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另一种蓝》:生活在别处

良时嬿婉
2012-10-26 看过
    与许多费尽心思策马奔腾想象力的日本作家相比,山本文绪的目光一直都专注在最遥远的生活和最朴素的人心上。爱情和家庭,始终是山本文绪作品的主旋律,在成名作《恋爱中毒》中,她犀利地撕裂灰姑娘童话的假面,不管不顾地执意揭示什么是爱的真实,到了《蓝另一种蓝》中,这位现年50岁的妇人,已经开始思考爱对于生活的反面意义。 
 “你的此处很美,但你自己却浑然不知,或者根本不懂珍惜,但当别处成为此处,你又会渐渐失去当初的感觉,继而厌倦,又开始寻找新的别处,永不满足……”这是米兰·昆德拉在《生活在别处》之后发出的第一声长叹,这声长叹和山本文绪在《蓝另一种蓝》中抒发的感慨同属一个音色,那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在《蓝另一种蓝》中,结婚六年的女主人公佐佐木仓子表面上和丈夫相敬如宾,实则却早已各有外遇,触了礁的婚姻对于女人的打击往往更大,那是因为女人的耳朵往往能听到更为空旷寂寞的空虚回响。“如果当初嫁给河见,现在会过得比较幸福吧?”仓子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不禁向往起另一种人生。当年,她在河见和佐佐木之间左右为难。河见木讷老实,而佐佐木多金英俊。犹豫了许久,仓子选择了高富帅,成为了佐佐木仓子。现在,她开始对“此处”的生活厌恶到了极点,当初没有选择的“别处”生活此时看来却是那么美艳新鲜。
   小说到这里,已经和张爱玲在1944年写下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的精髓不期而遇,如今的佐佐木仓子身份成为了墙上的那抹蚊子血,而昔日没有选择的河内仓子便高高在上遥挂着成了床前的明月光。与其说这是一个小说的桥段,倒不如勇敢地承认这是一个大多数人都有过的假设和心境,那些从未得到的和永远失去的,往往是让人最难忘的,而手中握着的,无论当初如何瑰丽,在时光的冲刷之后,也都只剩下了一层锈了迹的青黄。山本文绪叙说的不仅仅是仓子的故事,更是变幻的人心,是贪婪的人性,是对人生的一场残忍揭穿。
 这样的情节,其实总是在我们生活中一次次的反复上演,在冯小刚电影《非诚勿扰》中,香山说:“婚姻怎么选都是错,长久的婚姻是将错就错。”其实这是个万能的句式,生活怎么选都是错,美好的生活是将错就错。
    (转载自《大众日报》,作者王若馨)
63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蓝另一种蓝的更多书评

推荐蓝另一种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