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美诺篇(Meno)或论美德》小摘要

江绪林
2012-07-19 看过
【《美诺篇》短小而含义丰富。在柏拉图著作中较早涉及几个基本论题:型论;没有人愿意要坏的东西(等同于“无人愿意作恶(no one willingly errs)”);知识回忆说,这个在《斐德罗篇》中也有提及。在各种主张之间充满弹性。全文内容:Meno询问Socrates“美德是否可教授”,而Socrates表明这需要以弄明白何为“美德”为前提;在给出了知识回忆说后,Socrates提供了一个假设性主张“如果美德是知识,那么美德就是可教授的”,并且给出了初步的论证(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在柏拉图的体系中,尤其《斐多篇》中,知识首先不意味着命题,而是灵魂的高举,从流变世界向真正的存在的复归,因而知识本身首先是一种智慧或美德),并且赢得了Meno的认同;但Socrates自己对“美德是知识”有怀疑,并经验地显示美德不可教。最后Socrates得出一个并非终极的结论:美德不是知识,而是神授的真的意见(correct opinion)。 阅读使用王太庆译本和Cooper校译本】

      对话一开始,帖撒利人Meno直接问Socrates,“美德(virtue)是可以传授的呢,还是锻炼成功的?如果既不能教,又不能锻练,是不是人本来就有的,还是什么别的办法取得的(can virtue be taught? Or is it not teachable but the result of practice, or is it neither of these, but men possess it by nature or in some other way)?”【柏拉图:《柏拉图对话集》,王太庆译,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154页,下同】在答复中,Socrates说自己不知道美德是否可以传授,因为他不知道美德本身(virtue itself)是什么;而且,Socrates补充说自己迄今还没遇到过谁知道美德是什么的,并反过来问Meno是否知道美德是什么。Meno列举了男人的治国和益友抗敌、女人的顺服、以及儿童和老人的美德。Socrates不满意这种答案,因为问的是美德,答案却是一堆美德。Socrates提出了型论的标准:“各种美德…共有一个同一的型,正是由于这个型,它们才都是美德。回答我提出的问题的人要密切注意这个型,就是:美德本来是什么(all of them have one and the same form which makes them virtues, and it is right to look to this when one is asked to make clear what virtue is)。”【157】继续沿着Meno的思路讨论,导致Meno说正义、节制、勇敢、智慧、大度都是美德。这还是不能满足Socrates的标准。

      Socrates用一个例子来帮助推进讨论,他将形(Shape)试探性地定义为“一切事物中间那个唯一伴随着颜色的(shape is that which alone of existing things always follows color)。”【162】Meno不满意,而Socrates重新界定说,“形就是体的界限(a shape is the limit of a solid)。”【163】似乎引出“颜色”是要附带地谈起Empedocles关于颜色的流溢说。这样Socrates就给出了定义的一个典范,并希望Meno也依此界定美德。

Meno再次努力,“把美德称为能够追求并且能取得美的东西(virtue is to desire beautiful things and have the power to acquire them)。”【165】而美的东西等同于善的东西。Meno认为并非所有人追求善,因为有的人追求坏的东西。因为知道坏的东西坏的人不会认为坏的东西有益,所以那些追求坏东西的人是不知其为坏东西。因而,“没有人愿意要坏东西(no one wants what is bad)。”【166】然而,取得健康、财富、名誉和地位等好东西是有条件的,必须要以正义和节制的手段(即符合美德的手段)去取得。这导致定义美德再次失败。Meno指责Socrates是带电的鳗鱼,“这种鱼使每一个接近它、碰到它的人发呆。”【170】因为Meno平素就美德发表了上千次演说,现在却陷入迷茫之中。

    Meno用一个精致的论题来质问Socrates:“一件东西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你又怎么去寻找它呢?…一个人不可能去寻求他所知道的东西,也不可能去寻求他所不知道的东西。他不能寻求他知道的东西,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用不着再去寻求了;他也不能寻求他不知道的,是因为他也不知道他应该寻求什么。”【170-171】Socrates说这仅仅是一个空洞的论题,并且给出了一个由祭司们和圣洁的诗人们解释的一个很真实的(对知识的)替代说法:灵魂是不死的,只是在转生之中,因此人必须圣洁地活着。灵魂诞生过很多次,见过各样事情,没有什么东西不在它的经验之中,“灵魂是经历过一切的,所以只要回忆到一样东西,即是人们所谓学到一件事,就不免由此发现其余的一切,只要他是勇敢地、不懈地钻研的。因为钻研和学习无非是回忆(searching and learning are, as a whole, recollection)。”【172】

   为了把回忆说解释明白,Socrates通过暗示和提醒让Meno那没有专门几何知识的仆人发现了面积为已知正方形二倍的正方形(即已知正方形的对角线为边构成的正方形)。仆人获得的知识看起来似乎是从自己心里浮现出来的,因而就是一种回忆。“事物的真相一向寓于灵魂之中,灵魂就是不会死的。”【184】Socrates鼓励Meno要努力求知。

     Meno回到原来的问题“美德是否可以传授”。鉴于美德的定义仍然欠缺,Socrates给出了一个假设性的或条件性的答案:“(因为知识是可传授的),如果美德是某种知识,那它显然是可以传授的(virtue is a kind of knowledge, it is clear that it could be taught)。…如果它不是(知识),那就不可传授。”【186】那么问题转换成为美德是否是知识。美德是善的,因而也是有益的(beneficial)。诸如健康、强壮、美丽、富有、勇敢、节制等东西,唯有在知识引导下才是有益的,“凡是归属于灵魂项下的东西,在智慧引导下就导致幸福,在愚昧引导下就适得其反(all that the soul undertakes and endures, if directed by wisdom, ends in happiness, but if directed by ignorance, it ends in the opposite)。”【187-188】因而Socrates得出结论,美德是知识:“美德如果是灵魂方面的东西,而且必然有益,那它一定是知识,因为其它属于灵魂方面的一切东西本身无所谓有益和有害,只是由于掺入了智慧或愚昧才成为有益的或有害的。由此可见,美德如果有益就一定是一种智慧(If then virtue is something in the soul and it must be beneficial, it must be knowledge, since all the qualities of the soul are in themselves neither beneficial nor harmful, but accompanied by wisdom or folly they become harmful or beneficial. This argument shows that virtue, being beneficial, must be a kind of wisdom)。”【188】Meno接受了Socrates的论证,并且认为,并非天生的美德作为知识是可以传授的。

 

     但是Socrates本人倒对“美德作为知识是可以传授的”这个结论没有那么信任,因为他怀疑“美德很可能不是知识(I am not saying that it is wrong to say that virtue is teachable if it is knowledge, but look whether it is reasonable of me to doubt whether it is knowledge)。”【189】因为传授或教授(teaching)总涉及教师(teacher)和学生(learner),可是Socrates却没有发现有“美德的教师(teachers of virtue)”。这时Socrates求助于在场的Anytus,一位雅典政客,起诉Socrates的实际推动人。Anytus对智者很不屑,认为城邦应该驱逐所有智者,更别说让智者来传授美德。Anytus认为任何一个雅典正派人(Athenian gentleman)都适合做美德的教师。Socrates对此表示怀疑,像Themistocles,Aristides,Pericles,Thucydides都是品德卓绝的人物,可是他们的子女要么平庸甚至没有好名声,最多也就是以专业技术闻名,有的甚至被送到学校接受教育。这一切似乎表明“美德是不能传授的(virtue can certainly not be taught)。”【197】 Anytus怒气冲冲就不再说话了,他警告Socrates说冒犯人比教益人更容易,而Socrates很容易说别人坏。

      Socrates继续与Meno交谈。诗人和政治家在这个问题上似乎模棱两可,如Theognis的诗句一会儿说美德可以传授,一会儿又说美德不能传授。前面既然已经说没有美德的老师,那么也就没有美德的学生,那么问题就是“是否有好人;如果有好人,这好人是以什么方式成为好人的呢(whether there are no good men either, or in what way good men come to be)?”【200】Socrates这时说,前面的讨论有点可笑,因为“没有看出知识并不是使人正确行事的唯一方法(we failed to see that it is not only under the guidance of knowledge that men succeed in their affairs,)。…‘没有知识就不能正确地行事,这样一个判断是不对的’(that one cannot guide correctly if one does not have knowledge; to this our agreement is likely to be incorrect)。”【200】正确的意见(correct opinion)也可以是指导,“正确的意见在指导正当行动方面并不亚于知识。”【201】 那么知识和正确的意见如何区分呢?Socrates说,正确的意见虽然是美好的东西,却还不是推理到原因的即不明所以的,因而是不牢固的。而一旦推溯出其原因,则变成了知识,也恰恰因为这个原因,知识高于正确的意见。

    人能行事正确就是靠二者:真的意见和知识。而美德既然不能传授就不是知识,那么“知识就不是公共事务的指导(knowledge is not the guide in public affairs)。”【204】那么像Themistocles等人就是凭着正确的意见来正确处理国务的。“他们说出了许多真实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205】他们有如神助,像占卜者、预言者和诗人一样。因此,最终结论似乎是:“美德既非出于天性,也不是可以传授的,却是由于神授而具有的,人们受赐而不自知(virtue would be neither an inborn quality nor taught, but comes to those who possess it as a gift from the gods which is not accompanied by understanding)。”【205】

    但是Socrates最后似乎暗示这一结论不是最终的。一方面,或许能够存在那样一个人能够使得别人成为政治家,“在美德方面,这人与别人的关系正如实物之于影子。”【206】譬如Taylor就认为要结合《理想国》和《斐多篇》来理解《美诺篇》;另一方面,我们还应该先搞清楚美德本身是什么。

江绪林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2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柏拉图对话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柏拉图对话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