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股市有三种地雷

Miya
2012-09-14 看过
自序:股市有三种地雷

我在香港住了18年,其中15年在投资银行工作。我两次离开投资银行,都是因为我觉得我没有用处,我帮不了客户的忙,因此那份工作越来越不能让我满足。在全球,投资银行这个行业的产能过剩很严重,竞争过于激烈,同质化的重复劳动很多。我多少有些厌倦了。

2011年6月,我离开瑞士银行,到了广州市万穗小额贷款公司工作,尝试一种新的生活。工作条件的变化暂且不说,把每个月的收入砍掉95%以上可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这样折腾呢?

本书的主题虽然是如何识别股票市场的地雷和避开地雷,但是,我花了大量的笔墨讲述我为什么离开投资银行,以及患得患失的历程。
依我18年的股市经验,我认为股票市场有三种地雷。这三种地雷分别由上市公司(大股东和高管)、政府和股民们埋下。当然,受伤的都是股民。

1. 上市公司埋下的地雷一般由假账、豪言壮语和报喜不报忧混合而成。有些地雷可以持续20年甚至30年不为人知。我们常见的丑闻曝光只是地雷爆炸的极少数情况。比如,企业由于某个偶然的事件,纸终于包不住火了。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股民受了重伤却永远不知道受了伤,更不知道为什么受伤。因为这种地雷没有明显的爆炸,爆炸的形式不是通过丑闻曝光的形式,而是表现为企业的利润奇怪地下滑(或者增长率比预期的低),行业莫名其妙地走下坡路,或者企业突然撇账或者重组,等等。

股票分析不是一门科学,完全是常识。但是,如果公司做假账,你如何分析和给它们估值?

很多公司的大股东从公司偷钱。他们是怎样偷的?在本书中,我做了一些研究。

2. 政府埋下的地雷一般由两个元素组成:怂恿、纵容和帮助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夸大销售额、利润和历史上的缴税额;或者给这些公司吃小灶,在土地、税收、环保和资金方面给予优惠。用低价向上市的国企注资,或者用高价把上市国企的不良资产剥离出来都属于此类。但是,由于这些补贴本身都是一次性的,不可能持续,更不能持续增长,而股民买的是企业未来几十年的收益,因此,这种政府干预都具有欺诈性质,如同地雷。它给股民一次次诱惑,而股民一次次受伤。

3. 股民自己经常种下地雷:投机行为,过度自信,侥幸心理,不做真正的调研,等等。行业周期性的变化对股民的伤害也都是由于股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能力有限。股民当然还有另外的问题,其中,不留“安全边际”就是最大的错误。

本书专门用实例讲解这三种地雷的危害。第一种和第三种地雷,全球都不少见,但是第二种地雷是中国特产。假账的严重性中国可能全球第一。我经常讲,中国的贪污腐败和地沟油有多么严重,上市公司的假账就有多么严重,因为它们都是龙的传人所为,是同一个文化背景的产物。

我很高兴,Raymond Jook(祝振驹,13年前我在瑞士银行研究部的旧同事和朋友)允许我用他的三篇关于识别股市地雷的文章(见附录),我非常感激。他现在是翱腾投资管理(香港)有限公司(Avant Capital Management (HK) Limited)董事总经理,专注于大中华区的价值投资。

一眨眼,我在广州郊区做了一年的小额贷款。我学到了什么?获得了什么?我坦白,这是非常艰苦的活儿。我虽然在贫寒的湖北农村长大,但是20年来的养尊处优带给了我一些娇气和傲气。过去这一年,我的娇气和傲气被打掉了一些。太好了 !另外,我有三点感受:赚钱太难了,说服政府部门太难了,管理企业太难了。

在本书的末尾,我提供了一个新的书单,供读者参考。
                                             

                                                    张化桥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避开股市的地雷的更多书评

推荐避开股市的地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