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拥有‘摧毁一切’气势的革命书籍

神性的流动
2012-10-08 看过
   关于这本书我给出五分,并力荐这本书的原因很大一部分程度可以说是因为列宁在十月革命之后,实践过书中的内容。而且在之后的共产主义运动中,这本书影响了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无一例外,这本书也的确会有如此的影响。
  列宁这个人是个奇才,他的学术涵养很高(见列宁全集的笔记),扎实的进行过研究,不过过于强调追求马克思所讲的共产主义目标了。但是如果他仅仅是一个和平时期的普通人的话,他只能被认为是一个疯子,而他的才能只能被认为是反社会的拙能了。为什么列宁会如此的宣扬共产主义革命?甚至于在这本书之中反复的强调要使无产阶级专政?我想这跟列宁小时候他的兄长,一位民粹主义活动家被沙皇杀害有关,据说对列宁刺激很大,使得列宁从一名普通的左翼社会党人转变为一位坚定的共产党人,在后来也的确如列宁对沙皇一家的行为就能够看见了,杀死沙皇一家为了避免‘历史的重演’;其中不乏带有报仇雪恨的味道。日本人曾试图说服列宁接受日本人献金,列宁刚开始拒绝,但随后日本人以沙皇欺压弱小民族为由打动了列宁,可以看出列宁对他兄弟的事和自己血统是极为在意的。至于中国的那片被侵占的广阔领土,列宁的话笑笑也就了事了。不过列宁所建立的国家最终还是被历史无情的碾碎了,当然这是后话了。但除开列宁在肃反的问题上(列宁时期的肃反严重,甚至列宁被暗杀失败之后,布尔什维克人出台了一部《红色恐怖》法案,但列宁时期肃反没到斯大林时期的那种极其严重的程度),列宁在当年领导苏联时注重经济,发现了苏俄刚建立制度上一些漏洞,政治局内部的讨论也很活跃,在列宁改革的新经济政策中邓小平也是给出很高的评价。侧面也反应出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创始人们的单一化了,抓政治斗争、抓权利、抓革命、不重视急需解决的社会发展问题。这也是后来社会主义失败的最关键因素;缺少了必要的合理民主、自由。使得改革困难,制度僵化,监管腐败横生。
  你如果仔细看这本书并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联系起来,你就能发现毛泽东建国后的一系列的阶级斗争扩大化和其他共产主义国家对肃反的狂热性出自于那里,列宁的这本书是根源。由于影响了太多人,使得一个比一个更加的极端,一个比一个更加的蒙昧。你不能说他的出发点是错的,因为他是为了无产阶级的利益所考虑,我们可将其称之为‘公意’。但是无产阶级的大众就一定是正确的吗?这部分我们可称之为‘众意’。无论公意还是众意我们都可将其视之为人的价值取向问题,那么资产阶级的老爷们,那些积累资本,创造财富的人就一定是错误的?这个问题上马克思给其资产阶级的老爷们就定下了原罪,而这个罪就是‘剥削’,直到现在依然还扣在富豪们的身上。我想这也是抗争政治的有趣性,没有这种出发点没有后来那种激烈的共产主义运动,我想现代的民主国家恐怕不会被推至如此,反而现代的民主国家出现了停滞不前的苗头,可以说共产主义起到了镜子的作用。社会普遍性出现的软肋在这个问题上马克思恐怕说的关于资产阶级民主也并不一定全部是错误的。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说的很有意思;‘共产主义运动的口号是使得统治阶级在无产阶级的革命面前颤抖吧。在之后的一百年中的确使得统治阶级在无产阶级的革命中颤抖了。’但是他同样也批评了马克思将资本主义‘投票箱’中的‘金元选票’,变为街头堡垒战中的‘子弹选票’。
  其中最有意思的一部分我觉得是关于住房的问题。列宁对无产阶级住房的问题解决办法是没收一切住房,然后成立住户委员会,让资产阶级的房子也无条件使无产阶级也住进去,以此来解决住房问题。这一目的的确在十月革命后实施了,在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中有详细的描述,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同样,我也觉得这样的手段过于‘一刀切’了,就像日瓦戈医生的岳父说的那样;你把我们的财产剥夺了,为了给人民。难道我们不是人民吗?’这其中的教训依然值得目前的我们注意,凡是高喊‘人民’二字的口号,其后来的所作所为是否如同它当初所喊的一样?还是说‘人民’只不过是个空洞的概念。但是在‘人民国家’这个概念上,列宁的确看出了其中的空洞,空洞指的是人民国家的泛指包括有产者、富裕者、资本家在内,而社会主义国家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因为列宁认为无产阶级国家是需要对资本家、反无产阶级专政人员进行残酷镇压的,利用国家这个机器来不断的镇压资本家和反无产阶级分子。把握不好这种做法很残忍,一定程度上使得社会血腥味十足,恐怕法国大革命的恐怖时期也没有这样的有组织、有系统的清除。由此延伸的这种空洞而将‘人民国家’的概念改成‘公团’,由此混入了列宁就初期计划经济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这其中不乏概念过于松散了点,不过也符合列宁一贯的性格特征,具有革命性。但是否需要这种革命性,我想如今的后来者已经可以给个定论了。
最后要说的一点是,列宁对于个人崇拜这个问题上大致是反对的。从他的夫人在斯大林树立对列宁的政治崇拜中就能看出来。个人崇拜在一定程度上是使得人的意识形态过于的浓烈,教训惨重,但是却无法避免(必须要有一个精神导师来引导人民的意识形态)。托洛茨基和普列汉诺夫、马尔托夫曾经反对过列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并称呼其为‘独裁’。但之后却还是赞同了列宁关于加速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理想,主要还是看到了无产阶级落后到难以一时间能够觉醒的态势,所以三人中就托洛斯基默认列宁关于建立无产阶级政党,以此作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来领导无产阶级专政(卢卡奇曾经对此的建议是使‘无产阶级政权掌握无产阶级的教育,以使其能尽快的懂得自己的历史使命’)而普列汉诺夫是个摇摆立场者,马尔托夫是个社会党人。只有默认并接受列宁影响的托洛茨基比列宁走的更远,宣扬世界革命论与不断革命论。但是革命后执政太短,或者说仅给共产主义者们开了个头的列宁由于早逝(列宁在苏联建国前就已中风瘫痪),死后由其接班人斯大林掌管苏共(托洛茨基丢掉了列宁给他竖立接班的机会)。斯大林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对共产主义的理解有限,除了拿列宁为自己大刀阔斧的开路以外,面对布尔什维克党内人才济济的局面,很难将自己拔高。更何况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等人在党内有着不下于斯大林的影响力,由此可见斯大林的地位是极为不保的,加上从小国出来的斯大林天生就有一种自卑心态,这也使得斯大林在政治斗争中咄咄逼人,毫不留情。在随后的党内斗争和大清洗只能说是一场大悲剧,政治精英、科学家、军事精英等一大批社会精英被关入集中营、被流亡、被杀害。在苏共二十大会上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进行猛烈的批判之后竟然未对列宁的进行重新定义,这使我感到惊奇(由此可见斯大林借政治手段对列宁竖立崇拜的成功性)。同时,我也知道由于赫鲁晓夫打倒斯大林也需要通过列宁的旗帜和理论进行斗争,以防止苏共、苏联、社会主义人民思想出现真空的情况。其结果就直接导致了列宁已经同苏共、同苏联、同共产主义、同执政合法性联系在了一起,以至于谁都不敢动这座巨山(甚至把对列宁的崇拜推广到全社会主义国家之中)。我认为对列宁的崇拜减少并不是坏事,他应该同那些伟大的历史人物一样作为长久影响历史进程的伟大事迹而被记录,而不是盲目的崇拜。
“崇拜会带来形式,形式会带来教条,而事物是持续发展的。”在这一点上马克思没有说错。
                                                                              文;神性的流动
25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国家与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家与革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