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有什么可以吃的
2012-11-09 看过
 云狐不喜悄然无声地推出了这本新作,没有任何征兆,当当下单之前我也只是隐约地知道好像是塑月建国的故事。拿到书,打开故事的第一页看见的便是:万劫不覆,仅此而已。犹如书的名字,注定这就是一个悲壮凄绝的故事。
就像唐七的评语,云狐不喜写故事一向最善谋篇,比如《女皇陛下的笑话婚姻》谁也想不到那样一个戏谑欢快的开篇之下居然藏着牵动全篇几乎所有角色的阴谋和悲剧,这次同样笔伏千里写尽纠葛,还好,一开始就布满了阴谋和悲凉的味道。
这是一个最好的也是最坏的时代,各色人物无一不优秀不拔萃,历尽人生至幸与至哀

(一)他之于她,是甜美的沾唇蜜毒,刺穿骨血,这一生无药可救
莲见莲见,生于盛世终焉,长于血泊之途,十五岁的少女,撑起了燕氏一族所有的生死与荣辱。
吾为尔主,吾乃燕公。
燕莲华说她是开疆辟土之才
燕莲弦觉得若天下一统,归于莲见,她甘心为臣

前半阙的故事,于莲见,是一身荣光,盛世华章
她有世上无双的神剑,犹如天神的哥哥,她带着天生的傲骨与智慧,披荆斩棘,保护身边所爱,奠定家族霸业
当然,她还有这世间最甜蜜的恋人,雷神之资,玄甲金发,愿意为她披风历雪,为她遮风挡雨,只求她一生锦绣,不染尘埃
如果,故事就停在了这里,多好
十五岁的少男少女,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慢与风姿,携手站在一起
“嗯,一起变强,阿羽,我要和你一起看同样的风景”

只可惜,一朝乱世,天涯永隔
早在开篇,七岁的少女向着逝去的父亲和远去的兄长就已许下血誓:守护燕家,以我之力,倾我之命。所以,一切只是顺应天命而动。
燕莲见塌前绾发,断绝尘缘,以神官之资,带领着燕氏一族,向着帝国霸业,徐徐进发,遇魔杀魔,神挡杀神。
沉主、燕公,他们的相遇,从最初,便以分离为代价。
她最终还是背离了恋人所走的路
她最终还是与她的恋人挥刀相向
无人强迫,天命而已
最终,她所爱的那个人,站在一片深浓夜色之中,慢慢举起了手中的长弓,将剑尖对准了她的眉间
最终,她看着被斩下的头颅,细细地擦净每一滴血污,无悲无喜

这乱世之中,她可为王,却不能拯救自己心爱的人

(二)她之于他,是盛开于永劫之中,永不凋零,却触碰不得的花
沉羽从一出场,便注定他是这乱世之中的异数。
他广袖华服,男女莫变,神态魅惑,却手起刀落,斩下一颗颗头颅。
他声音清冽,目空一切,金发凛然,宛若雷神
唯妖孽尔
他对兄长许诺,我会强大,保护我,保护她,保护我们
被那么多人反对,他只是握着她的手,对她说:请一定平安,请不要让自己受伤,请一切安好,我才能放心。
他为她疾行千里,只为了隔着门板告诉她:不是来责怪她,是怕她做出什么傻事来。
即便,被眼前的恋人剑锋入骨,他也要一把把她拉入怀中,长剑尽柄没入
看啊,从头至尾,他一直都是那个神采飞扬,目空一切,至纯至情的金发少年,心意如一,乱世悲歌之中,如何不是异数
如果从未相见,沉羽只是沉羽,燕莲见只是燕莲见,他们可以骄傲固守家族和自己的尊严,战死沙场也是快意
如果从未相见,那么他们兵戎相见,也不会如此痛苦,只是决意取对方性命。

他那么爱她,她杀了他唯一的哥哥
他那么恨她,哪里舍得不和她相见

莲见,但愿此生,从未相见

(三)浮生如梦亦如烟,只记花开不记年
于弱者,这是最坏的时代,盛世衰亡,龙血玄黄,赤地千里,白骨露野
于枭雄,这是最好的时代,风云迭起,纵横捭阖,诸子并起,浮生若梦
幸也,不幸也

这是一幅乱世终章,作者妙笔生花,细心勾勒而出公子佳人,熠熠夺目,从那些血腥残酷的霸业之上,从那些明亮瑰丽的传奇之中, 缓步而出,一个个,走入看故事的人的心里
我看到,有创业之才的莲见,有雷神之资的沉羽
我记得,有倾国红颜的原纤映,有天人神姿的陆鹤夜
我遗憾,有一世未败唯有天命的燕莲华
而我唯独念念不忘的,是龙章凤姿的兰台令,沉谧
谁是沉谧?
是沉家长子,风流倜傥,诗书皆长,曾兰台折桂,曲水流觞,也曾提枪跃马,纵横沙场
公卿女郎们羞红面颊,说,兰令如兰,却可恨调笑倜傥,从不将心赋予
朝廷重臣们摇头感叹,说,这大赵帝国,江山万里,得以于权臣之中保全,只因沉谧

沉谧是谁?
是以无上手段斡旋制衡朝野上下,执令兰台,掌管诏书,权势熏天的兰台令,沉家的实际掌权人
我记得的沉谧是绝代风华,踏歌而行的翩翩佳公子,是宠溺幼弟一心守护的好兄长

他说:“我啊,毕生之愿,就是做个碌碌无为的贵族子弟,吟二流的诗歌,吹浅薄的曲子,为一封女公子的来信辗转反侧,长吁短叹。爱很多人,被很多很多人爱,然后就这么过完一生,谁都不知道我的名字,死的时候有人伤心,然后过了几年,伤心也就罢了,去寻更好的男人,或者立意教训子孙,绝不能像我这般庸碌无能。
我想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思考,浅薄无知地活着,然后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思考,浅薄无知地死去。
第一年还有人去我的坟上祭拜,第二年便少了,第三年,第四年就没有人记得。然后过了十多年,几十年啊,有人要在这里葬别人啦,挖啊挖,就挖出我的骨头来。因为根本不想出名嘛,后代都不记得祭祀这么没本事的先人,也就被很无所谓地丢到一边去,久了久了,就从骷髅的眼眶里长出草,长出树,撑破了,也就这么腐烂,多好?
但是,你看,这是多么难的愿望。”
不不,这也不是沉谧
无人知道,君子莞尔的面容之下,真正的灵魂是什么
无人知道,是为什么,他会对她说:纤映,我带你走,可好
或许,他就是祭奠中的华丽长剑,看似华美优雅,足以装饰王庭,一旦拔出,几乎坚不可摧,无可抵御,不为杀戮,只为守候
谁知道呢?
君乃国士,国士无双

我只愿若有来生,你生于太平盛世,成日吟二流的诗歌,吹浅薄的曲子,碌碌无为。









1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梦三生·永劫之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三生·永劫之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