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弗雷泽《金枝》,我的刍议

defunct
2012-10-20 看过
J.G.弗雷泽《金枝》读书笔记
摘录:
一度曾经是圣哲最严肃的职业,到后来却成了儿童的游戏。我们欧洲祖先的巫术仪式正是古代巫术衰朽没落最后阶段的东西,绝大部分迄今依稀残存,但正在受推动人类向新的未知目标前进的道德的、才智的、和社会的各种力量的荡涤。对于那些离奇习俗和别致仪式的消亡,我们可能很自然地觉得有些遗憾,因为他们为我们这个似乎平庸沉闷的时代保存了上古时期某些清新别有风韵的东西,是这个世界的青春的气息。然而想到那些美好的仪式表演、那些现在看来是天真无知的娱乐,都有其愚昧迷信的根源;假如说它们是人类努力进步的记录,它们也是人类无成果的首创精神、白费劳力、历经挫折的希望的丰碑;尽管它们有着鲜艳的服饰、鲜花、彩带和音乐,它们却更多地具有悲剧的性质而不是笑剧。当我们想到这些的时候,我们遗憾的心情就会大大减轻了。
——摘自第二十八章《处死树神》

刍议:

1.社会人类学的代表作,弗雷泽的《金枝》,改变了我一个长期以来被灌输的认知:即如张汝伦教授认为的那样,“出于对神秘而不可琢磨的大自然的崇拜,人类产生了巫术和宗教,以寻找精神寄托。”而弗雷泽以极其丰富的事例和在各大洲详细的考证,将巫术与宗教定义区分开来:与我们之前被灌输的观点相反的是,绝大部分早期的人类社会并无后世对自然无比强烈的敬畏与恐惧感,而是秉持一种泛灵论的认识,并认为人类的地位,即使不超过,也和自然平等。在原始社会的巫术中,有着大量的威逼甚至恐吓自然界顺从人意的仪式。之后的巫术让位于崇拜自然的泛神论宗教,从泛神论到多神论(人格化的奥林匹斯诸神等),再到今世盛行的一神论,神祗的地位实际上是逐渐提高的。

2.惊讶于在人类学锐利的解剖刀下,中医理论中存在如此大量的巫术成分。“吃X补X”的朴素相似律,由表面推本质的朴素类比(“红色食物上火,浅色食物清凉”),祭祝的仪式,大量的没有得到过任何证明的禁忌,反映出大量的顺势巫术和接触巫术成分。与其说这是另一种世界观,另一种完备的体系,冒昧的说,其实更近似于古巴比伦的原始整体论医学和古希腊克罗顿的阿尔克莽的原始全息论医学在与现代科学隔绝的情况下不屈不挠地自身发展了3000年之后的结果。

3.在当今社会(无论东西方)大众文化中流行的大量巫术痕迹和无意识仪式,就我看来,与其说是巫术改头换面在民间潜藏了数千年而不断还魂,倒不如说巫术的简单联想,无端类比的思维方式在人类的潜意识中根深蒂固,而抓住每一个失去理性监管的领域冒头的结果。

4.弗雷泽的论述中提到:“将原始社会的平等民主想象成黄金国的人士,不是出于无知的歌颂者,就是别有用心的野心家”。原始社会的长老制,平等制民主,是一种建立在极低水平之上,坚决保持现状,拒绝一切改变,将一切企图突破常规的人拉低到自己水平的威权统治。“在专制政体下人们享受的自由,比在原始社会中要多得多”,因为摆脱了宗族和幽灵般徘徊的祖先的限制,人能够以个体的方式存在,哪怕是作为奴隶。对这种原始民主的批判在后世政治哲学家对暴民统治的恐慌中,乃至在对当今民主政体趋向平庸化的批判中以新的面貌重现。

5.提到弗雷泽对众多原始和进化中社会长老制-君主专制的制度变革,就不禁令人想起专制-君主制-民主制的变革走向。有趣也遗憾的是,从类人猿,黑猩猩等一个绝对领导者带领的群居方式,演变到长老制和原始民主,这一步的变化由于缺乏研究对象而无法深入探讨。也许是现在地球上并没有尼安德特人以供观察的缘故?

6.提到老问题:为什么中国历史上没有形成一个具有主导地位的宗教,而发生西方神权与王权之争等诸多现象?我粗糙地提出一个假设,即:从历朝历代“天子”的称呼和在中古皇帝实质上身兼大祭司的现象来看,中国的君主制也可视作一种集神权与王权于一身的制度,正是这种没有名字的宗教拒绝异教(公认的“宗教”)统治整个社会。这种没有名字的宗教从各种宗教,祖先崇拜,泛灵崇拜中吸纳各种神祗和驳杂的教义。然而,在神权统治已经明显过时的情况下,统治者依然执着而可笑地保持着一种连中下层民众都已经失去热情(试问在有清一代真正从心底认为皇帝是龙的化身,是天神之子的民众占总数的多少),将皇室神格化的表面仪式,直至最终由于彻底世俗化的浪潮而不自觉地放弃这种已失去意义的仪式。但是就一种在后期已经失去群众基础的类宗教依然在皇室中坚强延续,同时不自觉秉持实用理性的民众对各种宗教或非宗教的神祗保持功利性的参拜这两个现象来看,在这些现象的背后还存在着某些原因。中国人的现世论,世俗化观念如此强大却又不放弃虚弱的形式,值得探讨。
24 有用
2 没用
金枝 金枝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金枝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