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存在的另一种方式

司马白羽
2012-09-25 看过
        阅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或许先前对一本书毫无兴趣,有一天却发现了它的价值;或许先前对一本书称道不已,忽然有一天却发现不过如此;或许少年时阅读深为动容,中年后又别有一番滋味。就像与人的交往,有些书读过一遍之后便再也不去翻,而有些书则隔些时日总要翻一遍。傅雷先生所译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便是这样一本书,我初读此书时已年近弱冠,然而此书给我的巨大震撼是前所未有的,你无法想象一个坐在图书馆里的少年,抱着一本书忽然哭、忽然笑。这里面有压抑、抗争、呼啸、低吟、喜悦、有一切伟大生命的内涵,它使你对从前的某些生活片段为之冰释,也对某些不解之事豁然。这本书告诉我,生命可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
        
        十多年过去,这中间我曾多次断断续续的重读过《约翰·克里斯多夫》,每一次读完我都彻夜难眠。从迷恋诗歌的青春时代,到热望渐消的而立之年,每一次的阅读,都有完全不同的感受。我相信,随着我生命的河流奔腾,我仍然会继续阅读此书,就像一些我时常翻阅的经典名著一样,这是一本能够深入心灵,且不断对自我做出修正的好书。法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罗曼·罗兰完成《约翰·克里斯多夫》这本钜著时是年46岁,对一个作家而言这正是巅峰,而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正是盛年。在这本书里,他不但把一个思想家对生命的全部思考写了出来,更将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存在的意义作了诠释。
        
        其实,读书也是一种缘分,读一本书的时间,读一本书的地点,甚至于读一本书的年龄,如果有一点不对,便完全不能达到心灵的契合。就像是冥冥之中有着某种力量的支配,在你最沮丧,或经历了一次挫折的时候,你刚好遇到了这本书。对我而言,《约翰·克里斯多夫》就是这本书,它值得终身去读。

        青年时期的我读《约翰·克里斯多夫》,是一种震撼,就像一个生活在大陆腹地的人初次登上远洋渡轮,面对万里波涛和惊风骇浪,有一种发自心底的颤栗;而今再读《约翰·克里斯多夫》,则像是与共患难的好友久别重逢,有一种热泪盈眶的触动。我相信,不论任一民族、任一种族,都有一种共同的东西:那就是对生命的认识,其核心是爱与光明。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
        
        翻译家傅雷在“献词”中如是说。生命的价值是什么?是战斗。
        这里所说的战斗并非指战场,而是指精神。对庸常生活的抵御,对无聊时光的背弃,对理想的执著,就像斯巴达战士对盾牌与宝剑的守候。也许他们会战败,甚至埋骨战场,但这无法抹杀战士的骄傲。
        
        在世俗的价值观围堵之下,一个人依然能够坚守自我,他便和约翰·克里斯多夫一样,是一个不为卑下情操所屈服的人。

        这段话绝非平庸的励志,而是包含着生命的哲学命题。实际上,这段话绝不能单独理解,而要放在全书,尤其是约翰·克里斯多夫的生命历程中来看。任何断章取义,以及抽取一部分文字作为语录来警示的做法都是错误的,它意味着对完整性的切割和无意识的误导。不少读者以节约时间为由,读压缩本,甚至于只读了简介,就以为了解了伟大的作品,不但会贻笑大方,而且丢弃了生命中最宝贵的机会。
        
        我承认,我读过的书并不都是“名著”,不但读过一些并不怎么样的书,甚至还读了不少垃圾书。然而,对于读书本身来说,这并无什么妨害。一个人能够判断出他所读的是垃圾书,说明他已经拥有了甄别和判断的能力。不断的读好书,实际上就是对从前读坏书的一个清涤;不断的读一些艰深的书,实际上是阅读层次的不断上升,这都是读书的必然过程。

                                       
129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约翰·克利斯朵夫的更多书评

推荐约翰·克利斯朵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