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成为“辩护者”?

Xinyang
2012-11-11 看过
【以下内容算是读书时候一些随想,想到哪写到哪,未必很有逻辑】

在做用户访谈或者可用性测试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种情况,就是用户常常为自己在某件产品的使用不便感到羞愧乃至歉意,认为自己太笨,或者没有很好地领会产品设计者的意图,有时因为这种羞耻感甚至避而不谈自身遇到的困难。这也就是所谓“认知摩擦”带来的最直接后果,我不知道应该把背后原因归结为“技术崇拜”还是“耻感文化”,总之,很多人在用不来一件产品时,第一反应是“我用不好”而非“它不好用”。

有些产品(尤其是科技产品)因为自身使用逻辑无法让人充分理解,也就给使用带来了所谓“学习成本”。不过一些用户在投入了“学习成本”之后,并没有认为这是一个浪费。会产生游戏通关一般快感。这是由于,对于某种技能的掌握,让熟练操作的用户产生了某种智力优越感,从而会有:“你用不好不是东西不好,是你不会用”这类的辩护。

这本书里,将这一类人群称为“辩护者”,且主要是指技术人员,其实不然。尽管作为设计者,进行调查的本意就是发觉这些任何产品使用中可能的问题,然而事实上,设计师有时候甚至也有意无意地为一些使用不舒服的设计进行极力辩护(有时甚至比技术人员更甚。好吧我可没说是itunes和android的粉丝哦)。本书认为这种思想本身就是反人类的,应该被警惕和清除。

但是,实际生活中并不能这么简单粗暴一刀切。

我们以图像处理软件为例,看看是否“辩护者”文化真的是完全错误:

-Photoshop Lightroom:包括部分专业人士,对于使用方法和功能都需要学习和适应
-Photoshop:使用方法和功能一目了然,如果掌握了基本专业背景知识,将能相对上手容易
-美图秀秀:使用方法和功能一目了然,此外功能效果也直接呈现,即使不掌握专业背景知识,同样也能上手容易,不过操作熟练稍微需要些熟悉
-Instagram:完全所见即所得,甚至无需任何练习就能使用

自上而下这几个产品,学习成本递减,而同时功能的丰富性也递减。上述产品却没有优劣之分。这是一个关于将多少控制权和自由度交给用户的问题:一些用户有能力,也需要对操作有一个深度而全面的控制;而另一些用户对于使用结果要求简单,不想关心超过自己需要的功能。因此这里才回到本书真正地核心,认清你产品的对象,为具体的用户而设计。在一个产品的易用性和开放性之间,针对不同的对象,将有不同的平衡度为把握。“You press the button, we do the rest”,并非任何产品都需要。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交互设计之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交互设计之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