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虽老去色犹妍

希米格
2012-10-01 16:05:51 看过
    想给书房起名字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但寻寻觅觅始终没有得意之作。看完《洪业传》之后,依照洪业先生“三无、三有”的原则,定下了“三有堂”的名字,竟觉心下大定,脾性契合。
1919年,先生在美国定下“有为、有守、有趣”的人生准则,“一个有抱负的人常为了急于达成目标而牺牲了自己的原则,所以得划清界限,有所不为,此为有守;但‘有守’之人常干燥无味,要懂得享受人生自然的乐趣,此为有趣;但最有趣的人莫过诗人、艺术家,他们大多不愿负责任,罔视于社会福利,所以要‘有为’”。此为三有堂之来历。
    先生名正继,学名业,号煨莲,谐音于英文学名,23岁到美国时自取。同跨越慈禧、民国、新社会三大时代的人一样,先生幼年接受传统教育,打下深厚的基本功,青年赶上新式学堂,蒙学校厚爱荐至美国留学,博闻强识,酷嗜文史。多次往返中美之间,历经燕京大学初创之艰辛,创办《燕京学报》和哈佛燕京学社的引得系列等等。
    先生为人谦抑,治学严谨。上学旁听伯希和的课程,根据《蚀经》推算出伯讲解《诗经》中的一个错误,私下二人共同探讨,伯氏大服。1937年先生获得法国的茹理安奖,便是伯希和推荐的。
先生自1923年起研究《史通》,所见最早版本为元本,听说静嘉堂文库的岩崎图书馆那里藏有宋本,回美国途中取道日本特意拜访该馆,当时的图书馆主任是大名鼎鼎的诸桥辙次。诸桥很隆重的接待了先生,小心翼翼拿出第一册和第四册,先生翻看两页便归还。诸桥很不服气,说很多中日学者都看过这本书,难道他们都错了?先生不紧不慢的说,证据在另两册里。诸桥微怒,木屐踩在地板上有些响,拿出另两册后,先生打开第二册,把第七章最后一行指给他看,上面有一条十六世纪学者陆深所写此书版本源流,表明该书并非宋本,诸桥被说服,有些窘然。
    多年侨居,但先生始终保持儒家风范。在美国读书时,先生与孔祥熙辈称得上熟识。君子之交淡如水,先生有次到南京看望三弟洪绅,有朋友说时任财政部长的孔祥熙怪他没有看孔。先生说,“我不去看他是对他好。我如果去看他,他办公室外一定坐满了人,他先见了老朋友,对他不利,对我也不利,人家看见我去见那么有势力的任务,就会写信求这个,求那个,麻烦极了。我的信来了,他也没办法。不回嘛,怕见怪,回嘛,荐几百个人之中也许能用一两个,别的你怎么办?”
    八年日本侵略是摆在“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学人们面前的一大考验。先生脾性耿直,在监狱中毫不屈服,面对提审的日本军官,滔滔不绝大辩日军侵略的险恶用心。狱中狱外,最难捱的不是刑罚,而是孤独。世家出身从未独睡过的张东荪教授,甫一入狱便与狱卒起了争执,以头撞墙试图自杀。先生每日以指甲在墙上划痕记日,独自构思乌托邦小说,后来又和赵紫宸教授诗词相和,虽难掩不平之气,但仍苦中作乐。出狱后,由相熟的冯医生出具说明托病在家。日军投降那一天,冯医生拿出来病人薄,在洪业名字后涂上“出院”二字,那个时候不管是先生还是冯医生,心情又该是何等激动又庄重。
    《洪业传》薄薄一册,看完后竟好似走过一遍先生的历程,心情跌宕起伏,颇有再回头已百年身的幻觉。那个时代涌现的惊采绝艳的学人不止先生一个,大都已湮没无息,现在所知先生者也寥寥,实在是万分可惜。
    “花开未完香不减,春虽老去色犹妍。”这是先生少年时在父亲的诗钟会上所作,又何尝不是他一生的写照。

    中华书局1981年出版了《洪业论学集》,翁独健、王钟翰编辑;198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重印了他编纂的哈佛燕京学社引得多种。
2 有用
0 没用
洪业传 洪业传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洪业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