟是要出去见人的。

为什么那么多人看刘瑜觉得是知音,那是因为在这个年纪读过点书思考过点人生的人,能够通过一枝一叶来谈谈政治民主思想的人,太多了。我们生活的经历和思考的切入点可能不一样,但是能触动我们的经典也就这么一些。只是很多人不靠这个吃饭,他们有更多其他活需要干。

我跟着广播电台一位记者做过段实习。有次坐在采访车里,没话找话的时候我想说点什么,并且想说点能表示我是准业界人士的话。我说:柴静这个主持人我很欣赏。说完,车厢里沉默了一阵,我在这沉默里默默地后悔着。这让我想起来有一次,一个想要向我表示好感的男博士号称自己习琴多年,他说:我弹首歌给你听吧。理查德克莱德曼,你听说过吗?正如所料,这话博不得好感,只博得一笑。不是说在业界人们就不讨论理查德。业界也讨论,语气和角度不同而已。沉默一阵后,记者老师对我说:很多这个年纪的女记者都有柴静这个水平,但她们没有《新闻调查》这个平台。

这话是不是有点儿酸?酸!我对刘瑜这本书(暂称其为书)的口碑也是这个想法。我在畅想,万一哪天我功成名就,闲来无事想出本类似的散文集,我会怎么样。我会来到此地,翻一遍过去几年写过的字发过的嗲,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交给出版社。我在复制粘贴这些文章碎片的时候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反正觉得是蛮可耻的事情。就像是把你压了十年箱底的衣服裤子拿出来,剪掉点线头,修掉点起球,包装袋一套,转手还不是送人,是卖,卖给别人。我好像干不出这事儿,干这事儿心里可虚了。不过这事儿也有一个神奇的拐点:一旦它白底黑字印成书了,厚厚一本拿在手上,这件见不得人的事儿突然还就真他妈像那么回事儿了。

怎么毁了柏拉图?让他上天涯猫扑,他再有才,他就是个有才的屁民。

怎么毁了有才的屁民?给他纸笔让他写书。

我想总结的,一是内容与媒介的错误匹配,二是思想与时间的错误匹配。

我倒是对刘瑜她是怎么红起来的比较感兴趣。我觉得这才是她不一样的地方。还譬如,韩寒怎么就能把兴趣爱好当成事业,并且一直拿赛车冠军的?郭敬明怎么就能克服过矮的自卑心理,并且比以前略帅的?不再举例了,举来举去都是理查德克莱德曼这档次的人名,一点都不隽永深邃。

有个词,用来形容类似本书实在太恰当不过了,叫卖__。卖萌,卖帅,卖痞,卖忧伤, 卖有才,卖毒辣。但是能出来卖的作者通常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并且他们知道自己的卖点在哪里。有时候这种自知(或者说自 以为是)让人看了很挫气,你想一下,一个作者一边写一边暗喜“哇,这里是个萌点,这个概念真有才。”这是多瘆人一画面。你不去想象这个画面也就罢了,一旦想到,就好比你发现身边一个以幽默著称的朋友其实每时每刻都在收集段子写段子,并把它们全部记在一本小本本上,出门跟人聚会前扫上它一眼,在路上走着走着还猛然被自己的笑话给笑到了。能看出来刘瑜是挺有灵气的,但她怕是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真可惜。

我大概言重了,人家本也没想写什么鸿篇巨著,不用这么苛责。当然,书里有些话说得还是让人有点启发的。比如,“人类学就是从猴子的角度观察人类的学问。”我很希望所有专业课老师或者行业领袖都能这么总结一下自己的这个领域。怕是比较困难。

我以前脑子里时常会莫名有三俗歌曲挥之不去,比如爱情买卖和江南style。这两天haunt我的是两个英文单词,一个是haunt。另一个用作对《送你一颗子弹》的读后感真是恰如其分:unsatiated.
777 有用
13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2条

查看更多回应(212)

送你一颗子弹的更多书评

推荐送你一颗子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