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条眉毛可以有,两个酒窝不能有

吴大猫
2012-08-05 20:27:39 看过
看《陆小凤传奇》
        古龙小说中的人物大多是这样,他们好像都知道作者不会在他们一出场就把给写死,所以他们活得很潇洒,而陆小凤就是其中之一。在看《陆小凤传奇》之前,我对古龙在武侠小说大师中的地位并不很认可,传说中的《小李飞刀》虽然给他带来了至高的名望,但是李寻欢这个人物、小说语言风格及至情节设计都还没有完全成熟,看了《七种武器》和《绝代双骄》之后,我才慢慢地改变了一些观点。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太过出名,就找来电子书看了。有《金鹏王朝》《绣花大盗》《决战前后》《银钩赌坊》《幽灵山庄》这几个故事,可能因为电子书版本问题(尚未考证),后来我才发现有《凤舞九天》《剑神一笑》独立了出来,想了想还是没看。从低姿态来分析古龙,他的小说充满了悬疑元素,以武侠之名,并且合乎大多数此类型小说的规格,即所有线索指向的人并不是凶手,最没有嫌疑的人反而是幕后黑手。以《决战前后》为例,先是一场吸引大家眼球的打斗戏,打架的人是谁就算读者看了一个小时以后再回忆,想破头都想不起名字,当然我也不记得了,他们为了一场有变数的决斗下了赌注,这样就引出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斗的事然后才是片名——《决战前后》,接着我们需要陆小凤了,也只有他才能在最后关头把真正的幕后黑手揪出来,案情扑朔迷离,但是陆小凤顶着大家的关注继续装傻,最后和大家在把凶手直接擒获的时候再把所有细节都合理解释一遍。
        
        有趣的是这部小说还留下了几个空白点,一是大金鹏王最后被砍掉的脚和遗留在现场的绣花鞋在后续故事《绣花大盗》中并没有阐述原因,二是《绣花大盗》中与陆小凤有重要情感纠葛的薛冰到底在哪里,三是《决战前后》中还是处女欧阳情这条线为什么后来就一直没提。可以看得出在《绣花大盗》中的红鞋子和《决战前后》中的白袜子纯粹是为了混淆视听,或者只是作者信手拈来开的一个小玩笑,但是一直贯穿整部小说的青衣楼却在结尾都没有交待(不知道《凤舞九天》中有没有,估计没有)。这突然让我想起了他的另一部小说《七种武器》,里面也有一个极有背景的青龙会,恐怕把陆小凤移植到里面也端不了这个黑窝点,这应该是古龙推进故事发展的一个套路,根本没想过要去讲清楚。(有点像电影《CUBE》,只有HOW,而没有WHY)《七种武器》的故事模式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长生剑》那种套路和《决战前后》如出一辙,《离别钩》和《幽灵山庄》都采用了“其实,我是个卧底”这样的一个故事形式,《拳头》(《愤怒的小马》)与《银钩赌坊》的类型均属于公路片,当然这样的分析是浅薄的,不仅对理解真正的古龙毫无帮助,而且以点概面、不分优劣。虽然在故事架构上有一些雷同,内容上却层层翻新,引人入胜。
        
        不错,《银钩赌坊》和《幽灵山庄》就是这样的两个例外,就像《拳头》在《七种武器》中的那种鹤立鸡群,有趣的是拳头本来并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武器。《银钩赌坊》这个故事也可以叫《金钩赌坊》,和其它古龙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别名绰号一样过目即忘,正如上面所说这是一部公路片,因为它讲的是走出银钩赌坊的冒险。冒险片最不能少的就是异景,一出场冰山美人和蓝胡子两个人就十分抢镜,陆小凤一行人一路向北,十几年憋着不喝酒的岁寒三友,缺胳膊少腿的缺了半边的人,以及本来以为是重要角色的富豪贾乐山一出场就被自己的女人杀了,这些黑色幽默不可不品。最有吸引力的还是要属东北老屋了,在冰河上建起来的神秘夜市,直径数米的两个大水缸,一个被埋在地下来当作屋子,一个里面最后结了冰,冻着两个赤裸的男女,自不必说,古龙的想象力是他所以卓越的原因。《幽灵山庄》的成功与《银勾赌坊》不尽相同,这是一个真正好看的故事,时间跨度不大却有几十年的恩怨情仇,地点就一个却极尽了幽灵诡异,更重要的是它讲了最有意义的一个阴谋。老刀把子隐瞒身份几十年来策划这样一个阴谋,就算陆小凤介入也回天乏力,木道人以其过人的智慧和卓越的剑法终将了却心愿之际,却被自己的女儿一刀捅死,最后的悲剧收场更将这个故事推向高潮。有着因果宿命的手法,颇有几分金庸的感觉。以前在看了《绝代双骄》后,很是遗憾为什么不是金庸来写这个故事,现在想想那本来就该是古龙的菜,要换金庸捉刀写出来的就是《射雕英雄传》了,二人最不同的便是这些非凡的想象力和艺术处理的手法了。
        
        再说说我具体的一些看法,以前武侠书火的时候你不写点噱头的东西,人家根本不看你的,一个作家成名也绝非一朝一夕,所以我猜想古龙就正如我推想的那样,不得已地写一些现在看来似乎过了头的表演。《幽灵山庄》里的犬郎君易容术非凡,可以扮作一条与真狗无二的狗,后来钩子意图谋杀他的时候,杀了一条狗才发现杀的不是犬郎君,假如有可能,我觉得他还可变成年画贴在墙上。《绝代双骄》的开头,小鱼儿他爸带着他妈逃命的时候,驾着车突然发现路中间有一头洗得干干净净的黑猪,吓得够呛,我说就算是为了标榜自己的身份,也犯不着在追杀别人的时候抱一头猪去吓人家吧?古龙的小说是不必深究的,也是不必推敲的,他作品中的透出来的“意”是其它作家所难以企及的。我把他作品中人物的这种表演理解为行为艺术,也就是说一个人做一件事并不难,而是如何把这件事做得更艺术则非常考验个人的层次和品味。《绣花大盗》中陆小凤饿着肚子追踪一个乞丐阿土,一天里阿土到处闲逛,和人吹牛、吃肉,很典型的一部名为《阿土的一天》的纪录片,最后陆小凤灰头土脸地爬上树,在窗外偷看才发现阿土竟然是公孙大娘假扮的。易容术在古龙的小说中已然成为了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像《倚天屠龙记》中假冒史火龙这种情况完全在个人能力驾驭范畴之内,而这种完全投身艺术的人在古龙笔下,表演到了一种极致。他们的行为艺术大多数是为了不战而却人之兵,从大的来说是是为了让别人自己去联想,一个人在完全想不到的地方做完全想不到的事,那么这个人多半也是完全想不到的厉害角色,而古龙小说里最不缺的就是送死的配角了,往往是最后还是打了起来,尽管行为艺术很到位,只在一开始让人有点发怵,表演者还是大胜而归,他们并不像有着数十年名气的老前辈随便画个自己的标志就可以把人吓走。值得一提的是《绣花大盗》一开头绣花的男人出场反响热烈,最后有了一个真正合适的解释,花已经绣好了,用的是双线,他不过是在拆线,当然一个男人在大路上绣花,本来就是常人做不到的。公孙大娘已经搞艺术多年,最成功的角色是卖糖炒栗子的熊姥姥,武功高深莫测,《决战前后》里她却死得像个跑龙套的。这恰恰又说明了古龙小说的另一个特征,那就是越晚出场的人功夫就越高,前一个故事里的绝世高手多是被后来涌现的高手秒杀的。这也是古龙小说中次要人物不容易被记住的原因,死得太随便了,而重要人物一直都死不了,一直都能绝地逢生。

        西门吹雪就是这样一个人。《决战前后》中“月明夜,紫禁巅,一剑破飞仙”常常见于电视电影中,在决战之前他便已然成名,只是叶孤城的那一剑把他推向了辉煌,也把他一个人留着独享高处的寂寞。他已经习惯了,因为他只不过比过去更加寂寞一点罢了,叶孤城还活着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像陆小凤那样有血有肉,就像是染上了毒瘾,他已经在享受寂寞了。《幽灵山庄》一开头讲的是花满楼等人讨论西门吹雪杀的十二个人,“十二个人”也可以用“一个配角”来替代,十二个胡乱编造的人被西门吹雪追杀,后来有几个免于一死逃进幽灵山庄,一方面有点搞笑(为了原则,去杀些不相关的人),另一方面西门吹雪本人的形象也打了个很大的折扣(这种偏执也许只属于他了)。他与孙秀青的爱情,多是通过陆小凤体会的角度来写的,更引入了小三“他的剑”来侧面描写他的剑术卓越,在我看来他和孙秀青的爱情对他的寂寞毫无帮助,按照此小说的逻辑,只有他那样专心于剑的人才可以达到剑术的最高境界,而他如果全心全意地去爱孙秀青的话又不可能达到那种境界,与其说造化弄人,不如说这本来就是一个错误。“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是唐人王之涣的诗,白云城主叶孤城最喜欢的诗,古龙的小说里也经常引用的一些简单诗词。《决战前后》里他对皇帝说“你手中虽无剑,心中却有剑”,而他的原则是不杀手中无剑之人,为了事业他可以放弃对原则的坚持,这后来被西门吹雪认为是心不正的人剑法不能练到极致。原则如果可以被放弃,那便算不了什么原则,西门吹雪对原则的偏执不见得他就有话语权,情让他进退维谷。有意思的是,陆小凤与西门吹雪策划假装酒后调戏他老婆,然后让西门吹雪追杀他,他再借机寻求政治避难进入幽灵山庄,这件事完全合情合理。不过西门吹雪对陆小凤说,虽然是假装,你必须真的逃,因为我是真的追,很有可能追上你就真的杀了你。还有在结尾处,陆小凤在武当解剑岩下对西门吹雪说,你的剑已经出鞘,不能不饮血。这里我实在不明白其意义所在,但是我不会再看《凤舞九天》了。

        与西门吹雪单薄、正面的形象相比,四条眉毛的陆小凤早已有了超乎那个时代的风流,我在看的时候有很强的代入感,特别是在他大谈自己禁不住诱惑的时候,我更确信他就是最接近古龙本人个性的人物。从他身上,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其它作品中出现的高频字——女人和酒,作为一个男人最起码的标准应该是对这两样东西或多或少有话可说,古龙的不同之处还是在于他的品味和层次。在以前看了《绝代双骄》等小说以后,我对人说起了我在其中的发现,古龙特别喜欢让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把衣服脱掉,当然不是干那事,铁心兰脱掉衣服抱住花无缺让小鱼儿逃跑,林仙儿脱掉衣服去勾引任何人,楚留香也得到很多福利剧情——经常有女人脱掉衣服钻进他的被窝里,这在其他的作品中也非常多见。陆小凤是真正活在人间的,正如《幽灵山庄》里所说,他是一个浪子,浪子的形象是没有事业整天游手好闲却又帮人解决麻烦(这与《东邪西毒》里所说的逃避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在此更正此电影与古龙的关系),一点正经也没有、四处留情却又不时心有所动。可以说每个作家笔下的女人都有着作家本人对其的主观期望,古龙小说里的女人是比较随便的,大多也是漂亮的,其中还不乏杀人不眨眼的蛇蝎女人,策划阴谋杀人不是他的本意,他要表达的是他喜欢有头脑的女人,而不仅仅是简单地会依附男人。我也中意陆小凤身边那些女人,但说不出最喜欢哪一个,因为每一个都有着一些古龙赋予的特质,处女欧阳情、贾乐山的女人楚楚、冰山美人方玉香等等,其实这些人差不多都是复制的关系,并没有太多的不同。

        说古龙的小说,没有不提其语言风格的。 例句一陆小凤道:“包子既然还在碟子里,你吃下去的当然是馒头。”例句二方玉飞道:“因为你有四条眉毛。”他喘息着,挣扎着说下去:“可是现在你已比不上我了,因为我有了两个屁眼,这一点我保证你永远也比不上的。”例句一的形式是可以模仿的陈述事实型,如以下延伸:A.你听说过一种用梯子的轻功没有?B.夜。黑夜。黑漆漆的夜。C.你来了——我早就来了——有没有带你的剑来——没有,但你可以把你的给我用。例句二是不可模仿的黑色幽默型,时下毫无智慧可言调侃文风是很容易模仿的,而妙趣横生的古龙式语言很难超越了。不过看得多了,还是有一些浅显的句式是可循的,如“如果这个人的脑袋已经没有了,那便不会觉得头痛了”,“倘若他带了一个已经怀了孕的女人,还是很容易被人发现的”,古龙喜欢用一种假设的语气来表达他的幽默。那种幽默不是说话人物的趣味,而是人物制造者的匠心独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店小二都有可能走过来跟你说“如果一只猪可以吃香肠,还要喝上好的女儿红,那做一只猪也没有什么不好”。古龙小说中的写意手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东方小说,并不追求真实,小说本身就是娱乐大众,所以西门吹雪很多时候只出一剑就够了。


               小二黑
2012.2.14于潼南
        
2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陆小凤传奇的更多书评

推荐陆小凤传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