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山下,岂有桃园

sagesam
2012-10-01 看过
自《白鹿原》之后,又能看到如此精彩史诗般的小说,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 最好的小说,是藏波涛汹涌于波澜不惊。《圣天门口》用的是平直质朴的语句,却在我面前绘制了一幅烟波浩渺的史卷。董先生的野史说书和小说叙述的内容衔接在一起,让我们见到了历史的轮回。

但这也是我认为《圣天门口》不如《白鹿原》的地方。
有些地方,道理其实不必说得太清楚,无论是假借书中人物之口,还是考据梁启超巴黎公社的言论,点到即可。

小说中处处强调“福音”的必要以及“仇恨”的可怕,但若是在我早几年看到这本书,必然会在我心中深深地植入仇恨的种子。

书中的种种历史循环、暴力、斗争、革命的理论,经过近几年来的读书思考,在我心中已经逐渐成形。所以初看此书,如有遇知音,再观其人物遭遇,不禁怆然涕下。然而书中核心人物的种种遭遇,都还是随着我们已知历史的每一个足迹起伏荡漾。那些超凡脱俗的人,在时代的步伐中依然显得庸碌无力。无论是梅外公的慨然赴死、还是梅外婆的安定一方、乃至于雪柠,终究抵挡不过“人”的丑恶。

相反于书中不断赞美的“雪家女人”,我更欣赏“杭家男人”,他们身上,正流淌着中国人世代所信奉“天”、“道”、“命”、“义”的液体。说穿了,“福音”毕竟是舶来的美好,没有合适的土壤,也只能淮北为枳。

《圣天门口》何必“圣”,《天门口》名已足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圣天门口(全三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圣天门口(全三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