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一起抢书店?

如君
2012-07-29 看过
“要不要一起抢书店?”

如果现实中有人这样问你,你一定觉得他是个疯子。

这个故事的开头算不上惊心动魄,算不上奇幻诡异,却在平淡生活的帷幕下潜藏着不正常的因子,让你觉得眼前雾气迷蒙,或者基情四射。两段二声部般转接交错的时空,一个身份重叠的人,到最后真相大白时,所有片段才交汇成一条线。

多吉抢了书店,不,准确地说,他密谋复仇,他杀人未遂。但是,为什么故事里的每一个人,包括读者,在得知这些“罪行”时,没有表现出一个好公民的义愤填膺,而是像共犯一样为其担忧?

“你没有给他致命一击吗?”丽子问出这一句的时候,内心也一个咯噔。多凶残的一句话,多少人一辈子也不可能说。

这就是埋伏在故事里的命题之一:人生无法逃脱毫无缘由的暴力。不是你遭遇暴力,就是你变得暴力,这是命中注定的变数。即使一开始都想当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有些东西还是避无可避的,像琴美说的那样“就算没做坏事,台风、地震也会侵袭过来的。这就是毫无道理的恶意。”

诚然,多吉的“冤冤相报”,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处理方式。而作者,没有对这种“以暴易暴”的行为予以制止,相反,他顺其自然,任其发挥,默默抛出一道选择题:当罪恶如洪水袭来时,个人该求助于国家机器,还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抗争? 剧情的发展没有否定前者,但我们都看到,警察面对这一切时的冷漠与轻视。于是,只能很讽刺地,“野鸭”用生命换来了对部分恶人的制裁,“家鸭”继承其遗愿将余恶收拾。

多吉应该自首吗?从故事本身的立场来看,是肯定的,但为什么我们心里总隐约感到不甘?那可能是因为,如果可以将人分成“善”和“恶”两种,那么,我们绝对大手一挥把多吉分在前者。这个世界上犯过错事的人太多了,捉不完的,为什么多吉要首先站出来接受惩罚?就正如,为什么警察只知道对上传A片、写黄色小说等服务大众的小罪穷追猛打,而那些真正祸害平民性命的坏人永远处于法网的盲点?

看来,法学系出身的伊坂幸太郎,继续运用他对法律的个人理解,在每个故事里探讨社会法治中的灰色区域。想起其他作品里有污点的主角,你一定也恨不起来,无论是抢劫便利店的(奥杜邦的祈祷)还是闯空门的(薯片),跟那些大奸大恶之徒相比,真是小事一桩。

但纵使如此,主角三人组中剩下的多吉,把神明关起来的多吉,最后未能守得一个好结局。琴美在梦里看到,冲进马路救小狗的“多吉的脸上并没有悲怆或拼命的神情,而是一种即将获得什么的凛然……”。如果把这视为一种自我救赎,那么一切都明白了。不丹人相信轮回,他们不杀生,不作恶。只要做了坏事,哪怕把神明关起来,还是无法饶恕,唯有死。作者并没有为这个故事安排一个逆天的结局,也没有励志与乐观的精神贯穿其中,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惋惜,说不定这是伊坂幸太郎写过的最灰暗的一部作品。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的更多书评

推荐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