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都是魍魉

Lin
2012-09-30 看过
人人都很看重灵魂,没有灵魂,人的肉身就只是个躯壳,不,说得更切题一点儿,应该是个匣子才对。匣子就是用来装东西的,否则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然而,如果把人单纯的看作是物体的话,他又有相对的特殊性:即便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也不能随意的被抛弃才对。说道原因,一来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来判定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已经失去了灵魂,二来是即便一个人已经被大家所公认,说他失去了灵魂,但只要他不危害到社会,那么我们在道德伦理上来讲,不仅不应该抛弃他,反而应该去帮助他才对。当然,这第二点是基于一个理想状态下的,毕竟真正这样去做的人是少之又少。
  让我们回到故事中去。
  中禅寺秋彦,这个在我看来有些理论癖的人,在面对所谓“魍魉”这种东西时,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因为魍魉这个东西所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它是个无法确定形象、来源已经能力的妖怪。所以可以说,每个人心中的魍魉都是不同的,要说它到底有何能耐,那就是能蛊惑人心。这正是人类无法直视的弱点。与其说魍魉的出现是因为心中有壁障,倒不如说这壁障说围成的匣子无边无际,让人的欲望在其中无限制的膨胀,这才是魍魉想要看到的。人往往在抵制不了欲望的侵袭,人会发狂,会越轨,会疯狂到不顾人伦道德。这些事情的发生往往都会经历一个让人痛苦的过程。
  说道有违人伦,柚木阳子和美马坂幸四郎之间纠结的关系就是例子。处于对母亲的厌恶,阳子与自己的父亲幸四郎发生了关系,还产下一女,即柚木加菜子,而标榜着科学的名义,身为爷爷又身为父亲的幸四郎又将自己的孙女也是自己女儿的加菜子作为了试验品。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似乎可以想象,在美马坂现代医学研究所的上空不禁天雷滚滚!以前无法捉摸的魍魉这时候却明晃晃的出现在眼前。
  阳子和幸四郎互为彼此的魍魉。
  我是这样想的。
  这时候的阳子只剩下了一具躯壳,一具被幸四郎占据的躯壳。我不了解阳子是否意识到了这点,但即便是认识到了,悲剧已经无法挽回。
  幸四郎侵蚀在阳子身上的魍魉不断膨胀,膨胀到她周围所以的人都受到感染。可是大家都以为自己只是在不断的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大家正心甘情愿的被魍魉说侵蚀。
  秋彦说,魍魉就是界限,一种彼岸与现实的界限。说白了,就是理智与痴狂之间的界限。秋彦不同意去寻找所谓犯罪动机这样一种东西,他认为那是种产自于社会的歧视。确实,人犯罪与否的往往只取决与一瞬间的想法——过路魔——而已,事后再去讨论自己犯罪的原因实在是没有必要,甚至是愚蠢可笑的。如果非要讲一个人的犯罪动机何在的话,只能说这个人没有经受住魍魉的诱惑,一脚已经踩在彼岸的境界中了。
  至于为什么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且屡禁不止,我想,大概是因为每个人都是魍魉,正如我们心中总有一团无形的恶意,只不过我们在人伦常理的束缚下,没有给魍魉太多的栖息之所。但是总有身边总是有各种不同形态的魍魉在向我们挑衅,于是乎,有那么几个人踏进了彼岸。被利用了,其他魍魉的目的达到了。
  魍魉,就是人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魍魎之匣(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魍魎之匣(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