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看同行,怎么看?

Malolo
2012-08-10 11:35:56 看过
在如此纷乱的批评话语中,托能够把握他们的两大类已经是对批评现象的简化,而且他的质疑也很有说服力,让人思考文学在各种批评中的不同定义。
每一种批评的视角不同,对文学本质的认识就会不同,因为前提不同,所以后面的话语,结论必然不同。
托认为文学就是用自身结构对真理进行探求。他从结构主义走了过来,其实已经看到了文学陌路,所以又回到了“可感性”方面。
我对于众多理论的反感也就来自于他们的自说自话。批评就是一种同行的较量,时候不是对文学的虔诚的认识,只是反对一种话语的霸权和实行一种革新的愿望。作为已经不能言语的作者实在是无语力辨。而托在强调对历史考察的必要性后,对真理的遥远的想象也造成了一种形而上的无法辩驳。
我认为,任何的批评还是要意识到历史,今天的历史与作品的历史,我们不能宽容地置身于历史,因为还原并不是一项有意思的工作。但是我们也不能用今天的标准来阐释昨天,因为历史的复杂让我们明确任何穿越时空都是不可能的。
托很真诚地认为对话能够做到公平,但是恰恰这种公平还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当然理想的存在没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
他的后记特别有意思,经常说自己去做讲座是乱说一起,胡乱作了讲座,讲座一方面也是旅游,参观,也被人参观。但是在偶然间对自己的思想也有重要影响。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批评的批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