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会死掉吗?

书海冲浪者
2012-09-22 看过
中信出版社新近引进的美国《华尔街日报》文化专栏作家艾瑞克·费尔滕的《忠诚》一书,全面、系统地探讨了忠诚作为一种道德品质,在家庭、爱情、友谊、企业、政治、爱国主义等不同层面上的表现和价值,以及它自身非此即彼的特性所给人带来的价值冲突,并试图为人们突破这一道德困境寻找路径。
        
首先要解决的是,忠诚是什么?艾瑞克·费尔滕引用了《时尚先生》的说法:它是一种生活技能,同时也因为其在本质上和道德有关而脱颖而出;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它的释义是:(对国家、人民、事业、领导、朋友等)尽心尽力;在百度词典中对它的解释是:真心诚意,无二心。事实上,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它的含义是不言自明的,也是毋庸置疑的——它就是一种值得信赖、忠贞不二的品质,即作者所说的“一种不可或缺的美德”。
        
然而,忠诚为什么能够在众多的美德中获取“不可或缺”这样的地位呢?艾瑞克·费尔滕对此解释道:“这是因为我们生活中绝大多数重要的事情都离不开忠诚,这些事情构成了我们的生存价值。没有忠诚,就没有爱;没有忠诚,家庭就会支离破碎;没有忠诚,友谊也不会持久;没有忠诚,就不会有对社会、对国家的奉献精神。而没有了上述的这些,整个人类社会也就不复存在了”。作者的解释自然很好,如果再加上“如果没有忠诚,人们就不会彼此信任;没有忠诚,人们就没有安全感”可能会更加全面。
        
抽象意义上的忠诚自然让人称颂,但是这种美德一但到了现实生活中,便会“让人陷入矛盾重重的困境”。每天,面对缤纷复杂的世界,各种忠诚总是令人绝望地交织在一起,让我们的内心充满挣扎,却无法逃避由这些分裂的忠诚所带来的相互矛盾的要求,就必然要对某种忠诚做出妥协和牺牲。那么,对朋友、对家人、对国家、对婚姻、对爱情、对自己做人的原则,对自己心中的理想,都要忠诚,但当它们彼此发生冲突——对一方的忠诚意味着对另一方的背叛——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衡量轻重,并做出选择?而且忠诚无法假设,只有放到残酷的现实中才能检验(这正暴露了那个“母亲和妻子同时落水先救哪个”提问的愚蠢)。艾瑞克·费尔滕深入分析了忠诚在家庭、爱情、友谊、企业、政治、爱国主义这六个层面上的表现和价值,但并未能够给出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而萨特所宣称的当不同的忠诚相互干扰、发生冲突时,所做的任何选择都是正确的,也显然无法让人认同。
    
忠诚,从抽象的道德概念到具体的行为选择,为什么会从让人广为歌颂而一落千丈到了给人无尽烦恼的境地呢?作者并没有给予回答。我认为,这要在对人类道德历史的回溯中才能找到答案。原始人类身单力薄,无法独自在自然界生存,忠于群体、彼此帮助就是生存的绝对法则,是作者开头所说的“生活技能”,背叛它不但意味着个体的死亡,甚至会给整个群体带来危险。这时的忠诚还很简单。但随着生产的发展,社会联系愈加复杂,人类个体的力量不断强大,再加之社会的宽容,忠诚的边界不断扩展,需要忠诚的对象不断增多,对象等级的划分也不再僵化,没有了一个高于一切的原则作指导,困境就此产生。由此可以看出,忠诚作为一种生活技能可能是永恒的,但作为一种道德规范则是有历史性的,是不断弱化的,这也正是作者在前言中所说的忠诚只存在于古代的原因。
        
那么,在社会变化日益加快、相互关系日益冷漠的今天,忠诚会死掉吗?显然不会!作者对此作了非常乐观的回答。他强调,不管社会的道德规范如何变化,忠诚都是其中的最为基本的一环,如同一根结实的绳索保护着我们,以防我们从人生的高处跌落下来。虽然社会的复杂每每让我们陷入到忠诚与忠诚相互对立的困境之中,迫使我们在不同的情境下作出不同的选择,但是,人们总还是能够根据自己内心的道德感和良心廓清它的边界,根据当时的情境寻找到适当的平衡点,作出自以为正确的抉择。

所以,忠诚非但不会死,而且它作为我们在这个日益商业化的冷漠世界中最为温情的期待,会重塑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了忠诚,就没有了爱和友谊,不管是对人,对社会还是对上帝的忠诚,都是我们塑造和定义自我的基本要素”。通过忠诚,我们才能够象米兰·昆德拉所说的那样“把瞬间发生的四分五裂的生活片段融合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重塑我们的生活”。而也正是借助了忠诚这一品质所独有的道德冲突,不但使我们避免了道德崩溃的最坏结果,而且通过我们每个人的选择而不断丰富着道德的内涵,扩展了道德的边界。它那纯白的封面,是不是也正寓意着忠诚这一美德将会由此不断的获得新生呢?
1 有用
0 没用
忠诚 忠诚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忠诚的更多书评

推荐忠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