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阶层的碎片化聚焦

嘎嘣嘎嘣脆
2012-08-27 看过
摘自《新浪博客》 作者:阳光不锈

 英国当代作家格雷厄姆.斯威夫特(Graham Swift 1949- )的《杯酒留痕》是一本为了诠释生命而描绘死亡的书,是一本有关死亡被生命不断打断的书。表面上他讲述的是一个十分简洁的故事:三位劳工阶层出身的老人——保险员和赌徒雷、殡仪员维克和蔬菜水果商伦尼——遵从他们共同的好友杰克的遗愿,乘着他养子文斯驾驶的奔驰,从伦敦南部伯蒙德西的一家酒馆出发,向肯特郡的马盖特进军,到那里把杰克的骨灰抛向大海。
  小说主要有杰克的三位好友叙述,其中雷的声音最为重要。他不仅叙述自己的故事,而且也叙述了以旅行途中经过地名为标题的章节。其他叙述包括杰克的妻子埃米、文斯的妻子曼迪和杰克本人。众多的叙述声音构成一部高低起伏的交响乐,多音部但并不嘈杂。
  雷是肉摊主杰克的挚友,他是一个赛马赌家,个子最小,但最为坚强,他成了小说中希望的象征,代表了过去,也代表了未来。由他来叙述大部分故事,既顺理成章,也突出了重点。
  四十岁的文斯是为这支为死者举行仪式队伍中最年轻的一位,他是杰克的养子,但没有子承父业从事宰猪杀羊的行当,而是干起了买卖旧汽车的营生。从物质层面上来说,他是最成功的,他与继父杰克之间错综纠缠的恩怨关系,强调了家庭关系这一主题。
  殡仪员维克,庄重拘谨,一家日子过得还算安稳。蔬菜水果商伦尼家庭最贫困,脾气最暴烈。他生性好斗,在肯特郡的威克农场与文斯挥拳相向,这一举动把潜沉与朋友间的紧张关系一一捅出水面。
  斯威夫特笔下的伯蒙德西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它由几个小商贩组成,他们在抗争,却几乎不知道对手是谁”。《杯酒留痕》中的人物都是一群与命运抗争的小人物,这种抗争虽然带有悲剧色彩,但他们因此获得了尊严,人生也由于他们的抗争有了意义。
  书中埃米,作为一位母亲,身为杰克的妻子,却拒绝与他们同行,她将踏上另外一段旅程——赶去探望患有智障的五十岁的女儿琼。作为一位母亲她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担当起一个普通母亲的责任,母爱的伟大是无可比拟的。
  杰克是小说的中心,撒播他的骨灰既是承认他肉体的逝去,也是确认他精神的永恒。
  人生总不能沉湎于过去,也不能总幻想着将来。重要的人生应当关注的是此时与此在,体验生活中每一时刻、每一地点的历史实在性。通常来讲,死亡意味着终结,葬礼意味着哀悼。但是在《杯酒留痕》中,死亡却没了往日对终结的恐惧,书中人物在抛撒杰克的这一天都对过去做了一个暂时的了断,都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历史不仅是包袱,也是丰厚的馈赠。重温历史,直面当下未来,低微的小人物也应该有基本的尊严,他们虽然不起眼,但也在书写着他们真诚、真实的历史。
  感谢作者,把他的笔伸向了人们从不关注的平民阶层,并对此进行碎片化聚焦。1996年,小说《杯酒留痕》力挫群雄,夺得当年英语小说界最高奖布克奖,并曾入选“20世纪最令人愉悦的书”。


0 有用
0 没用
杯酒留痕 杯酒留痕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杯酒留痕的更多书评

推荐杯酒留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