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未难,你回到原点

拟生态
2012-09-16 看过
    黄碧云的新书《烈佬传》,她说,“对应我的《烈女图》”。
    只是,可惜的,我并未读过《烈女图》,所以根本无法深味这种必然也偶然的“对应”。
    所谓烈佬,书中写的是,一群行了宿命的路,并且一直行,没有回头的人。周未难是他们的代表,坐一世监,出狱时六十好几。食白粉,卖白粉,以此为生,被差人(警察)抓,入册(狱),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入不同监狱。他说,他认为,他只是在行一条路,后来他曾想:“大佬要行一条绝路,是不是行了这条路,他才是自由的人?”。
    少年时,他被人叫做上海仔。从此登上吸毒的梯,梯头朝下,他越攀越低,到深窟内什么也看不见,唯有“那味嘢”是精神上最真实的光与热。他又偷窃,扒外国兵的银包,买嘢;与人打架,打许多架,轻轻重重下手无觉;赌博,但并不瘾。于是便坐监,进了出出了进,仿佛轮回都不想挣扎,信命。
    书的封底上,黄碧云字:“以空间写时间与命运……在一定的历史条件里面,人的本性就是命运。”故有周未难及其他,阿生、阿牛、阿物、阿启、阿莲、阿娇、阿伤……黄碧云以周未难作主干,分枝散叶衍漫诸“阿”字辈。他们都有路,“如果我们的命,不是我们自己的,还会是其他人的,这样我们每做一件事,都不是我们自己的事。”这样叹息,并且恐惧——烂命的腐坏堕落是否连累其他命的腐坏堕落?
    周未难总会想,如果他彼时没有和阿生在公园玩,去骑单车,过海,一切是不是都朝另一方向发展?如果彼时父亲找到他,是不是一切都有另一种可能?书中,他在湾仔出场监狱出场,生生死死大半俱在湾仔,六十好几出册时,他却“……金钟的下一站是尖沙嘴,佐敦,油麻地,旺角。我离湾仔越来越远。”住到沙田的公共宿舍。他与前半生的湾仔记忆剥离,进入幼少期同爷爷奶奶在上海,同爸爸妹妹除在香港时的黄金记忆。沧桑如斯,六十年,物非人也非。这恐怕就是黄碧云“以空间写时间”的<此处>、<那处>、<彼处>(小说分标题)吧,此时那时彼时。烈佬周未难。
    小说最末,“职员在打电话来,给我下个月的更表,我可以告诉他,再下次可以编我去湾仔,没所谓,我也想去看看,湾仔现在好靓,也不是我以前的湾仔了。”周未难,你终究回到原点。一个人的一生,可以这么被记录,黄碧云的《烈佬传》。
1 有用
0 没用
烈佬傳 烈佬傳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烈佬傳的更多书评

推荐烈佬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