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会饮篇(symposium),论情爱或论向善》小摘要

江绪林
2012-07-21 看过
【按语:《会饮篇》思想的雏形其实在《吕西斯篇(Lysis)》中已经出现了(即将爱界定为缺乏者对绝对美善的渴慕和追寻),只是现在以优美瑰丽得多的形式呈现出来,不仅仅是哲学论著,而且是伟大的戏剧作品:在其中,Phaedrus, Pausanias, Eryximachus, Aristophanes和Agathon等都发表了对爱神Eros的赞颂,而以Socrates的灵魂走向美善本身的超越之旅为顶峰,最后又补充了Alcibiades对Socrates的赞美为结束。

阅读中使用了王太庆译本、王晓朝译本,Cooper校译本。刘小枫先生的《柏拉图的<会饮>》据认为中文较好的译本,只有等以后再仔细研读了。】

Apollodorus向朋友讲述他从Aristodemus那儿听来的,有关Socrates和Agathon等人在会饮中谈论爱,这故事Apollodurus也向Glaucon讲述过。那个谈话发生在很久以前,Agathon第一部悲剧获奖后举行庆祝酒会的时候。

Aristodemus路上碰到Socrates去Agathon家赴宴,也跟了去。路上Socrates却出了半天神才进去。席间医生Eryximachus提议颂赞爱神来消遣时光,因为他刚好听Phaedrus抱怨,“各种神道都引起过诗人们作歌作颂,只有爱若(Eros)除外,从来没有一位诗人写诗颂赞他,尽管他那样伟大。”【柏拉图:《柏拉图对话集》,王太庆译,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295页,下同】于是席间诸位同意依次做一篇颂扬爱神的讲话。

 

首先发言的是Phaedrus,他认为爱若是一位伟大的神,引用赫西俄德的诗歌表明爱神最古老,而且带来幸福。爱的原则“厌恶丑恶的,爱慕美好的(a sense of shame at acting shamefully, and a sense of pride in acting well)”【297】能够给城邦带来美好正当的生活。接着Phaedrus举了Alcestis,Orpheus和Achilles等人的故事作为例证来说明因爱蒙诸神赐福。在其中,Achilles在对Patroclus的关系中界定为被爱者(the beloved),而被爱者向情人(the lover)的爱更博得诸神赞赏,因为情人的爱常常是为神所激发的。总归就是,“爱神在诸神中是最古老,最荣耀的,而且对于人类,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他也是最能导致品德和幸福的。”【299】

 

第二个发言的是Pausanias,他说应该首先精确界定赞颂的对象,其实是更细致地区分了善恶。因为有两个Aphrodite(美和爱之神),一位是较年长的天上的Aphrodite,是Uranus之女,没有母亲;另一位是较年轻的,凡间的Aphrodite,是Zeus和Dione的女儿。相应地,Aphrodite的女儿Eros也有两位,“一个称为天上的爱神,一个称为凡间的爱神。”【300】凡间的爱只限于下等人,“所眷恋的是肉体而不是灵魂”【300】,这是因为其所源发的那位年轻的女爱神同时出身于男女。而天上的爱神只为男子所生,其引发的爱情对象也只是少年男子,又因年纪较大,不至于荒淫,而渴慕理性。Pausanias说,蛮族把钟爱少年男子、爱智慧和爱体育都看为丑事,这不过是不愿意被统治者高尚、有牢固友谊和亲密的交往而已,反应了统治者的专横和被统治者的懦弱;而在希腊尤其雅典,追求爱情被看做光荣,负面的反应往往是源于凡俗的爱,而“为了美德(virtue)而眷恋一个爱者是很美的事。这种爱情是天上的Aphrodite所激发的,本身也就是属于天上的,对国家和个人都非常可贵,因为它在爱者和被爱者心里激起砥砺美德的热情。”【305】对于爱者与被爱者的情感Pausanias给出了几条建议:迅速接受爱者是可耻的、受金钱和利益考虑是可耻的;应该将爱情和学问美德的追求合而为一。

 

因为Aristophanes在打嗝,Erixymachus就先讲,他认同Pausanias对两种爱的区分,却超出人性范围,从宇宙结构中寻获一种普遍的爱:“除了把人的灵魂吸引到人的美上去以外,爱还有其他许多爱的主动者和爱的对象,爱的影响既可以追溯到动物的生殖,也可以追溯到植物的生长。我可以说,存在于神圣或世俗的各种活动中的爱的威力适用于一切类型的存在物,爱的威力伟大得不可思议,支配着全部神的事情和人的事情(it is that Love does not occur only in the human soul; it is not simply the attraction we feel toward human beauty: it is a significantly broader phenomenon. It certainly occurs within the animal kingdom, and even in the world of plants. In fact, it occurs everywhere in the universe. Love is a deity of the greatest importance: he directs everything that occurs, not only in the human domain, but also in that of the gods)。”【306;王晓朝译本卷二,页223】Erixymachus说,在音乐、医学以及其他一切人的事情和神的事情上,都要尽力区分两种爱。“仅当爱,无论是天上的爱还是人间的爱,它的运作是公正的、节制的,以善为目的的时候,爱才能成为最伟大的力量。”【王晓朝译本,二225】

 

喜剧家Aristophanes的发言或许是最著名的片段。他用神话的方式来歌颂爱神,这是一个有关人的真正本性及其变迁的优美或凄美故事:最早的时候,人有三种性别:由太阳生成的男人,由大地生成的女人,由月亮生成的阴阳人。那时候人的形体是圆的,有四只手、四只脚,圆颈项上安着圆头。体力非凡,想要造诸神的反。宙斯就把人剖为两半,然后让阿波罗疗伤,并赐予媾合生殖的功能。“那些被劈成两本的人都非常想念自己的另一半,他们奔跑着来到一起,互相用胳膊搂着对方的脖子,不肯分开。他们什么都不想吃,也什么都不想做,因为他们不愿离开自己的另一半。”【王晓朝译二228】因此,“我们每人都是人的一半,是一种合起来才成为全体的东西。所以每个人都经常在寻求自己的另一半。”【312】这种种寻找另一半的过程中,仍然是男人对男人的爱较为高尚。Aristophanes说,“我们本来是个整体,这种成为整体的希冀和追求就叫做爱。…全人类只有一条幸福之路,就是实现自己的爱,找到恰好和自己配合的爱人,总之,还原到自己的本来面目。…爱神就是成就这种功德的神。”【313-314】我们也应该敬畏神灵,免得再叛逆的时候被宙斯劈得只能用一只脚跳来跳去的。

 

接下来是诗人和筵席的少年主人Agathon的发言,他说前面的几位都颂赞了从神那儿得来的幸福,却没有说明爱神的本性。“所以颂扬爱神也要先说他是什么,后说他给予的恩惠。”【315】首先,爱神是最幸福、最美的神:爱神最年轻,永远年轻,远古诸神纷争与爱神无关,诸神中有了爱神后就会只有彼此相爱;爱神最娇嫩,“在世上最柔软的东西上溜达,并且住在哪里。他寓居在神和人的心灵里,灵魂里。”【317】;爱神容貌秀美,与丑恶水火不容。其次,爱神具有一切美德:不害人,无暴力,爱情都是出于自愿的;爱神公正、节制而勇敢、而且智慧,“一切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都是由于受到爱神的启发。…一切技艺,凡是奉爱神为师的艺人都有光辉的成就,凡是不曾受教于爱神大都黯然无光。”【318】Agathon总结说,“自从爱神降生了,人们就有了美的爱好,从美的爱好就产生了人和神所享受的一切幸福(once this god was born, all goods came to gods and men alike through love of beauty)。”【318】

 

Agathon的发言赢得大家的赞许,Socrates却暗讽Agathon不辨真假,只顾“把一切最优美的品质一齐堆在所颂扬的对象上”【320】,然后质询Agathon得出:爱总是对某某的爱(love desire that of which it is the love),而爱总意味着某种缺乏。“爱首先是对某某东西的爱,其次是对他所欠缺的东西的爱。”【323】而爱所爱的就是美,那么,爱就缺乏美、没有美的东西。因此“主张爱神是美”是不对的。

接下来Socrates的讲论借助于回忆女祭司Diotima对Socrates的一番教导。爱神不美也不丑,正如“在智慧与无知之间有一个中间状态…正确的意见(correct judgment)就是介于智慧和无知之间的东西”【325】一样,Eros介于美和丑之间,“爱神正由于缺乏美的东西和好的东西,所以才盼望这种东西。”【326】因为欠缺美的东西和好的东西,所以爱神不是神,也不是凡人,而是介于会死的人和不死的神之间的精灵(Spirit)。Eros是丰饶神Poros(富裕,善意的忠告之子)与匮乏神Penia(贫穷)的孩子,在爱与美的女神Aphrodite的生日在天国怀下了。所以,“Eros也成了Aphrodite的随从和仆人,因为他是在Aphrodite的生日投胎,生性爱美的东西。”【327】Eros像母亲一样贫乏,却又具有父亲的一切品质,渴求美善的东西,他处在智慧和无知之间,“因为智慧属于最美的东西,而爱神是爱美的东西的,所以爱神必定是爱智慧的,他作为爱智者介乎有智慧者和无知者之间。”【328】

那么为何要爱美和爱善呢?为了拥有美和善,为了幸福。这种爱是人人具有的。在各种渴求中,我们只说“对于好东西,对于幸福的企盼,是每个人心中最大的、强烈的爱。”【330】人们所爱的只是好的东西。这种爱的活动表现为“在美里面生育,即在身体中,又在灵魂中(give birth in beauty, whether in body or in soul)。”【331】肉体而言,只能在美的东西里生育,“为什么要企盼生育呢?因为在会死的凡人身上正是生育可以达到永恒的、不朽的东西。”【332】因而,爱也是对不朽的企盼。这不仅仅涉及肉体,甚至知识和研究也是一种维系和企盼不朽的方式,人们也盼望流芳百世。

在灵魂方面,生育则孕育智慧之类的美德。这些美德中最大最美的是安排国家事务和家庭事务的,即正义和节制。“那从幼年就在灵魂中孕育着这些美德的人是近于神明的,到了一定年龄就有繁殖、生育的欲望。”【335】这样的例子有Lycurgus之于斯巴达、Solon之于雅典等,留下了许多美好的作品和制度。

接下来Diotima讲述了爱的最后和最高的密仪(mystery):从幼年起追求某个美的身体;进而追溯哪个具有类型意义的美者;“再则,他必须把灵魂的美看得大大优于形体的美”【336】;从各种行动向前更进一步,达到知识,这样就见到知识的美;最后见到美的终极启示或美本身:“它首先是永恒的、无始无终、不生不灭…那个在自身上,在自身里的永远是唯一类型的东西,其他一切美的东西都是以某种方式分沾着它,当别的东西产生消灭的时候,它却无得亦无失,始终如一。”【337-338】相比于这神圣的、纯一的美本身,钱财、首饰、美少年统统不值得一顾。

 

Socrates讲完后,大家都赞美,这时喝得醉醺醺的Alcibiades(曾受Socrates教育,从事政治,后来背叛雅典)突然跑进来。他发表了一通赞美Socrates而不是歌颂Eros的话:Alcibiades在Socrates面前感到自己很羞愧,“他有多么蔑视它们,以及大多数人羡慕的财富和各种荣誉。他把我们看得一文不值,做出愤世嫉俗的样子,一辈子都再讥嘲世人。可是当他认真地推心置腹的时候,谁都看见他肚子里的那些神像(figures)。”【345】Alcibiades迷恋Socrates,他也以为Socrates迷上了自己的年轻美貌。Alcibiades似乎有一次试图勾引Socrates或者说回报Socrates,结果发现事实上Socrates对他的年轻美貌加以蔑视和讥嘲,只是试图在他灵魂中播散美善的种子。另外Alcibiades还回忆了Socrates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和出神的事情。“这个人十分奇特,无论在为人还是在言论方面,都找不出任何今天的人或古代的人来跟他相比,除非像我那样,不拿他和人比,而拿他比西勒诺们和森林仙子们。…所用的字眼和说话是外面包的一层皮,就像林中仙子脸上刻得一团傻气一样…可是一个开通人一看,往里头一照,就立即发现这些话里面包含着思想,是十分圣洁的,其中充满着美德的形象,引向最崇高的目标,有助于追求美和高尚的人进行研究。”【350,这似乎也适合于柏拉图的对话录】最后,Alcibiades说Socrates表面上看是个爱者(the lover),实际上是个被爱者(the beloved)。

然后继续饮酒,到黎明的时候,只有Agathon, Aristophanes和Socrates还是醒的,而天大亮时,其他人都睡了,Socrates就走了。

江绪林 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
3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柏拉图对话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柏拉图对话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