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时代,开了一朵花,开完之后,就都被折了

朱砂痣
2012-11-18 看过
解读《红豆》,找寻时代密码

摘要:岁月匆匆,弹指间,半个多世纪已匆匆流逝,五十年代的风云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已经烟消云散,而红豆这篇经过历史沉淀过的小说所折射除了那个年代的大学生的心理斗争,肯定还有其他的一种情愫,在我看来,这中情愫有三个方面,一、精神领袖,二、青春爱恋,三、人生理想。当三者发生矛盾的时候,起决定作用的就是时代背景。本文将通过对红豆的分析和对五十年代时代背景的解析三者之间的关系,而这三者的关系的必然结果就是政治觉悟。
一、《红豆》中的精神领袖
每一个时代,每一个人的成长都会有一个精神领袖,尤其是在五十年代,精神领袖的地位显得举足轻重。《红豆》中塑造的萧素作为江玫的精神领袖有着这么几个特点,第一,无私。萧素是江玫的良师益友,兼精神领袖,江玫的思想导师。当江玫的母亲病重的时候,竟出现了《许三观卖血记》里卖血的情节,萧素为江玫的母亲卖血,把钱递给江玫的时候竟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当告诉江玫自己卖血的事情的时候,也是轻描淡写,满不在乎的回答:“我卖了血。不只我一个人,还有几个伙伴。”这是作为精神领袖所特有的条件,而还有其他几件是情,逐步证明的了作为一二精神领袖所特立独行的精神品质,还动员同伴们一起去帮江玫的母亲,这份情感,已经不只是普通的友谊了,无以为报。萧素的无私让自己更崇拜,更在不经意间把萧素当成了自己努力的形象目标。她便开始参加游行活动了,她的意志也越来越坚定了,当一位男同学问江玫是否需要替她拿药包的时候,江玫回答道:“一个士兵的枪,能让人家带他背着吗”,她认为拿药包是自己的本分,游行的本分,革命的本分。男同学又问她是否永远都要做一个士兵时候,她回答道:“是的,永远”。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她要为大家的幸福而奋斗。萧素的精神领袖的形象已经塑造了一半。第二、政治觉悟高。生不逢时,江玫与齐虹相爱了,倘若不是革命脚步的阻止,在当代江玫和齐虹可能是羡煞无数青年男女的一对神仙眷侣,而时代却偏偏棒打鸳鸯,横刀夺爱,让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分隔两地,异地相思。江玫与齐虹都不曾发现他们两个都是矛盾的焦点。齐虹属于有钱人,而江玫却憎恶钱财,齐虹是个自私鬼,他曾说:自就是自己,自由就是什么都由自己,自己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还是个厌世的人,他对江玫说“我恨人类!只除了你!”而江玫不同,她活着,是为了革命,为了母亲,为了像萧素一样在革命的道路上抛洒自己的热情,最终成为一个优秀的党的工作者。虽然她在于齐虹相恋是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是萧素和她与齐虹的爱情矛盾,还有后来得知的她父亲的死,就像催化剂一样催生了江玫对革命的坚定与决心。但其中最重要的因素还是萧素作为精神领袖的坚定,给江玫以当头棒喝,是徘徊于人生十字路口的江玫,在一分钟的纠结之后毅然的放弃了自己与萧素那段剪不断缱绻而忧伤,矛盾而又纠结的爱情。萧素的政治觉悟对江玫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江玫的二十年的日子,可以说全是在那粉红色的夹竹桃后面度过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江玫,被萧素介绍的几本书,说的几句话,做的几件事引上了革命道路,士为知己者死,萧素的所作所为无不体现着这句话的主旨,她用不尚空谈,不讲大道理,脚踏实地,身体力行的做事风格,成功的做成了萧素的精神领袖,这些品质已经不是代表萧素的个人品质,而是作为一个时代精神了领袖的缩影。而作为精神领袖的她最终在江玫的身上体现了她的胜利,江玫最后的选择代表了时代的选择,时代的政治觉悟。萧素是坦率泼辣的,她对齐虹这个漠视生活的人的态度从来都是粗暴的,他曾不客气的说齐虹“老像在做梦似的那个齐虹,真是自私自利的人,什么都不能让他关心。”对江玫和齐虹的爱情更是嗤之以鼻“齐虹的灵魂深处是自私残暴和野蛮,干吗要折磨自己?结束了吧,你那爱情!”她的政治觉悟是对的,齐虹最后的话语证实了萧素的看法,,齐虹是自私 的,他只喜欢他的物理和音乐,他的生活了不容许有革命,他陷在旧思想的泥沼里,深陷着,不愿意爬出来,跟着什么群众和群众一起为民主而战,并且认为跟着群众瞎跑是愚蠢的,盲目的。殊不知,真正的麻木正是他那样不问世事,漠然不惊,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自利的行为准则。而精神领袖的作用,就是战胜自私,战胜麻木不仁。
 
二、青春爱恋
抛开时代的背景,较之《红豆》与当今大学生的恋爱方式,我们不免会觉得庆幸许多。大学里,不问世事的风花雪月,不睬岁月的浓情蜜意,羡煞多少还未邂逅的爱情的青年男女,没有人会像江玫 那样神经质的去过问什么革命,也没有一个宣扬民主思想的人会被逮捕,尽管歌舞升平,纸醉金迷。不得不感叹一句“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十七年文学的爱情艰难的,在革命与爱情之间,作家勇敢的选择了革命,牺牲了两个人的爱情,而这段爱情的衍生也变成了一道明媚的忧伤,明媚在那个大学时代,江玫和齐虹曾经拥有过令人迷醉的浪漫,忧伤在最后他们因观点的偏颇而分道扬镳。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爱情也不例外。每一本小说里都会有一个爱情的缩影,而当爱情却像悬崖是的花朵,美总是面临着危险,显得不堪一击,而又格外令人向往。青春的爱恋,伴随着每个人的一生,每个时代的路程。余华的《兄弟》中的李光头也有着自己那如广陵散绝的爱情,但是那个时代的狭隘性,那个时代的保守性,错杀了他那满腔的爱恋,他是一个成功的领导者,成功的谈判家,成功的商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情圣,但这样的他却始终追不到他所爱的林红。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时代的偏见不可能让一个曾经偷看别人洗澡的男人获得真爱,不可能让一个长相粗鲁的人被冰清玉洁的美少女爱慕。那个时代缺少包容性,缺少独到的睿智的眼光。而不像《巴黎圣母院》里的埃斯梅拉尔达一样爱上丑陋的卡西莫多。时代不敢轻易地颠覆美。时代不敢轻易地打破一些陈规陋习,以至于有些人的心愿永远都只能是遗憾。而精神领袖的作用却往往被夸大,《红豆》萧素可以为江玫的母亲去卖血,可以为了民主革命而抛洒青春热情,但是像齐虹这样的自由主义者,完美主义者却在江玫的需要帮助时,连知道情人的困扰的权力也没有,试问,爱情难道就这样苍白虚无而没有实际意义吗,难道他仅仅是一种可笑的精神上的你来我往吗,爱情难道就没有一点本身所存在的可利用的力量吗。《红豆》中,那对镶有红豆的发夹为什么是萧素为江玫戴上的而不是齐虹为江玫戴上的,作者这样安排是无意而为之,还是有心而不表。江玫和齐虹的爱情来的也有些突兀,江玫遇到齐虹的时候,萧素对齐虹就是一顿奚落,既然江玫那么崇尚萧素,为何对萧素的劝告置若罔闻,义无返顾的爱上齐虹,对一个人的看法难道不会因为自己的好朋友的观点而三思再行吗。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确实是有一定的道理,就像《红楼梦》中黛玉听说宝玉是个混世魔王,刚开始心里自然有几分防备和顾忌。而揭开这个面纱的哲学就是朱光潜的《文艺心里学》中对于美的解释,朱光潜认为,美感是一种直觉,它不计功利和实用目的。所以,之前的疑问全都被一句不计功利和目的所扫除了,任何事,只要没有啦功利和目的也许就会轻松和愉快许多,美也就顺其自然的诞生了。红豆遇上政治,他还会发芽吗?
13 有用
1 没用
红豆 红豆 6.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红豆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