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学试图证伪俄狄浦斯情结的尝试

我想养条萨摩耶
2012-09-25 看过
本书的背景:
作者背景:
马林诺夫斯基(1884~1942)Malinowski,Bronislaw Kaspar英国社会人类学家。功能学派创始人之一。生于波兰,卒于美国。
写书背景:
成书于1927年。比《西》晚了近5年。书中援引的为数不多的经验材料也都是来自特罗布里恩德岛。此书全称为《Sex and Repression in Savage Society》,中文译为《两性社会学》,和《野蛮人的性生活》不是同一本书籍。特此说明。后者是1929年出版的。
19世纪末20世纪初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大行其道,支持反对声音此起彼伏。马氏基于此,希望将弗氏理论与人类学做一个“共同协力的尝试”。

本书的内容介绍:
基调与主线:这本书是将精神分析学说加以人类学式的批判。
概念界分:复识、烝母复识、家庭核心复识(家庭复识,核心复识),母权复识
复识:英文为”complex”,意为复杂的,这里指潜在意识的复合体,混合体。
烝母复识:指俄狄浦斯复识,即恋母情结。(杀父娶母)
母权复识:(杀母舅娶姊妹)
家庭核心复识:指的是家庭生活中母亲、父亲、弟兄、姊妹的感情,结晶为情感系统,形成共同的社会心理基础,马氏对应弗氏的精神分析术语,特此命名。(详见P72)也就是说烝母复识和母权复识都是家庭复识,区别只在于存于不同的社会中。
主要内容:
(一)、 本书分为两个部分,前一半是预发表过的,后一半是就精神分析家(主要是Dr. Jones)对于前一部分所作的批评加以回应和讨论。因此本书第三、第四编是马氏后来所著,观点较之之前有稍许修改,这一部分也是马氏《两性社会学》一书在论述更为严密,观点上更为鲜明集中的部分。
(二)、 我们首先进入本书的前半部分,同样分为两编。而第一编讨论的问题是“家庭以内所有的冲突、热情及依恋态度,是因家庭组织的不同而不同呢,还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不因家庭组织的不同而不同?”,针对弗氏的精神分析学说,马林诺夫斯基的第一编的问题核心可以简化为“俄狄浦斯情结”是否具有普遍解释力?

针对这个问题,马林诺夫斯基作了两步论述。首先就父权家庭和母权家庭作了区分。当然这一区分是基于他身处的特罗布里恩德岛是母系氏族的社会。区分结果主要有以下三点:1)孩子在生育关系上不是“他的”,也就是父亲在生理上与孩子的生育无关。孩子的产生,是母族女魂将小精灵送到母胎的缘故。2)母舅与母亲之间有严格的禁忌,但母亲的子女则是母舅唯一继承者,这一继承包含物质及文化方面。3)父亲和孩子是温婉的友谊和亲爱的照顾,舅甥之间则是权威及服从的关系。综上,马林诺夫斯基认为比较父系和母系的关系,主要差异在于父亲。欧洲与美拉尼西亚的父职比较结果显示,纯粹是社会关系的“父职”避免了家庭冲突,带来了父子之间和谐亲爱的关系。
接着又为了更显著地阐述观点,以生物学和社会学的标准,将特定社区里的儿童的成长在第五章至第八章中展开探讨。由欧洲社会婴儿期的性欲谈起,他认为性欲的出现使得事物的两个范畴,即“正的”和“邪的”摆在婴孩面前。父辈惊觉这一点之后便会对“邪的”部分进行不同的对待与处理(要么禁欲,要么纵欲)。而父亲、母亲则被孩童归为“正”的范畴中。由于男童与母亲亲密接触就有性的反应(男童对于自我起兴的行为会有一个“邪的”归因,从而产生一种罪意),因此父子关系上有竞争关系。那么父亲对不及自己理想型的儿子及超越自己预期和能力的儿子都怀有被压抑的仇视。这些在欧洲社会的婴儿性欲的模型在美拉尼西亚地区却见任何踪迹(当然马林诺夫斯基也承认他在这方面搜集经验材料的困难)。学徒期的孩童与父亲的关系在两个地域上也显出了不同的情状。父亲权威贯穿在孩童成长、受教育的全部过程中,因此孩童对父亲充满矛盾的情绪(虔诚与蔑视、亲爱和憎恶),而此期的美拉尼西亚的父亲继续与孩子做朋友。那么法律和权威落在哪里了呢?落在了母权社会里的男家长——母舅身上。少年时期作为个人性史最重要的阶段,他对家庭关系和性关系的重现界定与思考,表现出强烈的自觉和独立意识。这里马林诺夫斯基分别比较了两个社会的父子、母子、舅甥关系。这里特别提及了美拉尼西亚地区的兄弟姐妹之间的过早隔离与严格的乱伦禁忌。
那么综述第一编的论述,马氏在此处提出了“母权复识”的概念。父权社会的情感系统是烝母复识,那么母权社会的情感系统就是母权复识。母权复识也是基于一种压抑。压抑的力量来自两个层面:一是,舅甥之间,孩童对于声誉、光荣和野心的渴望与母舅对于他的继承而产生的妒忌和怨恨。这个关系类比父权社会的父子关系。二是,乱伦的禁令。母族女子尤其是姊妹是被严格隔离的而造成姊妹的神秘化,进而因不可得而使欲望受到压抑。

本书第二编则是重点讨论了弗氏学说的另一面。即在家庭中的烝母复识将在社会结构和文化生产中表现出来,尤其是在神话、传说和谚语中表现出来。马林诺夫斯基以母权复识来研究特罗布里恩德岛的神话、谚语验证了他的主要结论。
另外本书第二编中所提及的谚语、神话的描写不仅提供了神话学的丰富素材,而且给了我们几个有意思的TIP1:特岛很奇怪地颠倒了弗氏的梦的学说,对于原始人来说,梦是欲望的原因。而并非梦是欲望的结果TIP2特岛以乱伦型咒骂有三种方式,却以“与你妻子去睡”最为让人生气,严重程度最高。TIP3特岛创世的神话也是女神创造生灵万物。但最初的“失身”与男性甚至人类都无关,或是被鱼咬破,或是被石钟乳击破。TIP4在巫术的传承上,原始人常常怀疑是否得到全部,或是否被欺骗,如果巫术从母舅或哥哥那里获得。若是由父亲传赠,便没有观念了。

(三)、本书从第三编开始对前半部分的内容及琼斯博士的批判进行回应。这一部分详细讨论了弗氏有关文化起源的见解之前,先是摆明了琼斯博士对母权复识的看法。他认为母权制度和父育的忽视都只是表征现象,深层的原因仍然是烝母意识。也就是母权社会将最初的父亲分解,一面是和善温和的实际父亲,一面是严酷道德的母舅。而马林诺夫斯基否认烝母意识是元根源。他认为家庭核心复识是基于社会结构和社会文化而形成的混合体。(the nuclear family complex is a functional formation dependent upon the structure and upon the culture of a society.)反驳理由1烝母复识更可以在一系列的神话、民俗学及其他文化表现显现。理由2父育的忽视是自然现象 理由3 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烝母复识被掩藏
进一步来反思烝母意识的来源(为什么要讨论这个呢?因为如果不能证明文化起源于图腾弑父的话,那么也就无论证明烝母意识是一切文化的基础,那么琼斯对马氏的批评也荡然无存了),即弑父的图腾献祭行为。在弗氏的《图腾与禁忌》一书中他作了这样一个假设:在远古时代初民杜会里,图腾的由来很可能是由于儿子们因为对父亲绝对权威的恐惧和嫉妒而杀死了父亲,但后来,又因为愧疚和崇拜而将一种动物作为父亲的象征而奉为图腾供养起来。马林诺夫斯基对此提出相反的观点,即复识是文化的副产品。提出了以下反驳理由1:倘若没有组织、道德、宗教,那么怎么会有因为“良心”而作的分享圣餐的行为呢。因此弗氏和琼斯是凭着一种隐含文化的先前存在的程序,解说文化的起源,陷入循环论。理由2:弑父结果为什么是制作法律宗教,这些种族记忆、这些制定的风俗和法律又是如何传递的?是否存在一个“集合灵魂”?弗氏未给出答案 理由3 文化不是在一刹那的某件行动里创造的,本能在自然状态下无法产生弑父的动机
至此,进一步回头论证了马林诺夫斯基的观点,家庭核心复识是基于社会结构和社会文化而形成的混合体,是情感系统的结晶。在父权社会呈现为烝母复识,在母权社会呈现为母权复识。复识是文化的副产品。
(四)、第四编则是作者阐发了一种关于“家庭复识形成”的新见解。这一见解主要围绕由本能的可变性谈到本能到文化的变迁过程。在分析了“类聚本能”之后马林诺夫斯基首先提出家庭是人类从猿类那里沿袭的唯一群体型态。认为家庭是“发生机制”的文化摇篮,是一切宗亲的水源木本。接着以动物家庭和人类家庭作比较,区分两者在交配、婚姻、性关系的结缔上的不同。得到的结论是文化消减了本能,因此认定社会性是由文化创造出来的。本能与文化的变迁过程中,文化也存在普遍的正当性原则。如女人被强迫先行结婚而后怀孕。如不许与孕妇性交。如孩子需要一个父亲(产翁制)。最后马林诺夫斯基讨论了文化超过本能而引起本能反弹的两大人类危险:乱伦试探和犯上趋势。对于这两大危险的严格禁忌,马氏最终归因于文化的整合,社会稳定的需要。至于父权与母权谁者更优先出现在人类文明谱系的问题,马氏更乐意赞同这样一种状况:永远有个母权和父权的混合体。因此他主张利用洛维的单系继嗣、双系继嗣和两可继嗣的概念来理解作为普遍单位的家庭更为合理。但是不可忽视的一点是,需要认识母权的价值,即它通过“分裂烝母仪式”去除了父系社会情感系统中的压抑因素,并使性的禁锢没有那么严厉从而缓和了家庭冲突。


四编结束之后,马林诺夫斯基的观点跃然纸上:反对烝母复识是文化的源泉,是宗教、法律、道德的起点。认为复识不是文化的原因,乃是副产品;不是创造的原则,乃是失调。


本书的简要评述:
首先,我觉得马林诺夫斯基所作的思考是非常好的。时隔五年之后,在特洛布里恩德岛所积累的经验材料再次点燃了他理论创新的热望。这是一个学者不断追求自我实现,自我突破的表现。尽管后人对此书观点持有保留意见,比如本书后面所附的卡尔弗顿的文章所提及马林诺夫斯基假定家在灵长动物中已存在的谬误,但是我仍以为以人类学田野实践经验证伪那些声称具有普遍解释力的理论至少在方法论上具有意义。况且马氏在文末也提出了这样一个号召:希望对于真理的探寻,学者们能够有跨学科合作的可能。
那么我读完此书的疑惑可能比较细节一点。一是文末那一编所提到的本能概念如何界定,它和复识的关系是什么呢?(如P242,谈到父子关系时,或归因为本能,或归因为烝母复识)本能似乎是个很随意的概念。第二,全书使用了很多比较方法。在本书的第一编中,介于特岛和欧洲社会(特指中产)的比较对象是“农民阶级”,在本书的末编中,人类家庭的比较对象是动物家庭。在未论证可比较性之前,是否能存在比较的可能。这样的比较结果还有意义吗?第三,母女、父女关系在文章中虽有提及,却少有深入探讨。那么这种忽视,到底是因为它们在特岛或欧洲社会中确实无足轻重,还是马氏主观忽略了它们的存在呢?(P69 父女乱伦,虽不是不可避免,且在民俗学里也无和任何回声,却是实际存在的)而在完整的弗氏精神分析学说中,除了恋母情结之外,还存在一个恋父情结。因此,我们该如何看到这种忽视?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两性社会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两性社会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