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巫师,还是救世天使?

飘来飘去
2012-07-15 看过
     阴谋的三个阶段
    “阴谋的危险存在于三个阶段:预谋、实施和实施之后,能善始善终者寥寥无几。”[ 马基雅维里:《论李维》第3卷第6章【5】,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5年版,第325页。]
阴谋的预谋阶段
        在阴谋的预谋阶段之前,还有一个阴谋的诞生阶段,马基雅维里在开场白中就介绍了这一阴谋诞生的根源:“一位审慎贞节的女郎,使他深深陷入了情网,想要设计将她拿下。”甚至迫不及待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我也情愿你们也都像她一样上当受骗。”一位名叫卡利马科的青年被撩起心中的欲火,为了结交卢克佳蕾特地从巴黎来到佛罗伦萨,但是却不得不征服三重困难,即卢克佳蕾的天性正派、富有不衰老的听话丈夫和卢克佳蕾不喜欢结伴玩耍的生活习性。看似困难重重,但是卡利马科接着又分析了自己的三个“盼头儿”,即尼洽老爷的愚蠢、夫妻想要孩子的迫切心愿和卢克佳蕾之母是欢场老手。可以说,正是这三重困难为卡利马科正面突破制造了障碍,而这三个“盼头儿”则为阴谋的预谋与实施奠定了条件。
        从第一幕第一场的主仆对话中,便可得知,卡利马科一个人无法实现自己的欲念,他需要寻求帮手,对仆人西罗直言“因为想着有些事需要你去办”,于是仆人西罗便成为他的第一个帮手。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和《论李维》中分别提出:“搞阴谋不能单枪匹马地干”[ 马基雅维里:《君主论》第19章,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87页。]以及“如果只有一人则不宜称为阴谋,因为缺少阴谋招致的三种危险之一”[ 马基雅维里:《论李维》第3卷第6章【2】,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5年版,第323页。]。
        欲火中烧的卡利马科缺乏实现自己欲念的智慧,不过他却具备第二种“头脑”,即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中提到过的“人的头脑有三类:一类是靠自己就能够理解,另一类是它能够辨别别人所说明的事情,第三类是既不能自己理解,也不能理解别人的说明。第一类是最优秀的,第二类也是优秀的,第三类则是无用的。”[ 马基雅维里:《君主论》第22章,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111页。]当然,这第二类头脑离不开第一类头脑,否则它也会从优秀变作无用,于是拥有第一类头脑的李古潦在第二场正式登场。
        最初的阴谋是卡利马科自己策划的,他只是希望能够制造出和卢克佳蕾邂逅的机会,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奢望,于是在第二场里李古潦只是在劝诱尼洽老爷出来泡温泉。但是在第三场李古潦和卡利马科的对话中提出“我相信,既然你喜欢这个计策,我们就可以牵着他的鼻子走;我就不知道是不是能达到目的。”显然,李古潦此时看出来这个计策的局限性,而且对卡利马科的最终目的相距甚远,同时李古潦也在用这个疑问试探着卡利马科,卡利马科回答说“我还能搞个什么计策?......如果我不是对这个计策还抱有希望,早就死了七八十回了。”至此,李古潦彻底了解了卡利马科的欲念,在表明自己立场的同时提出新的阴谋,“咱们俩总是血性相投,我就跟你一样,恨不得你的愿望能够实现......我想到另一条计策......就算他想到了,也没有时间破坏这个计划。”李古潦的这一段表白,充分显示出自己具备那第一类最优秀的头脑,也可以说是智慧,新的阴谋已经在孕育之中,他甚至已经深谋远虑到阴谋实施以及实施之后的阶段。这时,卡利马科的阴谋集团扩大到三人,而且这三人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不过想要成功实现这个阴谋,三个人还远远不足,何况其中的西罗只是一个不完全知情者。

阴谋的实施阶段
        从第二幕开始,进入阴谋的实施阶段,温泉计划已经退居其次,但并没有被完全弃绝,而是保留它作为一条退路。第二场,在李古潦和卡利马科的诱导下,尼洽老爷自己提出,“除了温泉,您还有别的药方吗?”第三场至第五场全部用来表现尼洽老爷的愚蠢,在第六场中卡利马科正式依计开出“曼陀罗草”的药方,并用计划好的言辞说服了尼洽老爷,限定药方的饮用就在“今天晚饭后”,因为幕后主谋李古潦深知压缩时间对于阴谋的必要性,因为“关于某件事要说服人们是容易的,可是要他们对于说服的意见坚定不移,那就困难了”[ 马基雅维里:《君主论》第6章,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25页。],并且“能在众人中间长期保密,不啻是一项奇迹”[ 马基雅维里:《论李维》第3卷第6章,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325页。]。在这一场中卡利马科犯了一个错误,他对尼洽老爷说“您、李古潦、西罗还有我”一起参加对流浪者的捕获行动,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变故,这里只是埋下了一个伏笔。
        第三幕出现了两个新人物,即卢克佳蕾之母尼斯特拉塔与修士提莫窦,前者近乎尼洽老爷般愚蠢,而后者则近乎李古潦的同党。这两个人加入了阴谋集团,从而是人数扩张到五人,不过事实上的知情者只有三人,即卡利马科、李古潦和提莫窦,这正符合马基雅维里在《论李维》中指出的:“可靠的人也许能找到三两个,但你若想找到更多的帮手,就难以如愿了。”
        而就卢克佳蕾在第10场和第11场的表现来看,她是一个没有独自的智慧,一切依赖天主和圣母的虔诚教徒。第12场尼洽老爷不仅接受自己戴绿帽子的潜在事实,甚至还欢呼,“我是这世上最开心的人了。”尼洽老爷已经完全被这个阴谋集团所蒙骗,丧失了全部的判断力。
        第四幕的第二场,卡利马科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那个错误,“要是我不跟你们一块儿,他就会看穿咱们这计谋。”当然,这点小事难不倒聪明的李古潦,他马上随机应变想出了应对的办法,进而使得阴谋的实施顺利进行。在第九场,尼洽老爷终于亲自把卡利马科送上了自己老婆的床,阴谋大功告成。
阴谋的实施之后
        第五幕发生在阴谋实施之后,在第二场里,放走乔装打扮的卡利马科之后,尼洽老爷自鸣得意地对李古潦描述自己的“审慎”,充满幸福感地说,“我很想你们和卡利马科也在,我们可以跟修士说话,感谢他,为他替我们做的事情报答他。”在第六场,喜剧迎来了皆大欢喜的结局,修士和西罗得到了金钱,尼洽老爷和索斯特拉塔认为卢克佳蕾将顺利怀孕,李古潦得到了双方的认可,甚至卢克佳蕾也利用宗教得到救赎,当然,最幸福的还是卡利马科,他说“我觉得我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幸福、最满意的人,要是这幸福没有被死亡或者时间打断,那我就比蒙福者更有福,比圣徒们更圣洁。”
        正如弗劳曼哈夫特的分析:“马基雅维里的戏剧表明,如果人可以秘密且不受惩罚地放纵自己的欲望,甚至在放纵自己欲望的同时满足别人的欲望,那么肉欲在本质上是无罪的:纯洁对男人或女人来说,都不具有首要价值。”[ 弗劳曼哈夫特:《喜剧药方:马基雅维里的曼陀罗》,转引自《马基雅维里的喜剧》,华夏出版社,2006年版,第19页。]也就是说,具有首要价值的因素是如何做到放纵自己欲望的同时满足别人的欲望,也就是完美的阴谋,以及构造阴谋所必须的智慧。通过《曼陀罗》这部喜剧,马基雅维里正是要告诉人们,实现欲念和构造阴谋的智慧的首要价值,比起宗教的道德观、传统的伦理观等等,智慧才是最为重要的,因为足够的智慧可以达成“皆大欢喜”的结局并且逃避一切谴责及惩罚。
        正是利用李古潦智慧的力量,卡利马科仅只一天便实现了自己的欲念,要是按照最初的计策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而且还将面临潜在的竞争者以及各种危险。在阴谋实施过程中出现的变故,也都是利用智慧转危为安,甚至更加消除了尼洽老爷怀疑的可能性,由错误转变成良机,这都是运用智慧的结果。下面一节将进一步分析马基雅维里式智慧观的内涵。
        
        
        
 马基雅维里式智慧(wit)观
马基雅维里式智慧的四种形态
1.1 历史见识的智慧
        马基雅维里在《论李维》的第一卷前言中写道,“主要不是当今的宗教使世界羸弱不堪,或贪婪的惰怠给众多基督教地区或城市带来的罪孽,而是缺少真正的历史见识。”
        “从广义来说,一切关于人类在世界上出现以来所做的,或所想的事业和痕迹,都包括在历史范围之内。”[ 詹姆斯·哈威·鲁滨孙:《新史学》,商务印书馆,1989年版,第3页。这里仅采用鲁滨孙对广义历史的定义,不涉及他的新史学派的具体观点,即简单地把马基雅维里的历史观世俗化。]而所谓“真正的历史见识”,是品出历史的真谛,让掌握的史实发挥功效,马基雅维里甚至说出“新生之道是使其返回源头”的观点。这种历史见识,并不是套用历史经验解决现实问题的刻板化应用,而是彻底理解历史的基础上,带有“新方式和新秩序”地返回源头。正如布洛赫在《历史学家的技艺》中指出的,历史并不是一门有关“过去”的学问,而是有关人类和人类行为,并且时时介入当前语境的学问。而将历史见识具体到个人的日常生活,则是将历史铭刻进身体内,时时更新且不断在记忆里寻找解决现世问题的智慧。
        在《曼陀罗》中,死读书的尼洽老爷便是历史见识匮乏的受害者,他在第二幕第六场清楚地知道“圣普乔的话儿”,即《十日谈》第三天第四个故事,也是一个愚蠢丈夫戴绿帽子的故事——出家修士堂费力切教在家修士普乔苦行忏悔之法,普乔在外厅如法炮制之时,堂费力切却与他的妻子在内室作乐。只要尼洽老爷具备“真正的历史见识”,必定能一眼看穿当前的阴谋,可他既没有这种历史见识的智慧,又被想要孩子的欲念冲昏了头,最后只得成为一个任人摆布的愚蠢木偶。除了近乎同样愚蠢的索斯特拉塔之外,尼洽老爷因为自己的愚蠢遭到了全部主要角色的蔑视,而他的愚蠢大部分出自历史见识的匮乏。马基雅维里一再交代尼洽老爷是个博士,并且“读了一包波埃修的法律书”,但是他并没有能够将其转化成自己的智慧,反而使自己的头脑愈发僵化,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蠢蛋。

1.2 因时制宜的智慧
“命运”

1.3 极端主义的智慧
“应该彻底避开中庸之道,因为它是有害的”

1.4 结果至上的智慧
“只要结果为善,行为总会得到宽宥”


智慧与道德的优选问题
        在智慧与道德的优选问题上,马基雅维里完全站在了智慧这一面,他无疑是《理想国》中苏格拉底的对手特拉需马科的信徒,即显得正义而实施非正义的行为要比真正的正义获益更多。在《理想国》中,柏拉图的应对是灵魂不朽说,在《斐多篇》中亦有此论述,在此基础上“驳倒”了特拉需马科。但是马基雅维里显然不相信什么灵魂不朽,而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卡拉马佐父兄弟》中借伊万之口说出“没有不朽,就没有德行”,似乎说出了数百年前马基雅维里的心里话,于是德行在马基雅维里这里便失落了。
        马基雅维里认为,君主必须有足够的智慧,知道怎样保留挽救国家的恶行且不必自责不安,进而举出了一系列的恶德,如吝啬、残酷、不守信等等。马基雅维里知道,运用这些恶德需要具备相应的智慧,不然只能导致毁灭,而传授这种智慧就是马基雅维里创作《君主论》 的目的之一。马基雅维里也一再强调“显得具备一切良好品质”的重要性,亦即运用智慧维持表面的道德,将不道德隐藏得“越是隐蔽,就越不应当受到责备”。最后达成皆大欢喜的结局,既满足自己的欲念,又使其他人感到快乐,这样的智慧在《曼陀罗》这部喜剧中得到了最完整的呈现。
        
        
柏拉图 正义之辩与显得正义
陀思妥耶夫斯基 灵魂不朽
车尔尼雪夫斯基 合理利己主义



智慧失落与公民腐败
人性本恶与智慧控制
君主智慧的世俗化恶果——公民腐败
公民腐败加之世俗智慧的失落——城邦覆灭
        
        
 邪恶巫师,还是救世天使?
        马基雅维里对智慧的偏重,以智慧取代道德、正义等传统信念的优先性,认可具备优越智慧者可以享受非正义带来的邪恶收益,同时不必受到谴责。这无异于在财产、阶级不平等的基础上,又添加了智慧的不平等,更惊人的地方在于,无产者与革命者可以采用暴力手段推翻对立阶级并侵占其财产。但是对于智慧优越者,众人却认同,或者说被欺骗着认同,被耻笑的永远是戴了绿帽子的蠢蛋、被骗的守贞女等等低智慧角色。将智慧标准确立为“新方法和新秩序”,真的是一剂良方吗?
        与智慧相伴相生的是计策,或者隐喻为“药方”,运用阴谋诡计达到目的且不被发现,既实现欲念,又受人爱戴,虽然马基雅维里对“爱戴”并不感兴趣,这就成了他所推崇的价值观。道德、伦理、正义等等观念退居到智慧之后,成为一副副假面,君主可以戴着假面作恶,当然,作恶的目的是为了国家的存活。君主的恶行一旦被揭露也不会怎么样,因为就结果来看,他的统治是有益于国家的,而“倘若人们受到良好的统治,他们就不会再去追求或向往更多的自由”。
        但是智慧不同于财产和阶级,它无法在自己的子嗣中传承,“两个有德行的君主相继主政,便可成就大业”,这里的德行也带有智慧的意味,所以这是一件很难达成的事件。依靠智慧兴旺的国家,也会因为智慧的消失而衰落,除非在灭亡之前再度出现智慧的君主,方能使国家继续存在,于是民主的选举制便有了选出智慧者的功用。
        生活在这样的国家中,公民越来越发现智慧的好处,各个沉浸在智慧之中,运用智慧来相互欺骗,获取正常手段得不到的利益。既而这个国家也就越来越依赖于智慧的假面,一旦智慧失落,或者再也满足不了公民的兽性,那么这个国家也就会急剧毁灭。我相信,如果可以像柏拉图那样重新开始建造自己的城邦,不会有人选择智慧作为第一标准,但是如果城邦既已建成,并且已经显现腐败,那么显得道德的智慧便毫无疑问,是一剂维持统治的良方。对于剂量的控制,便成为了延长国家生命的决定因素。
    马基雅维里是一个长着恶魔嘴脸的天使,讲出了天使们不敢讲出的东西,因而既被上帝责备,又被撒旦厌恶。
5 有用
0 没用
曼陀罗 曼陀罗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曼陀罗的更多书评

推荐曼陀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