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青年成为一种另类

陈小二
2012-09-12 看过
“我不是文艺青年。”鲤编辑部在《在乌泱泱的漩涡里》一文中说到,“越来越多的人急于表明自己的立场,唯恐被文艺青年的人群拖下水去。变成软弱,自私,不负责任,愚蠢,以及没有立场的代名词。非文艺青年纷纷想要开口说话,想要站到时代的另一个阵营里去。”
三言两语,尖锐地刻画出这个时代群居生活里的一个侧面——文艺青年成为了一个尴尬的群体,他们被赋予了无数的标签,但却几乎每一张都是负面字眼。
 
“毁掉”生活
于是,周嘉宁借小说《我是如何一步步毁掉我的生活的》,用两个视角去审视文艺青年和视之“畸形”的外界的互动状态。故事的主人公和相亲对象话不投机半句多,最后跑到酒店和离不开的情人缠绵。
见面的地点选在女主熟悉的咖啡馆,因为它“容易产生于外界不再相关的幻觉”,但男子的过分热忱迅速宣告着现实的入侵,于是两人“像蜻蜓点水般掠过各个话题”,他“为无法对其中任何一个深究下去而感觉到痛苦”,而她发现“毫无意义的语言彼此投掷,已经叫我产生出身体的痛感”。可见,他苦于融不进她的世界,她受困于两人之间永远都得不到的默契。
大奇的短信解救了不知所措的他们,只见她义无反顾地逃进酒店,用偷情去抵抗着现实世界的无处不在。高架桥把城市围得死死的,赤裸相对的两个人通过镜子窥探这张紧捆他们的网。
故事外,作者用了“毁掉”一词总结了这样的过程,无疑是一种反讽的姿态。在外界的主流价值观下,文艺青年无处可逃,守在一旁看自己慢慢把所谓的成功人生解构掉。这既是一种对现实的抗拒,也是对自身生活的守护。

“偷”来半日闲
说到底,文艺青年无非就是偏爱文艺的青年罢了,就像有些青年喜欢足球喜欢玩游戏一样,最初都是因爱好而起,继而慢慢演化成一种生活方式。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生活的形态理应丰富多彩,然而在候鸟型歌手周云蓬看来,目前“所有的社会重力是要把人都拉到同一个水平线上”。
“整个社会基准已经变得很干枯了,没有营养和水分;大家都变得特别实际,喜欢计算得失,没有理想,随时准备死亡。”于是,“如果你去画画、看小说、搞搞摄影,说点梦想啊人生啊不太现实的话”,就会引起旁人的侧目。试想一下,当你在为所谓的美好未来深陷水深火热中,看见别人总能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免心里不平衡。于是,用别人的“不正常”来肯定自己的意义就不失一种阿Q做法,平复自己心情。
至于文艺青年们,在抗拒成功人生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自我的沉淀,听点独立音乐、看部后现代电影,“他们对社会没有强烈的不满,对现状总能苦中作乐。他们在可能是幻觉的优越感里,慈眉善目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失去的不是人生
有人爱说,文艺是有时效性的。然而我知道,我们曾经怎样地活过,我们就会怎样地活下去。席慕容说过,“每一条走过来的路径都有它不得不这样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要走上去的前途也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
如果没有《夏天在倒塌》,不会有今天的周嘉宁。哪个文艺青年在年少时没读过几本煽情的小说,没唱过几首街头情歌?阅读荞麦的《“我将不得不投入战争”》,看着村上春树这一“小资爱情”作家一步步地蜕变——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必然要丢弃自己曾经最为擅长的部分,去迎接更为厚重的东西”。
就像郭小寒的文艺情结并没有因为做了母亲而改变,带着小孩上音乐节,“或者随便开个豆瓣电台的民谣或爵士频道,两人一起听听度过一段闲散时光”;就像已经75岁的荒木经惟“依然保持着对摄影对生活甚至对女人的好奇心,并且友善地对待每一位来访者”,文艺青年在岁月里失去的不是人生,他们在文字、音乐或者摄影的空间里建构,在和时间与现实对抗中试图获得某种不朽,以到达生活的彼岸。
所以,即使在这个时代,文艺青年变成一种另类又怎么样呢?周云蓬说,“请继续文艺吧,做你想做的,一直向前。”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鲤·文艺青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鲤·文艺青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