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去了哪里?——《动物农庄》的笔记

白云苍狗
2012-08-11 看过
雪球去了哪里?好奇与疑问伴着我读完《动物农庄》。
毫无疑问,乔治*奥威尔在1945年出版的这部童话般的小说,与他的另一部传世之作《1984》一起,早已成为世界最著名的政治预言之一。
将社会政治的解构式寓言,用动物们各种滑稽又真诚的言行来展现,多少让阅读者觉得不再那么枯燥乏味,一座小小的农庄内,一次出人意料的“革命”,一次次有理由的偏离,到最后成为一种异种同构的无奈轮回……故事在妙趣中满含悲凉而警醒,善于反求诸己的读者们,也定然能从中窥照出现实的影子。
对这部小说的解读、分析、延展……已无需在此过多赘言。总之读罢《动物农庄》,掩卷而思,看极权主义是如何被集体创造,又将你我一一反噬。
然而,雪球去了哪里?我最关心的是那个在故事前半段激情四射,印象中那个胖乎乎的,聪明的,勤于思索的,爱挑战威权的,以行动征服人心的,在统治阶级还没有露出狰狞,在一切似乎还显得那么平等、自由、民主和美好时,突然遭遇暴力驱逐的曾经也是领导者的那头可爱小猪?当它带着伤痕钻出农场的藩篱后,去了哪里?
最善于制造敌人,不管是虚拟还是现实的敌人,最善于转移矛盾,不管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矛盾,是极权统治的主要特征之一。它撕裂人群,将个体置于一种无处不在的恐惧、对抗和亢奋之中,渐而渐之,不再有反对的声音,个体对体制的依附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雪球很不幸,成为在革命的对象——人类之后,动物们内部的第一个“敌人”,它被制造出种种罪行,又在以后的日子里承担了所有破坏的指控。经过无数次的灌输式宣传,动物们过去的记忆逐渐被成功洗白,于是那个曾经带领大家对抗人类、发展生产、改善生活的英雄的雪球,被置换成里通内外、蓄意颠覆、阴谋破坏的罪大恶极的敌人。
雪球离开了,它不再以真实面目出现在动物们革命理想主义的激昂曲调当中,它只剩下鬼魅般的身影,与狂风、暴雨、谋杀等黑暗力量一起出现,让动物农庄随时惶惶不安,为了捍卫“革命的果实”,动物们开始坦然地接受“伟大领袖”的种种“合理”安排。
雪球去了哪里?
它是否一直在某个角落虎视眈眈,谋划着下一次出其不意的“破坏”?
它是否去了其他农庄,去煽动组织另一场新的革命,新建一个老少校描述的理想家园?
它是否在集结力量,重振旗鼓,有一天出其不意地回到农庄,再领导一次针对革命的革命?
……
雪球似乎从未离开,革命仿佛在一次次地继续,只不过,它正向着革命之前的秩序步步回归。
也许,十恶不赦的阴影继续存在,就是维系动物农庄现存体制最好的理由。
正因你无处可逃,独立自由精神方得以萌芽生长。
——献给天朝的子民
15 有用
1 没用
动物庄园 动物庄园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动物庄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动物庄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