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出发

季蒹葭
2012-09-26 看过
道格拉斯•肯尼迪的《摄影师》,用一个混浊而悲壮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可悲的现实:你会在三十八岁那年想起来,一次的选择,是能改变了你,改变了你的生活习惯,处事风格,以及你的一生。当男主角本杰明他再也不能以自己的方式过一生,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得不记住,所经历一切的身份都是假的。那么不禁问一下,这样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信托与遗产部门的初级合伙人本杰明,以为自己的生活会是唯一不变的永远,直到察觉妻子贝丝出现外遇。第二个儿子乔希出生,这无理取闹的婴儿,给他和贝丝的生活带来的许多困扰,似乎不胜其烦,也暗示两人的关系紧张,甚至悄然失和,只是本当时并未在意。尽管这样,他还是希望能与贝丝重新相爱,可是与她的对话总是会陷入争吵的恶性循环,以及她那习惯性的沉默式拒绝,越来越清晰的表明,你贝丝对于他,已经没有什么可能。

其实缘分早就断了,只是本一直一个人在续。当初还是女友的贝丝,不情愿要小孩,但在本的劝说下,生下了儿子亚当。而后本为了贝丝更好的专心写小说,主张她辞职,自己一个人承担家庭支出。贝丝写的类自传体的小说,无病呻吟的文字终究无法出版。她觉得自己彻底成为一个loser。即使她在埋怨本和自己没共同语言,一边又不愿意脱离这种生活。因为这样被人养的生活,至少划算。当然情感可以同样叫外卖,她勾搭了邻居摄影师盖瑞。她知道,本早已无力改变她。

本其实与前女友凯特都是同一类人,会因为想得到什么就改变自己的个性和喜好。她为了自己的生活,出卖肉体换得机会。而他为了舒适的生活,放弃与雪莉的爱情,放下自己的摄影师的梦想,屈从父亲的意愿成为律师,哪怕上错人生这趟列车。因为年轻的我们一遇到现实问题,就不得不做奴才,梦想什么都不是。和放弃相比,妥协的做法其实才是对生活最大的伤害。本,选择用律师来"养活"摄影师的心情,其实早就没有曾经的那般纯粹的自在。

当本,因为一时的愤怒,杀死盖瑞,那么就不得不选择忍痛告别现在,他制作了一份周详的计划,抹掉自己存在的痕迹,从此以另一个身份开始在路上逃亡。因为无法回到过去再重新开始。但放弃执著的诸般事物,会发现这个世界让人豁然开朗。这是活在一个人的快乐,因为整个世界对于他而言,都是新的。当他在蒙大拿的山泉镇,关上对现实世界的窗,打开对自我内心的门,用相机记录那一张张面孔,却是另一种回归生活。这不是早年的无处可走的恐慌,像孩子般的一样无助,而是一种奢侈的幸福,原来我们一直都有路可走,不需要转向或者换路,可是为什么是走到路的尽头才知道,这是一种多么痛苦的领悟。因为有的事情如果坚持下去,就是生活的另一部分,而不再是简单的爱好。

那场森林大火,其实是他的浴火凤凰涅槃。可这亦喜亦悲,因为随着他的现场纪录照片的流传,他终于实现了生命中期待的价值,可同时他这个人也会被那个相机曝光,极力掩埋的秘密也会破土突出。这注定是一场公路式的持续逃亡,从他选择没有自己的身份开始,就只能在暗处生存,换着身份的在阳光下行走。所以作者留下一个也许所谓的幸福结局,就是抱着永不放弃的希望,继续前行,直到重新生活。
1 有用
0 没用
摄影师 摄影师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摄影师的更多书评

推荐摄影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