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家的轶事

sequoia
2012-09-15 17:46:44 看过
〈数字情种〉译自Paul Hoffman的〈The Man Who Loved Only Numbers: The Story of Paul Erdos and the Search for Mathematical Truth〉

这本书中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数学家轶事,最广为人知的是Erdos有500余位合作者,写出过超过1500篇论文,论篇数他第一,但要算论文总长度,欧拉超过了他。他不会开车,也不愿在某个大学任固定的职位,一生没有结婚,居无定所;匈牙利给给发了一本超级护照,让他可以自由出入等等,这些以前都知道,但以下的是以前不知道的:

1. Ronald Graham(葛立恒),也就是台湾数学家金芳蓉的老公,在Erdos的最后十年一直照顾他。书中有一章是讲他的。他曾经以 Tom Odda的假名发表过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讲Ramsey number的,此名其实是中文“他妈的”的音译,这篇文章现在在Google Scholar中能搜索到。

2. 有人向Erdos聊起来Monty Hall problem,这问题就是曾在水木成为十大话题的“猜羊换门”问题。Erdos很难理解为什么要换门,别人向他解释他也不愿意接受,对方用Monte Calro模拟方法在计算机上得到换门的猜中次数是不换门的两倍,他才勉强被说服,但仍然很迷惑。

3. Erdos在1971年其母亲去世后,陷入抑郁,靠服用苯齐巨林(Amphetamine 安非他命)来调整,此后终身服用。这一习惯让R. Graham对他的健康非常担忧,但是仍然没有什么办法。关于服用精神药物,这个网页有说明 http://www.amphetamines.com/paul-erdos.html

4. 可能由于与华罗庚(Loo-Keng Hua)通信,五十年代,Erdos离开美国之后有好多年都拿不到入境美国的签证,一直到六十年代初为止。
1 有用
0 没用
数字情种 数字情种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数字情种的更多书评

推荐数字情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