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普的绿眼睛

LetsRa!n
2012-07-09 看过
奇普,有着奇异的双色眼睛,一只和80亿人差不多的棕色眼睛,一只居然是绿色的!这只独一无二的绿眼睛,宣告了他在“统一纪元”的特殊性,而他不愿改换眼睛颜色的原始冲动,最终导致了他的叛逆。

这是美国作家艾拉.莱文写于1970年的反乌托邦小说《这完美的一天》中的情节,听起来有点另人迷惑,但当你看完小说后,我敢说,还有更多的情节会让你感觉悚然。

悚然的不仅仅是指故事情节,更是指在艾拉.莱文笔下,那个一切统一的世界给阅读者造成的心理压力。它看似祥和安康,井然有续。所有的人讲一种语言、吃同样的食物、穿相同的衣服......可是,每个人都是没有名字的,只有以数字命名的代号,住在以数字划分的区域,生老病死已经由“统一电脑”做好了安排,连做爱也被安排(其实仅仅可以)在周六进行,伴侣当然也不能由自己去挑选。

“这完美的一天”就是一个科技高度发达,并完全统治了人类思想以及情感的乌托邦社会,群体无意识,人性淡化,浑然不知地活在“美妙的当前”,是另一种高级的行尸走肉罢了。像奇普那样从外貌不统一到内心有疑惑的人,是病人!在例行的治疗中就会被打一针使其回复到麻木之中。

乌托邦的社会构想就是完美理想的极大化,超越了常识和人性本能,遍布空想的色彩。艾拉.莱文在这本书里也是想阐述这个理想幻灭的痛苦吗?如此高的科技,却无法带给人类情感的充盈,相反的是,它的制度导致情感丧失,民主泯灭,人类的文明在僵化中走向毁灭。“统一电脑”实实在在变成了另一个东西,“这是一头直接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怪兽”,将美好的理想击个粉碎。

艾拉.莱文用不加个人感情渲染的手笔,细致描绘出了这个世界中的人如何从成长到老死,而如奇普那样的有感知的人又是如何觉醒并反击这个冰冷的机器。由统一到裂变,故事虽为白描却充满张力,步步紧逼。

坚决走上自省之路的奇普,为了达到目标彻底更换了自己的绿眼睛,这种妥协是他为了自由和信仰的付出。只可惜他也彻底失去了本我的一部分,在随后不可或知的追寻中,他能否找到真正的自由之岛,能否让世界完美如他(们)所想就不得而知了。

感谢艾拉.莱文,他的这部作品为文坛著名反乌托邦三部曲:《我们》、《美妙的新世界》及《一九八四》增添了新的成员,也对乌托邦本身提出了置疑――那些提出乌托邦社会完美构想的人,却无法将社会行之有效地管理与建设,他们只追求完美,但并不能达到完美。

正如创建“统一电脑”的那群人,为求统一控制他人的思想和情感,这无疑是对人性、民主的最大蔑视,也是自身权利欲望的终极表现。在当今社会,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这个虽然写于70年代、充满预言般的故事,却或多或少让我们看到些须当下的问题。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这完美的一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这完美的一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