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辛丽
2012-11-19 看过
  “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旧约•约伯记》
  下世为人已成最后的选择,原罪,需用尽生命偿还;苦苦祈告的,是下世不再为人。
  若有天堂,你我无德无能,岂可攀援;若有地狱,终非大奸大恶,亦是无缘。唯有这茫茫人世间,才是暂寄之所,幸福与苦难并存,一同消耗着生命之泉。然而,同为世人,为何你竟被逼上绝路?自私、仇恨、腌臜、腐烂的人性,连同那塑造此种人性的宗教习俗,粗鄙而狰狞的刽子手。无处安身,死,是最终的幻灭,连魂灵也无。
  理想,而且是高尚的理想,原来不配拥有。哦,高尚!那通往成功的大门,从来是上帝开给掌权阶级的后门,朱漆兽环,沉重而冰冷而可怖。坎坷的旅途、辛酸的经历驳倒了你曾刻苦学来的教条、诚心信奉的上帝,你发现了你自己,思想如群星闪耀,心灵似明镜光洁,你只相信自由与爱。而自由,怎能容于那好嫉妒的心胸狭隘的人们?而爱,那个你爱她胜过自己生命的女人,那个曾经温柔而叛逆、聪敏而勇敢的不染纤尘的淑,当命运一连串的打击劈头盖脸而来时,怀疑了,怯懦了,逃避了,逃到你摒弃了的宗教里去,赎罪。爱,成为禁语;爱而不能,像满腹忧愁无从排遣一样,你爱,却没有回应;满心满腔的爱,炸裂了,流溢了,化脓了,结痂了,醉酒了,沉寂了,埋葬了。拼却一切,以毁灭完事。
  善良的生命是脆弱的。善良如裘德、如淑,注定要受尽痛苦,注定永不能平静,直到他们那无用的生命闭了幕。嗯,无用的生命。
  有时我很想看看别人眼中的我,却未尝如愿,或许不屑相告,或许提防心太重;我亦常常诧异别人给我的评语,诧异我竟是这样或那样的人。名称、概念,“文明硬把我们按在一种社会的模子里,这种模子跟我们实际的样子没有关系”,我为什么不能就只是“我”?当你叛离了世俗的眼光,指责、谩骂、驱逐便随之而来。“固然不错,咱们并未曾亏负谁,未曾败坏谁,未曾占谁的便宜;但是也固然不错,咱们也许曾按照自己认为是的而行动过。”由我们自己构成的人世。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伤害?为什么不能谅解为什么不能相爱?苦难,还少吗?
  “我们度尽的岁月,好像说完了的故事。”愿死了的已安息,愿活着的获得安宁。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无名的裘德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名的裘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