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尔齐斯,你要怎么办呢?

波小九
2012-09-14 看过
我不行了!!中午和基友说到猴子(Damon Albarn)读的书,不可避免又想起黑塞,被萌得一塌糊涂。2010年上半年,我有时间就钻去图书馆,一本本地读,贪得无厌。但这一本绝对是初恋价值的,存个评论:


写于2010.04.21
-------------

西瓜肉丝的“()”永远是写字的最佳伴侣。或者说,黑塞的这本《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适合在后摇的那种宁静和恬淡中慢慢品读,眼镜上总是蒙上一圈圈的雾气,辨不清。

我是不可能写什么读后感或者是书评的。只是感觉一下子被吸进去,上海译文的这个版本很不错,弯腰给译者大人鞠躬,信达雅兼备,我去找过一些德文原文的段落,比照下来,发现译文确实够细腻了,充满着书卷香气,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时候读又是一番滋味。

之前对德国作家的东西避而不看,估计是Stereotypes的作用,被《浮士德》或者《铁皮鼓》弄怕了,那个民族的人永远是思想者,带着那么些神性和哲性,又那么刻板严肃,似乎缺乏温情。没有想到黑塞老头却是如此浪漫,啊,感谢猴子==+

其实一路看下来不存在悬念,因为故事的大概是知道的。看到最后,歌尔德蒙最终幸福离开人世,奔着他的母亲去了。留下了被他临终前的最后几句震慑得内心犹如火焰熊熊燃烧的纳尔齐斯。然后我挑了去年海德公园场的GB开始每天的跳跳活动,脑子不断想的就是标题的问题。黑塞啊黑塞,整本书,纳尔齐斯只是个男二号,你把他的很多困惑和纠结都一笔带过了,表面上他如此冷峻严肃,清心寡欲,修身内敛,并且洞察力敏锐,精神世界的最高代表,很完美,也比其他人优越而超然得多。然而仅仅是几个片段的描写,就让人也清楚,他也是有痛苦的,他也是在不断思索,他不像歌尔德蒙能去外面的世界体验更多,然后一次次的自我净化,在修道院这个小小的空间里,虽然他的精神宇宙是浩瀚的,可又是贫乏而充满着质疑的。他无时无刻不在和这些质疑做斗争。

而对这道路的质疑从他对歌尔德蒙最后的表白显露无疑。恰恰是无欲无求的纳尔齐斯对这友情的厚度及浓度先开的口:“原谅我,有件事我没能早一些告诉你。让我今天告诉你吧,我是多么地爱你。你是所有人中唯一我能够爱的人。你无法衡量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沙漠中的甘泉,荒原里的花树。我的心没有枯萎,我的灵魂中还留下了一个可以为圣恩所达到的地方,这完完全全得感谢你。”其实这让我有点心疼,因为他的挣扎是那么明显。他用了很严重的词,如果没有歌尔德蒙,他会枯萎。

也许,那终究还是一个找到自我的问题。歌尔德蒙最后找到了,于是他即便是死也是心甘情愿,甚至这就是命运。那么,纳尔齐斯一个人,他还会做何种探索与追寻,诚然,他是最早找到自己归宿和路途的人。

真是太难说清了。我有时候真觉得这点也许是黑塞留给我们思考的,也是他自己不能把握的。

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是黑塞自己,或者是我们每个人矛盾的对立面。如何取得平衡,如何在物质和精神中圆满周旋,找到自己的天性指向点,这也是个毕生问题吧。

不过这本书最直接的也许是让人去想友谊的问题。它最萌的地方莫过于一头一尾,两个主人公朝夕相处的日子,从中,他们逐渐发现,他们根本走不到一起,但他们之间有种不可诉的心神交汇。友谊的目的,不是相伴相随,而是释放天性。我和Doyle说,也许这样去想DG的问题,我们就不会纠结了。他们注定是要分开的,但两个灵魂的互补性又让他们之间没有断裂掉,“在身边”只是一种形式而已,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个体,是不该产生所谓依赖的,可以学习可以扶持,但最后面对这人世万物去追寻自己根源的还是只有你自己。就好比,我有时候总在想,为什么我是我,我不能进到其他人的脑子和身体里。

我一点都没想到同人爱...这可能是黑塞最成功的地方?!啊噗,包括在《德米安》里,最后都直接吻上唇了,我也没什么杂念。可能他对人性,寻求自我这些描述得更多些,于是忽略了这些些个随便拉扯一段都可以歪得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也喜欢歌尔德蒙流浪的那一段,对他的生命力他追求自由的魅力由衷赞叹。我发现mew的歌很适合去诠释,就像走在冰天雪地里,但又包容在腾腾火苗中,面对死神微笑,刀尖上舞蹈,在无常中寻找着永恒。虽然歌尔德蒙是个肉欲主义者,但不能让他身上散发的生命光泽有丝毫褪色,并且对于物质和欲念的渴求以及由此引发的对自身的思考,更加说明他是一个值得去爱的角色。

说不清更喜欢哪个,这是本好书,值得一看再看。而我也由此迈入黑塞老头为我开的大门。
53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的更多书评

推荐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