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爱情——微评福楼拜《萨朗波》

游似
2012-07-24 看过
1、 读完《包法利夫人》,顺便想把福楼拜的书都读了。下午4点半去图书馆借,暑假里只有一楼在开放,管理员说我是今天第一个借书的。只有福楼拜的一本《萨朗波》,封面不是豆瓣这个,黑底金字,丛书名叫“世界禁书文库”。福楼拜不是写了《包法利夫人》被禁才写的《萨朗波》吗?怎么后者也成禁书了? ——2012-7-20

2、《萨朗波》这段叙事让我想起@余华 的短篇《我没有自己的名字》中的一段,余华说多年以后他还是非常得意自己的神来之笔。
福楼拜《萨朗波》:
他们命人去取金杯。金杯存放在一个由商人组成的聚餐会——西西特会。奴隶们回来说,西西特会的人在这个钟点早已入睡了。
“叫醒他们!”雇佣兵叫道。
第二次交涉的结果,奴隶们回来说,金杯锁在神庙里。
“打开庙门!”他们道。
奴隶的胆战心惊的道口叫出了真言:金杯在吉斯孔将军手里。
他们又叫道:“叫他拿来!”过了一会,神圣军团护卫着吉斯孔出现在花园的尽头。余华《我没有自己的名字》:
陈先生说到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来发时,我心里就会一跳,我想起来我爹还活着的时候一常常坐在门槛上叫我:
“来发,把茶壶给我端过来……来发,你今年五岁啦……来发,这是我给你的书包……来发,你都十岁了,还他妈的念一年级……来发,你别念书啦,就跟着爹去挑煤吧……来发,再过几年,你的力气就赶上我啦……来发,你爹快要死了,我快要死了,医生说我肺里长出了瘤子……来发,你别哭,来发,我死了以后你就没爹没妈了……来发,来,发,来,来,发……”
“来发,你爹死啦……来发,你来摸摸,你爹的身体硬梆梆的……来发,你来看看,你爹的眼睛瞪着你呢……”
——2012-7-20

3、不同民族的雇佣兵被劝离开迦太基时,出现了光怪陆离的一幕:“酒鬼带着酒囊,馋嘴的人担着大块大块的肉、糕饼、水果以及装在在帆布袋里的雪块和包在无花果叶里的牛油。有人手里拿着阳伞,有人肩头停着鹦鹉。他们身后带着狗、羚羊、花豹。有些利比亚女人骑着小毛驴……”堪比多年以后的马孔多的奇观哪。——2012-7-20

4、雇佣军安营扎寨的方式五花八门,人类学家可从中一窥不同文化间的区别:“希腊人的皮帐蓬排成一道道平行的行列;伊比利亚人的布幕摆成一个正圆形;板棚是高卢人搭的;小屋是利比亚人用干燥的石头砌成;黑人只用手指在沙砾中刨个坑睡觉。”遥望东方,正在楚汉之争的中国,应该早已进入了帐蓬时代了吧?——2012-7-20

5、“在迦太基人心目中,蛇既是国家的神物,又是个人的神物。他们认为蛇是土地的儿子,因为它来自大地深处,不用脚而能走遍大地;它的行进方式使人想起潇洒的蜿蜒,它的体温使人想起开天辟地时期粘稠而富有生殖力的漫长黑夜,它咬着自己尾巴构成的圆环则使人想起全部星辰和埃斯克姆神的智慧。”《萨朗波》

6、“蛮族人的怒气越来越大。远远地可以看见他们在死尸上抽取脂肪给作战机抹油。还有一些人拔下死尸的指甲一片片缝起来做铠甲。”《萨朗波》丛书名是“世界禁书文库”,不知为何要禁。看到这里,似乎懂了。福楼拜1857年发表《包法利夫人》被当局指控,愤而转入历史,1862年发表《萨朗波》。很黄很暴力呵。—2012-7-23

7、“马托下了一道命令:所有的盾牌全部都顶在军盔上!他纵身跳了上去,想找一处攀援之处回到迦太基城里。他挥舞着可怕的战斧在一面面盾牌上奔跑,盾牌好像青铜的波浪,他好像在海涛上挥动着三叉戟的海神。”这段描写精彩至极,而且非常有画面感。这是雇佣兵首领马托的最后一战,也是最光彩夺目的一幕。——2012-7-23

8、马托战到最后,被迦太基人活捉,游街示众,遭受“凌迟”般酷刑:“有个孩子撕破了他的耳朵;有个姑娘把纺锤的尖头藏在袖子里,把他的脸颊划破;众人一把把地拔下他的头发,一块块撕掉他的肉……”用火棍烙他的伤口,用油浇他的身体,把玻璃碎片撒在他脚下。他一次次昏倒,又一次次被一种新的酷刑唤醒。——2012-7-23

9、最后马托“除了眼睛,他已经没有人样了。那只是个鲜血淋漓的肉柱子”,可他仍然走着。从他第一步始,萨朗波一直望着他:“外界的一切事物都消失了,她看到的只有马托。她的灵魂里一片沉寂,仿佛一个深渊,在这里、一个回忆、一个目光,整个世界都消失在基中。这个向她走来的汉子不可抗拒地吸引着她。”——2012-7-23

10、到最后,马托死了,就在人们正准备为萨朗波举办婚礼时,她突然死了。小说也结束了。比起《包法利夫人》的工笔细描,《萨朗波》仿佛是用粗线条随意勾勒而成,原始,野蛮,粗犷。但结尾仍然让人想起:爱玛死了,包法利也死了。不同的是,前者只相处一晚,却以命相许。后者每天同床共枕,却貌合神离。——2012-7-23

11、《萨朗波》通篇几乎都在写战争,公元前3世纪地中海南岸的一场战争。迦太基与雇佣兵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又始自另一场战争。前者利用后者打胜了仗却不给饷,于是马托率军反抗。原始而野蛮,爱情似乎是不存在的。但马托却只为美丽的萨朗波而战,他们曾有一夜温柔,但转瞬即逝。最后萨朗波却随马托而去。——2012-7-24

                                   ——2012-7-23、24丽江
5 有用
1 没用
萨朗波 萨朗波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萨朗波的更多书评

推荐萨朗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