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饮茶 将饮茶 8.9分

苏格拉底的前世论与杨绛先生的孟婆茶

君君islandlism
2012-10-16 看过
到了孟婆店,摁下指头就能在电视上回顾自己的一生,“平生不做亏心事,我的一生,不妨公演”,
“我的一生,不放公演。”
这是杨绛先生《将饮茶》里的首序《孟婆茶》中最动人的一句话。仿佛就这么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她和钱钟书先生的一辈子。短短一篇《孟婆茶》,道出了生命尽处的看头。
《孟婆茶》里,杨绛先生是相信孟婆茶能忘掉今生的。我也不知道把“今生”用在死去的人身上是否合适。与杨绛先生翻译的《裴多》里,苏格拉底临死前与裴多等人辩论的“前世论”相对照,我想杨绛先生是不相信前世的吧。苏格拉底问,为什么人没有经过学习便可以知道什么是感觉?他认为那是前世人的灵魂离开肉体后依附在另一个肉体所产生的记忆能动作用。因为我们不需要经过学习便懂得如何利用人类的感官,他得出了”灵魂不灭“的结论。
苏格拉底的辩论很像佛教里僧人的”圆寂“说。”僧人死后升天我求圆寂“不也认为肉体只是臭皮囊,该升天的是僧人在世前的精神修为吗?苏格拉底的”灵魂“是需要”精神修为“作支撑的,因此灵魂不灭,前世的修为随着灵魂依附在新的肉体上。
而孟婆茶是传说中一种喝了可以忘记所有烦恼、所有爱恨情仇的茶汤,当你离开这个世界去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它被端在孟婆手里,奈何桥前。人生在世,多苦多难,这一碗下去,是种释然,彻彻底底地与前世做了一个了断。恰恰和”灵魂不灭,记忆留存“相反。每个人的生命里最公平的其实是死亡,在你闭上眼的那一刻,曾经让你尝尽酸甜苦辣的世界已与自己无关。既然无关,前世的种种留下又有何意义?《阎王经》里孟婆茶的出现其实是建立在肉体腐坏基础之上的吧,肉体是唯一的,失去了肉体,精神无法承载,失去了肉体,记忆也无法再续。杨绛先生也曾疑问”一杯茶冲掉了一辈子的经验,一辈子不都是白活了?“但最后在梦里,她还是接受了孟婆店里的热闹。看着别人的和自己的公演的一生,品着自己在世前未曾尝过的孟婆茶,前世原来是在一片热闹中淡忘的,独自前往孟婆店的孤独感被一冲而散。这也是杨绛先生乐意的结局吧。
作为翻译《裴多》的译者,她俨然没有接受苏格拉底的结论。
作为一个乱看书的读者,自然喜欢孟婆茶的故事。
因为我希望在我”往前看“的时候,我的一生也可以孟婆店在公演。



我喜欢杨绛文字里的刚柔并重,那份对往事的杂忆常常感动人,那份感动不是突然而至的,而是细水流长般慢慢渗透出来。《我们仨》的回忆,满满的是她对家庭对丈夫对女儿的爱,也透露出在生者独自一人面对晚年孤独的坚强。《隐身衣》里的对”卑微“的理解又是睿智的。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将饮茶的更多书评

推荐将饮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