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无言见真淳

廢匪肥·老🐰
2012-09-26 17:16:43 看过
原谅我把两首不同的诗作了一次拼接,成为这篇书评的题目,而且全四册的《王维集校注》,我也只读了诗卷而已。以前对于王维的印象其实属于叶公好龙式的,并未真正阅读过他的别集,不过是片断读过一些他的诗选。鉴于中国古代诗歌的存世传统,烂诗的比例往往是偏高的,我们读到的选本,大多数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典型的管中窥豹,说难听点,就是一叶障目。所以在读《王维集校注》之前,不免会有些猜想,会不会在集中,发现一些“神作”呢?

结果出人意料的是,王维集中并没有令人特别失望的作品。或许是他自己或者后来的编撰者,把一些水平不高的作品删掉了。我自己在读他的作品的时候,渐渐形成一种阅读期待——等待他最能抓住人眼球的——景句——的出现。且不说“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山中一半雨,树杪百重泉”;“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这一类的已经是脍炙人口到烂俗的句子了,读的时候总不免浮现苏老坡“诗中有画”的陈词滥调出来。他几乎每首诗当中都会一句令人期待已久的景句:“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观察入微,寒意扑面;“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调色高手,朦胧意境;“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用字简朴,用意深刻;“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清泠绝伦,无以复加;“寒潭映衰草,高馆落疏桐”——洁清高远,明朗刚健……

王维善用冷色调,故其诗作景句多是传达一种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的禅味。然而,他的禅趣诗读起来却并不容易引发共鸣,这跟当下的审美积累的匮乏有关,那些个的佛学术语,我一看就想逃跑。但是,我依然期待他的禅趣诗中的景句的出现,融入了禅理的景色对句显得格外的工整,又带着一丝不落俗尘的生界的气息,终不似在人间。王维善用“青”‘“白”二字,也只有这两个字最能匹配王维的人生观的取向,一生清白,无论身居高位还是隐沦山间。读他的诗,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正如顾恺之吃甘蔗,自尾至本,渐入佳境。他的雅,是清幽明丽、简洁洗练、自然真淳,不断在召唤和重构,一幅幅传统国画的构图线条和留白。

还值得注意的现象还很多,比如王维号称“诗佛”,但是他描写道家道教思想的诗作也很多,很多时候出现的佛道共存并抗衡的局面。比如王维对于陶渊明的接受,无论是对其人生态度和心灵乌托邦的接纳,都有着跟其他的一些追随者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比如王维的归隐,是心甘情愿的“真隐士”,区别于初盛唐时期那一大群沽名钓誉的“终南捷径派”,看破世间纷扰的他,无论魏阙还是山野,他从未把权力视作春药,狂热地追求,而他,也真正做到了,不是说一套做一套。比如王维的各体习作。林黛玉教香菱学诗,要熟读王维的五律一百首,他的五律诗诚然是好,尤其是很多的起句和结句,尤为后人所称道(《观猎》、《送梓州李使君》等),而他的五古、七古、七律、五排、七绝、五绝、六言绝句、四言诗(诗经体)、骚体诗及杂言体,都有值得称道的地方。比如他的不好女色,跟朋友们的真诚交往的精神力量从何而来,等等,这些问题都很值得思考。

最后要说,跟赵殿成的《王右丞集笺注》比较,陈铁民的这个版本明显优势是他的编年。作品系年对于知人论世的意义很大,但是个人觉得较为遗憾的是,王维有很多的精品之作,大部分被放在了“未编年诗”中,未详加考证,比如对于王维入蜀的诸多诗作,例如跟重庆有关的《晓行巴峡》,对于年代的考证我个人就持有保留意见。但是,anyway,这个注释本比起赵殿成的本子,的确是充实了许多。
2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王维集校注(全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王维集校注(全四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