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 书趣 8.2分

重度嗜书者的自白

锡兵
2012-11-04 看过
本书的作者和目标读者是同一群人,他们被叫做书迷、书痴或书虫(bibliophiles, bibliomania, book-worms)都可以,但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读者。普通读者可以喜欢言情武侠奇幻,也可以研读军事历史哲学,但只有《书趣》这样的书之书不会是普通读者的菜。读书之书的是那些狼吞虎咽地吃下各种各样的书,以致消化不良的读者。他们亟需书之书为他们继续读下去提供动力,就像暴食者饭后要吃大山楂丸一样。这种动力一般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理论升华,“书之道就是博大精深”;二是呼朋引伴,“我这样的人还很多嘛”。本书既是自白,应该是分入第二类。
当然,作者安娜 法迪曼不但不是普通读者,甚至不是普通书痴。她的家世说出来吓死人,老爸克利夫顿是声名赫赫的编辑(在西蒙&舒斯特做到主编)、作家和评论家;老妈贾安娜二战时曾任时代周刊和生活周刊的远东特派记者,与白修德一起写出《中国的惊雷》;老哥金的正式职业是野外探险家,但显然比安娜更聪明也读得更多(证据可见《长字之乐》)。书里没提到的是,克利夫顿的外公是美国历史上重要的心理学家鲍里斯·席德斯,克利夫顿的舅舅威廉,被认为是有据可查的世界智商最高的人,至少掌握40种语言。有着这样的血脉和家庭环境,作者若不嗜书如命就奇怪了。事实上,我们大可指望她成为书痴界的代表。而她也没有让人失望。
本书中近二十篇文章全部围绕书或文字展开,细节上充满作者个人的经历体验,或者是小时候和电视里的智力问答PK,或者是全家在餐馆菜单上找错字,或者是和老公争抢书架的控制权,或者是观察儿子如何吃书,凡此种种,令一个书痴的细节跃然纸上。
虽然内容是那样的个性化,文章主题却全是最具普适性的。从书籍的继承、安置、索引,到阅读的环境、方式、习惯,再到文字的书写、辨别、纠错,无一不能为书痴所借鉴。从这个角度说,它又似乎能归入理论级的书之书中。比如《决不要那样对待书》,讲的是读书时的操作方式,即是否要在阅读时尽量保证书籍品相?是否可以折页、倒扣书、涂涂写写乃至撕下书页?作者的看法是,内容是唯一重要的事情,书不过是载体。破损显示它受欢迎的程度,涂写则有助于读者回顾阅读历程。作者全家都以行动支持着她的观点,她老爹为了轻松上飞机,曾把看了一半的书撕开,扔掉看过的部分;她老公则在浴缸里看书,看得背胶化开,书一页页掉下来。这么极端的情况大概会为很多读书人所不容。不过,各人书各人读,如果这样看完的书全部回炉打成纸浆,那也确实碍不着谁。但那些变成二手书的,品相的影响可就大了。私以为,二手书里最讨厌的是这样一种类型:某人拿笔很整齐地划上许多下划线,强制邀请你和他一起欣赏“好词好句”,划得又多又莫名其妙不说,到十几二十页以后,下划线又突然消失,好像宣布他终于发现,这书读不下去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书趣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