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枷锁

菱夏
2012-07-14 看过

诗人哈代的小说,不可避免得倾满诗意,对于他爱怜的苔丝,更是干脆将他写成了一首诗:“她周身洋溢着诗意,她的一举一动都是诗……她把诗人在纸上写写的诗,活生生地显现出来了……” 苔丝就是那么一首诗,她有着诗一样的纯洁的圣灵,有着诗一样的美好与气韵:这首诗里交融着热烈的爱与分明的恨;这首诗里满溢着最原始最自然的圣洁与朴实。而这有是一首带着枷锁的诗——活在规则的世界里,被迫接受世俗的评判,在泥潭中自我营救,在挣扎中寻找救赎,在不公的世界中适应命运。她更是有着诗的尖利,诗的抗争,诗的决绝与高傲。她是一首浪漫主义的诗,带有对爱情一厢情愿的热切幻想,却也有着浪漫者的软弱,既质疑世俗道德又深陷道德中不可自拔;而她又是一首满布后现代主义创痛的诗,带着对悲剧命运的愤慨控诉,却在命运的摆布中难寻出路,最后只能用极端来对抗极端。这样的苔丝怎么不会是一首诗?这样的诗怎么不会是一场含着浓郁悲剧意味的的同归于尽? 一、枷锁 越是美好的东西,你越毁灭她,读者就越深刻,越难以接受,越愤懑不平。哈代描绘出的美丽少女,若是生在自然中,肯定是神灵的娇女,快乐而自适。可是社会为她戴上一副枷锁,使她终身无法逃脱命运的苦难,受尽折磨与煎熬。 然而在19世纪的英国,一个女子被某个男人占有之后, 唯一的出路就是跟他结婚, 无论对他有没有感情, 而男子却没有守贞的义务。这就决定了苔丝如不与亚历克结婚,必然被认为是不洁的女人, 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 背负耻辱的名声, 永无抬头之日。而这种传统的贞洁观对苔丝本人也有着严重的影响, 虽然她在行动上否定了传统的贞操观念, 执著追求纯洁的爱情, 拒绝和亚历克结婚。但是在苔丝的内心,道德的枷锁始终越套越紧,让她无处遁形。 二、神的控诉 上帝在何处? 当锋利的枷锁强加与无辜的少女,上帝在何处?当可怜的婴孩被拖来这世上却被众人关上通往天堂的大门,上帝在何处?公正的、万能的上帝偏偏不拯救无错的人,难道上帝也被权力阶层的金钱收买了?在这个世界里,苔丝的人生便成为了一场受人欺凌的含辛茹苦的过程, 全然没有道理可言,这无端的命运不断叩击着读者的心。 夏娃因为偷食禁果而接受惩罚,她自身的错在何处?只是因为她违背了上帝的意愿。是谁苔丝背负失身的罪名?圣经涂写的墙壁已经揭示了这一点。在故事里,宗教已经失去了安抚人心的本意,她带给苔丝的是无休止的煎熬。苔丝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兼有忍让、虔诚、纯洁、宽容、奉献、坚强等诸多品性,这是基督教教导教徒的正面精神,而正是这样的女人,却不受神灵的护佑,然而基督教又教导教众,接受苦难与磨练,无疑在苔丝身上皆有所反应,而,为什么善良奉献的人要接受苦难与磨练呢? 三、诗的消亡 诗们,总爱与世界格格不入。 所以他们常常面临灰烬与消亡。 苔丝最终杀死了毁灭她一生幸福的亚历克,象征着以性命相博地血刃“仇人”——这个仇人,指亚历克所处的权力阶级——他们与虚伪的伦理道德相互维护,正是他们的存在,帮助道德延绵,维持秩序的的时刻有利。所以苔丝的仇人既是道德枷锁,而追踪其根源又是枷锁的制造者和维护者。所以苔丝深陷道德的责难中,矛头指向的不是世俗,所以她不责怪克莱尔,因为他也是世俗受害者,她包容大度地接受回归的克莱尔仍然热烈地爱恋着他。她的矛头直指魔鬼,最终拔出勇气与利刃,像一首诗那样,奋不顾身地攻击,视死如归的气质。这样一首诗,总是与现世格格不入,所以她的毁灭是必然,她的消亡受到世俗道德与法律的保护。

1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德伯家的苔丝的更多书评

推荐德伯家的苔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