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冷心热御手洗

佛米
2012-07-26 看过
不晓得是因为篇幅抑或是译者的缘故,虽然我认为前者的原因更大些,岛田的这本倒没出现我素来害怕的灌和绕。

御手洗系列的长篇我只读过《占星术》和《斜屋犯罪》,老实说,读着并不顺畅,大段乏味的描写和冗长的对话实在是考验句读能力。比如占星术里,御手洗和石岗争论的篇幅,我但看言语根本不知道哪段是谁说的,不得已只能祭出12121212大法,反复几次才总算弄明白。而至于《斜屋犯罪》开篇那些对于古怪建筑的长篇描写其实也完全可以翻过不看。而且或许是我个人的原因,总觉得岛田喜欢把一个线索翻来覆去地叙述好多遍,巴不得让每个探案人员对这条线索都说一遍“可见这也是不可能的”才罢休。就像一道证明题条件给出了AB=1,本已经很明了,却还要再用各种方法反复论述一下“可见A点到B点的长度是1”、“可见AB线段的长度为1”、“1就是两点A、B之间的距离”,先前以为这里面会有什么其他线索,后来发现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在重复而已。

这两部 长篇中,《占星术》中一大半的功课是御手洗坐在房间里听完的,而且中途关键性证据还主动送上门来;而在《斜屋犯罪》中尽管似乎是为了避免出现暴风雪山庄的模式,警察跑得比谁都欢,但是御手洗君只是在最后才露个面,嘲笑一下警察破一下案。长篇的诡计自然会比中短篇的精彩,但是如果只有这样的御手洗的话,不免不会让人觉得这个角色太脱离世俗。有才华是件好事,但是恃才傲物就不是所有人能接受的了。

《御手洗洁的问候》作为中短篇故事,诡计并没有什么惊人之处,而且我深深的觉得《会奔跑的男尸》标题就在泄底了,但是就是这么几个小故事,被勾勒出的人物形象得以在此细细雕琢,私以为给了御手洗更大的人格魅力。

《数字锁》是四个故事里我最喜欢的一个,尽管案件的手法居然用了穷举密码的方法差劲到可以,尽管故事里也有打断冗长无味的借景感叹,尽管我初读时觉得只因银座一顿饭就觉得如遇恩人实在接受不能,但是这个故事还是深深让我动容。一向冷眼看人的御手洗在说出“以前我是热衷侦探的占星家,现在我是热衷占星的私家侦探”这么萌点满满的话之后,也终于流露出他赤诚之心的一面了。

其实在《斜屋犯罪》里,御手洗能找到朋友帮忙连夜赶工做出人偶假面就可见他并非如石岗所说是个“疯子”、“怪人”、“不要理他”。(天才的)侦探总觉得警局里的警察们都长了个猪脑袋,这已经是侦探小说固有的设定了,基本可以无视。但就像老福会在《三个同姓人》里让华生觉得“甚至受多次伤也是值得的”,御手洗也会让石岗看到“御手洗的右手一直给少年握着,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在那以前我从未听过御手洗这样激动的声音。那以后也没有过。”


“可是,对那样内向而纯朴的少年,我说不出‘你就是杀人犯吧’这样残酷的话。他现在正值人生中最重要的时期,那个时期受了伤害,就会想凝固的石膏一样,一辈子都刻骨铭心。他已经背负了一个很大的伤痕,难道穷追不舍,让他又受一次伤害吗?那才是胡闹,我可不要充当那种角色。”
这时候的御手洗好像被挫败了似的,无力的继续:“所以我想了个办法,故意让竹越警官假称逮捕了北川。我本来已经看出了这起案子的动机,所以我推迟,他听到这样的话不可能无动于衷。这个方案果然成功了,可也没什么好得意的——我欺骗了那个少年,最终也没有勇气向他说明我的谎言。”


侦探小说之所以能长盛不衰,不仅仅是因为出生的诡计和推理吧,要是这样的话,全去看公式推导过程好了,更理性更严谨。而倘使推理故事的主角是个杀人越货、妇孺不怜的无耻变态之徒,诡计屡屡得手不受制裁的话,估计就不会有这么多人热衷于此了。读者们渴求的永远是一颗在杰出头脑下的伟大心灵。



最后不得再感叹一声,岛田的东西一定要早点看啊,要不然在诡计泛滥的今天,一点震撼力都没有。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御手洗洁的问候的更多书评

推荐御手洗洁的问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