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这书的读书笔记,算是我作为文科生上过了大学==

利兹联
2012-08-24 看过
前面是自己的感受有点啰嗦可以跳过,后面是读书笔记,写于本科,发上来缅怀下我上学时也出过力,另外分享给小朋友们辅助看这本书。请学术大牛轻拍

-----------------

对于这个世界是如何走到今天,我一直抱有很大的兴趣。站在今天这个节点上回溯,世界进程发生根本性转折的历史事件,大概资本主义的兴起算得上是其中一件,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件。作为一个好奇心还算没有完全沦丧、又在大学窥到诸多人类智慧一隅的青年人,在面对世界文明、面对自己国家的前世、以及今生最好的时光和最坏的时光时,难免会想过以下问题——为什么是西方统领着世界,为什么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追赶得这么踉踉跄跄,为什么上帝选中了他们而不是我们赐予了资本主义这个大发展的方案?

高中的世界历史是从资本主义在西方的萌芽讲起,然而那种粗线条单向的解释显然只是为中学生接受历史知识强作的逻辑注脚。在大学中接触了这么多课程和知识,虽然我比较愚笨和晚熟,也算认识了历史变迁中的偶然因素,看到了历史线索铺展开的时候,其实充满了惊奇和不确定性。因此马克思•韦伯的这本《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恰好可以引发我的阅读兴趣,一方面它是一本有关解释这个世界何以行进的书,另一方面它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来解释世界何以行进如斯。

需要说明的是,以我的知识储备来看,我不认为自己的积累已经足够到可以完全读懂这本书。事实上第四章那些教义果然如作者本人所说,对宗教外行人来说非常艰涩。但阅读经典总要度过这么一个见山不是山的时期。尽管每一次都读的眉头紧锁眼冒金星,可是一旦抓住了浩瀚文明中的一根线条,哪怕是朦朦胧胧地,也是很好的体验。在此我应该尽我所能,把对“新教伦理孕育了资本主义精神”这个命题朦朦胧胧的把握讲出来。其实读过原著已经沉淀了几天才动笔,就是感到了自己理解力和阐述力的不足,四处同师兄师姐讨论。不过现在还是斗胆开始下笔,就算是出了谬误,也是通往正确理解中的重要的一步嘛。

回到我的兴趣出发点——西方何以生发出了不同于扩散到别处的独特的资本主义,作者也在导言中率先提出这个问题。资本主义如今虽然扩散到全球绝大多数地区和国家,但是后来者中鲜有居上者,而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病变,比如拉美病,当然这是他话,按下不表。问题是,为什么只有西方较之于别的地方完美地诞生并适应了资本主义?对于一件历史事件为什么发生,我是相信多个线索、多个线条恰好汇聚到这一点这种解释的,偏向偶然而不是必然。而马克思韦伯在这本书里就主要谈到了他认为造就西方资本主义的一条线索——那就是新教伦理。他试图从宗教——或者广义一点来说是社会文化层面来解释这个问题,努力在做“世界诸民族的精神文化气质(Ethos)与该民族的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内在关系”的研究。同时,他并不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划上唯一的连接符,他说“片面的唯物论解释和片面的唯灵论解释……不可能解释历史的真理”。我想,不论我是否能不能清晰地读懂韦伯的全部论述,至少感知到了他把握历史的这一点态度。

其实韦伯的结论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出来——“在构成近代资本主义精神乃至整个近代文化精神的诸基本要素中,以职业概念为基础的理性行为这一要素,正是从基督教禁欲主义中产生出来的——这就是本文力图论证的观点。”不过这中间还包含了很多错综复杂的历史线条,我试着记录了一下这之间的链条,大概是——

宗教改革-职业观念/预定论-禁欲主义-理性主义-资本主义精神-近代资本主义经济

具体说来,中世纪末期的罗马教廷在扮演着沟通人与上帝的中介这一角色时,其行为已经渐渐偏离了当初的圣洁,赎罪券的出现让教会越发腐化,社会矛盾越发突出。在这种情况下,路德开始了宗教改革。改变教会强有力的中介地位,让人们相信人的得救是因为他对上帝的信仰以及上帝的恩赐,而不是通过教会或者其他手段,即所谓“因信称义”。而上帝会恩赐到谁身上是不确定的,必须要在世俗的职业中辛勤劳动,来鉴定是不是被上帝恩赐的那个人。因此在路德版本的《圣经》中,第一次出现了Beruf/the calling,就是天职一词,并且带有路德自己的精神。

天职观念的含义则是“个人道德活动所能采取的最高形式,应是对其履行世俗事物的义务进行评价……上帝应许的位移生存方式,不是要人们苦修,而是要人完成个人在现世里所处地位赋予它的责任和义务。”就是说,人应该努力工作,才能获得上帝的救赎。而先前的修道士过着那种逃避现世义务的生活,反而是自私的行为。这也是宗教改革中的重要成果。

不过韦伯认为,路德的天职观仍然只是初步使得宗教具有了影响世俗生活的特质,他的见解毕竟是基于《圣经》这一传统本文,而且“关于职业观念的进一步发展,还在于各个新教教会各自的发展”。再加上受到保罗淡漠世俗的影响,他的学说越来越有信奉神意的色彩。所以韦伯对路德的评价是仍然太保守。

虽然如此,天职观念的发展并没有停下来。韦伯在第四章全面展开了各个教派在接下来的路上各自的表现。其中最瞩目的当属加尔文教派。

加尔文派继承了路德的很多神学思想,比如因信称义,同时也发展了自己的观念,如预定论。加尔文教派的教义为之后的禁欲主义的到来做好了准备。他们认为上帝是先验的,不为人类存在,而人类全为上帝的荣耀而存在。人类得到救赎亦或沉沦,完全听凭上帝那不可更改的圣喻。自此,韦伯总结道宗教发展中的一个伟大历史过程——排除魔力,完成了,通过教会获得拯救的可能性已经被排除。而这一教义使人挺绝望的,因为命运已经安排妥当,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这样的教义自有重大影响,它的极端性给信徒带来了巨大的孤独,信徒一生中只能独自面对上帝,并且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受到了恩宠。为了找到这个答案,那么就要坚信自己是被选中的那个,要紧紧把握自己的天职,努力完成自己的世俗事务。并且,这样的努力要进行一辈子,因为加尔文教义里不存在给人赎罪的教士。此时,“普通人的道德行为便不再是无计划、非系统的,而是从属于全部行为的有一致性的秩序”,这就有了理性的样子。而理性,则是资本主义精神中最重要的内涵。

再下一步,就轮到资本主义精神的出场了,回到著作的前半部分。由于人们要努力工作以获得上帝的恩宠,因此资本家们兢兢业业谋取更多的盈利——倒不是为自己,也不是为赚钱的冲动,而是为了完成上帝的任务。如果你不尽力,反而一种渎职。因此获取财富并不是可耻的事情了。同时这财富并不用来享乐,而是再去进行投资,创造更大的价值。韦伯从底层和企业两个方面说明了是如何需要那种资本主义精神的,且表示需要强大的同盟营造这个氛围。而宗教改革、天职观念、禁欲主义和理性主义就是这个同盟,具有教育优势,这种教育培养的心态正适合在企业生产中表达出来同时也是企业的动力。在这个历史环节中,新的精神——资本主义精神已经开始发生作用了。

韦伯认为,近代资本主义扩张的动力首先并不在于资本的问题,而这种资本主义精神更为重要。只要这个精神表现出来,它就会创造出自己的资本,是根系之所在(虽然往往不是一帆风顺)。在这个精神之下,人们获取利润有了崇高的合法性,不会被指责利欲熏心,良心安稳;勤勤恳恳打拼事业,提高效率,增长业绩,创造大量的财富,继续投资下去。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拉开了帷幕。

但宗教这种以价值合理性为驱动的力量,是无法消解金钱这个Iron Cage的。在思考如何赚到大量财富的时候,一个资本家的行为是有着环环相扣的目的手段合理性作为解释的。虽然在《新》中,韦伯没有阐述这注定会此消彼长的两个合理性,但他已经写到了新教价值在资本主义活动中的泯灭——“随着财富的增长,傲慢、愤怒和对现世的欲望也会随之增强……这种情况下,宗教……又怎么可能继续存在下去呢?”“事实上,资本主义制度已经不再求助于任何宗教力量的支持了,人们对财富的态度已经完全适应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精神也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一制度。近日的宗教对经济的影响已经远远不能和国家制定的规章制度的干预相提并论了。”

至此,我也完成了对这本著作的梳理。可以说,直到写下这几千字之后,我才能说算是真正看过了《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本书。因为需要不断地回过头去翻检韦伯的话来验证自己的归纳是否正确,我发问,他在书中解答,这样互动下来,比单纯地看书效果要好上很多。

虽然韦伯强调只是想提供一个新的可能的解释,他对自己理论的谦逊正如同马克思不认为他的学说放之四海而皆准一样,然而他的著作依然是当代学习社会科学的必读书目,这说明这番努力在今天还具有其价值。而他的说法坚挺一天,那些跟随西方的其他国家就会尴尬一天。既然资本主义精神这么重要,那么不具备新教伦理这一思想基础的国家,就需要避免至少两个问题——一个是慎重复制西方制度,另一个是要注意西方已经完全不需要宗教的支持,对金钱、利润的追逐可能越来越难以控制。当然这后一个问题至今都没有找到很好的出路,哥本哈根还在争夺碳排放的权利——实则利益的博弈。而前一个问题,具体到中国,大概在五四时期就不乏呼唤不要全盘西化的声音,只可惜站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受过良好教育的仁人志士们没有大批上位使上劲儿,这是玩笑话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