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隐隐于食

推书不推特
2012-10-11 看过
看《无非求碗热汤喝》其实十分遭罪,我看着篇幅短小于是随身携带到交通工具上看,初看极好读,随便一页便可开头,读过的再翻也不腻,但在公交地上大都是上下班的趟儿,正是饥肠辘辘但饭菜未到口的时间,一边读一边是画饼充饥望梅止渴的感觉,非常纠结,书里咕嘟嘟的鸡汤,热腾腾的炒饭,都是寻常物,偏又到不了嘴,况且平日吃来也就是为了填饱肚子,甚少对着一碗饭食刨根问底浮想联翩,只好到地方合上书,就奔着饭菜去了,胡吃海塞,看书时候的风雅劲荡然无存。
不过这书可以快读也可以慢读,快读似评书,嘁哩喀喳就记住吃食的色香味,大开大合是一个痛快劲;慢读像听曲,摇头晃脑千回百转,要的是情景要的是韵味,要的是里面的典故可以细细品味,脑子里留下了念想和回味。
国内写吃食的老手极多,欧阳应霁、蔡澜、沈宏非、殳俏、韩良忆……男人们大都玩味食物的典故、品格、来龙去脉:女人们大都感性为先,更在意味道本身,以及食物氤氲出的温暖和美丽的气氛。就像家里烧菜的大都是娘子,厅堂里练锅的多是汉子;平日里离不开零食小菜的多是女子,偏偏追究茴香豆茴字四种写法的大都是老头。但无论是哪一种和食物有关的表达或者叙述,都需要足够的生活阅历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所以老男人和小女人在这道上是占着天时地利人和的。
可《无非求碗热汤喝》偏偏来自一个本来应该横刀怒马争夺武林盟主年纪的人。写得还极细,从家常食话,到零食小点;从应景吃食,到各地风物,从文化掌故,到童话臆想……看得感觉特像小酒馆里极度能唠的大爷,一肚子的典故,就是面前一碟花生米,也能给你说道半天。但偏偏口气里常常流露点淘气,看得人又嘴馋又心软,间或几篇还让人眼眶发热,想家想爸妈。
后来和公子有机会聊到这本书,他说这本集子集中了前些年为杂志们写的专栏,还有闲时为了讨好爸妈写的小文。他说平日写球评什么的,爸妈看不懂也不爱看,就写这种天南地北街坊小食他们喜欢。于是心中不由想起像儿时朋友里那种玩伴,看书多,语言浅,再大的事情在他们那不过谈资,一起聊天打发了时间长了见识,十分痛快,但每每考试后,他们便被家长拿来作为榜样,言语里你看谁谁谁作文就写得那么好,让人不由要产生一点羡慕嫉妒恨。所以想想其实这样的孩子聪明,写这样的书,年纪轻轻当然拼得当然不是欧阳应霁或者蔡澜吃遍全球鱼翅燕窝的阅历,反而是另辟蹊径清粥小菜的日常况味,加上文章里俯仰皆是的梁实秋、袁枚、唐鲁孙、汪曾祺……甚至拉来了鲁迅先生分析口味和闰土的食趣,融会贯通一点没有掉书包的感觉,有这样的文化底蕴垫底子,不但写起来让吃食们熠熠生辉,公子自己吃的时候那酸甜苦辣自然都伴着一个够老够大够闲的心境了。
其实每个人要掰着指头数自己吃过的东西,大菜小菜荤菜素菜厅堂料理私房小厨,或多或少都能说出五四三二一,可有人就能说出味道还能说出门道,说完门道还说说旁门左道,比如上个菜场,下饭的书,甚至是断了炊烟的恩爱时光,于是乎一下子饭菜就不是那些饭菜,还氤氲着文化,浸透着人情,慰藉着人心,而一手创造出这种氛围并且被这一切环绕着的张公子俨然古龙笔下的侠客,身怀绝技还大隐于市,一副厌了江湖恋市场的派头,一剑封喉的本领都拿来洗孩子带菜煮衣服,攻城略地后只为讨好双亲和并肩的人儿。
4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无非求碗热汤喝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非求碗热汤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