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了她 谁杀了她 7.5分

我的全部推测

carol
2012-10-25 看过

当我兴致勃勃地读到最后,却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实在实在是太不爽了,所以我决定重组线索,从长计议!! 1、确定凶手人数。 在文中提到康正把手指放到了开关上,之后“凶手凄惨地大喊起来。另一个人也发出悲鸣”(见书P233)。这样的描述说明园子不是自杀是而是他杀,而且凶手只有一个人,所以这是一道单选题,弓场佳世子和佃润一两人中选其一(因此以下所有推论均不考虑自杀这个可能性)。 2、杀人动机。 两人都存在杀人动机,所以两人先后都有付诸行动。佃润一的动机总结下来是希望园子能放弃对他和弓场佳世子的纠缠,彻底放手。而弓场佳世子的动机包含两点,一点和佃润一的一样,另外一点,我觉得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园子知晓弓场佳世子之前拍摄过色情录像,甚至以此要挟她。弓场佳世子不堪其扰,所以决定杀人灭口。从两者的杀人动机来看,很明显弓场佳世子的动机要深入的多,如果说两人都有机会悬崖勒马的话,我觉得佃润一的可能性更大。毕竟园子对他的威胁“时效”是短暂的(换个女朋友就可解除警报!!),而弓场佳世子却不然,园子的存在像一个定时炸弹,“除之而后快”在弓场佳世子看来是个最能让她安心的选择。 3、作案时间。 计时器定的时间是一点,同时也提到“因为计时器用的是老式表盘,无法判断是中午一点还是凌晨一点”(见书P30)。如果是凌晨一点的话,佃润一很明显不在现场(这个有佐藤的证词佐证,这里不赘述)。虽然弓场佳世子也说自己在12点20分左右就离开了,但是没有证据佐证,所以弓场佳世子的嫌疑更大。 如果是中午一点,先且不论两包安眠药的药效够不够(不学医不懂),书中也没有提到星期六两人重回案发现场的确切时间,但从时间可能性上来看,如果是弓场佳世子的话,她不可能放着之前佃润一走后的机会不把握而选在变数更大的第二天。除非她也是去而复返。另一边佃润一由于一点约了佐藤,所以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他无法作案,等他招呼佐藤后去而复返的时间一定是超过凌晨两点,那么计时器中午一点的时间就能解释的通了。所以从作案时间来看,两人嫌疑的几率差不多,难分伯仲。 4、现场物证。 其实经过加贺和康正的双剑合璧,很多物证都已经得到圆满的解释了。不过,有两点文中没有给出明确答案,值得琢磨。 其一是创可贴。 从佃润一的描述中可以得知最开始用创可贴的人是他,这也解释了创可贴原本所在的位置。但是有一点最后却没有详细解释,那就是之前加贺提到的,“发现尸体时,创可贴已经脱落了”(见书P94)。这点上,我觉得可以这样理解,因为之前园子服下安眠药的时候是坐着的,凶手为了制作自杀的假象必须把园子转移到床上,那创可贴很可能就是在转移拉扯中脱落的,而且可以想象这个转移过程异常艰苦,不然也不至于脱落。那从弓场佳世子和佃润一的身材来看,困难更大的明显是弓场佳世子。 其二是药袋。 提到这个要先提一个细节,就是文中提到两次的玫瑰花纹的垃圾桶。第二次提到是康正让加贺递过这个玫瑰花纹的垃圾桶,同时“把整个垃圾桶倒过来,里面并没有到处任何东西”。这时候康正说,“答案已经揭晓,因为我亲眼看到了那一瞬间”(见书P229)。康正亲眼看到?这个指的是什么呢?回答这个问题,要回到第一次提到这个玫瑰花纹垃圾桶的时候——康正逼弓场佳世子自己吃下安眠药的时候。文中这样描述,“佳世子犹豫片刻最终下定决心,撕开袋口,把袋中的粉末全部倒进嘴里,喝下杯里的水。随后,她把空药袋扔进带玫瑰花纹的漂亮垃圾桶”(见书P191)。 对,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康正后来要去倒那个垃圾桶,他想找的就是那个药袋!!他亲眼看到的瞬间就是弓场佳世子撕开药袋的瞬间!!可是在答案即将揭晓的关键时刻,药袋不见了。在现场,最有可能藏起这个药袋的人就是加贺。那么加贺为什么要那样做呢?药袋真的是案件的关键所在? 讲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案发现场发现的两个撕开的药袋。从佃润一的口中可以得知第一个药袋是他撕开的,而他的习惯用手是右手(这点在使用菜刀上已经证明,这里不赘述),如果第二个药袋的撕开方式和第一个一样的话,那凶手势必就是佃润一。如果这样的话,加贺就没有藏起佳世子这个药袋的必要,由此可以推论出这两个药袋撕开的方式肯定存在差异(这应该也是加贺一直坚信园子有可能是他杀的原因)。 既然药袋撕开的方式不一样,那么排除佃润一的可能性,所以只剩下弓场佳世子。这也解释了康正提到的“他亲眼见证了这一瞬间,答案已经揭晓”。基于此,现场物证这方面显示弓场佳世子的嫌疑更大。 结合以上四点,我认为两人中嫌疑更大的是弓场佳世子!!好了,不论对错,终于写完了,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174 有用
2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1条

查看更多回应(41)

谁杀了她的更多书评

推荐谁杀了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