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这是起点小说

拂衣可同调
2012-07-06 看过
假如这是起点西方奇幻小说,那么它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

我们的主角骚年身世平凡,但从小天资聪慧有如神选之人,一路遇见各路前辈垂爱,从一个早年丧亲的穷小子一路平步青云步步高升的进入了法师塔的世界。
我意思是这是一帮子本来很有天分的法师聚集在一起纯理论研究一种不带杀伤意义的宛如用火药造烟花的事务的法师塔。他们一生都不事生产,只用专心玩儿【蛋疼的】烟花游戏。
由于【虽然我没看出来的但】在他人眼里显而易见的他卓尔不凡的资质和【一如既往的】前辈的垂爱,骚年被小学同学们孤立了,但这不妨碍他主角光环普照众生。
他光芒万丈的升入了中学,中学时期遇见了一生的好基友。
好基友是俗世贵族,他虽然进入法师塔学习,但将来不会跟骚年一样走上【没有财富的】穷比【没有地位的】屌丝【没有婚姻而】孤老一生的道路。
【虽然我内心深处隐隐认为骚年走上不归路的原因并不是他热爱造烟花的法师塔,而是因为他没有和好基友一样的俗世出身】
基友非常热衷于跟这个法师塔世界的规则对着干,常常宣讲俗世的好处,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出于对俗世中种种勾心斗角的厌恶,他对这帮【因为吃干饭而且反正大家都没攻击力而】和平相处的【废物】法师还是很有认同感的。
但前辈们不能允许基友传销似的在他们弟子面前颠覆且抨击他们的世界观。
于是前辈们对召唤兽骚年说,去吧骚年去征服他。
从此他们开启了一条相爱相杀的中学道路。
因为对手基友的强大,以及前辈们【又一次】的垂爱,骚年在中学时期又一次的出尽风头,并且为自己以后的【男】后宫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受到各路英雄的追捧抬爱。
到高中毕业的时候,基友要离开了,基友与骚年已经【按照某种神秘的定律一般】惺惺相惜起来了。
基友感叹说骚年啊当我离开这里回到俗世变成混蛋王八蛋的时候你还是这么纯洁无暇我一定就配不上你了你一定会看不起我了一想到这里我就感到心如刀绞万分心痛。骚年回答说不要如此悲观基友当你功成名就衣锦回乡的时候我却还是个穷比屌丝孤老一生的魔法师难道这还不足以让你内心感到平静吗。基友若有所思道你说的很对啊骚年。
于是他们分开了,好基友迈入了社会,而骚年进入了【和以前几乎没什么不同的】无所事事的大学时期,而法师塔的大学时期和我们最基本的区别在于:他们连期中期末考都没有!
在这时候,【由于作者的执念】东方奇幻修真乱入了。
骚年到了一个爱好东方修真的住在竹林里喜欢下围棋和占卜的谜样长老那里去学习。经过一段时间【我什么都看不懂的】学习,他受益匪浅。
结束了这段【我完全没明白的】学习生涯后,他重返校园,这时候他再一次见到了基友。但骚年和基友都双双对对方感到失望。基友认为这种没有杀伤力纯以理论研究为基础的法师塔在乱世之中没有任何意义但对这伊甸园里的生活状态他又怀着【仿佛我们怀念大学生活般的】向往。骚年觉得基友变得更世俗了,双方都无法认同对方的三观,于是“当普林尼奥动身离开之时,两人都有解脱之感”。
接着在俗世里占据统治地位的宗教组织治下的修道院邀请法师塔派人过去指导烟花理论。于是骚年因为曾经的【金手指】荣光被法师塔的高层人物派出去了。
骚年在修道院中认识了第三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前辈。前辈循例对他又垂爱了。而政治斗争也在此初现端倪,法师塔之所以要与该修道院修好,是因为此前辈其实是宗教组织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骚年为了不被法师塔高层调去一辈子做苦工,于是答应为法师塔和宗教组织在前辈面前美言。当他【出于剧情发展而理所应当的】圆满完成任务之时,他被调回了法师塔并且继承了法师塔中烟花游戏里最高荣誉称号——玻璃球大师,然后开始了玻璃球大师【虽然我一丁点都不懂但是感觉非常厉害的样子】的工作。
【我必须说我以为这是波澜壮阔的政治斗争的开端,之后骚年接触到玻璃球游戏高层的政治核心,然后世界动荡开始,玻璃球游戏法师塔世界观崩塌,骚年人格扭曲,基友王八之气侧漏稳定世界,然后基友和骚年越发的分道扬镳相爱相杀之类的剧情大尺度上演,但我错了。】
玻璃球大师与此生第二位基友【简称贰基】相好在大学时期,贰基是典型的法师塔人物,才华横溢但生性敏感又神经质,对骚年充满了爱,并且是骚年狂热粉丝后援团团长。贰基参与了骚年人生中几乎所有玻璃球游戏竞赛,是骚年事业上的好帮手——但除此之外没啥戏份,我只是稍微提一句有这个人物。
就在骚年逐渐对法师塔存在的必要产生怀疑的时候【经过了快三百页你终于承认这一点了啊废材】——他第三次遇见了基友。这次基友被俗世折磨得变得越发像一个成年人了【真是可喜可贺】,而骚年经过宗教前辈的教诲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是一个纯粹的法师塔人物,因此他们双方坦诚布公的交谈了一次。基友承认他现在和当年都一如既往的爱着骚年,骚年认为基友当年的傲娇行为情有可原并且对基友现在的生活状态表示了十分的担忧。他们的交往更进一步【也是纯洁的】升华了。
基友在骚年爱的帮助下重拾了生活信心并且也回馈给骚年自己的爱【大误!
而骚年最终发现了玻璃球游戏的真相,希望重新找到人生价值,并同意承担起基友的儿子的老师这个职位。【虐吗?
当骚年放弃了荣誉、工作和贰基,脱离了他侍奉了一生的法师塔,包袱款款的投奔基友开启征服银河之路后——接着没两天就因为高原反应而死于晨练时的游泳。【作者坑爹啊!

于是这个故事其实是告诉我们下水前一定要保持状态良好并且要做下水前的准备运动,否则很容易溺水身亡而造成一生的遗憾。【根本不是!

事实上我必须承认,击中我去看玻璃球游戏的是书中的一段话:
“我们既已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因而我对你也就没什么可奉献的,我双手空空,没有忠言,没有抚慰,没有友谊,我伸出援助之手,对你又有什么益处呢?我坦白承认吧,你当年掩藏在轻松快活表面之后的不安与不幸感,颇令我反感和烦恼,它们向我提出给予你关注和同情的要求,而你的轻快态度又恰恰提出了相反要求。当时你让我觉得有些烦人而且幼稚,此外多少还有点寒心之感”
这淡淡的有礼的疏离感,在好友之间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ヽ(●′∀`●)ノ 我就爱看这种调调!于是我欢乐的下了TXT,然后经历了“- -”到“= =”到“(⊙o⊙)”到“╘═╛╰(-_-╰)这他妈到底说了什么老子一点都看不懂啊”。
捂脸,对不起黑塞亲,我就是这么没文化语死早的人。
但那段碉堡了的话反复的出现在我的思想里,最后我终于决定就冲着这如此优雅又高贵的分手宣言我就算是文盲也应该把这小说买一买。
于是我买了,再然后,我还是看完了。
是说纸质书比TXT最大的好处就是TXT只适合看网文,对这种书恐怕还是只有纸质书才能让人看得下去。

以及这是写给所有看了开头不知所云根本没看懂的朋友:
事实上这本书里有三个世界,第一层世界是玻璃球游戏大师克乃西特所生活的世界,这才是故事真正发生的地方。
第二层世界是虚构的世界,整本书就是在第二层次世界出版的第一层次的克乃西特的传记。
第三层才是我们真实世界。
如果打个不合适的比喻,就仿佛我们看新闻联播一样。第一层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第二层是权力阶级保障过滤后的事实经过,第三层才是在电视机前观看的我们。

这本书的序和前言都向我们叙述了这样一个第二层次:这是一个不允许个人崇拜的世界,它不认同这位虽然登上了巅峰的荣耀但最终背叛了玻璃球游戏的大师,不认同这位大师在后期的理念。并且这个世界里有很强的权力阶级来保障贯彻它的世界观。因此在第二层出版克乃西特传记是危险的,也不要指望这本书里有露骨的违反第二层世界观的东西出现,所有的东西都隐藏在第二层之下。
在开始克乃西特一生前的所有段落,无不是在反复强调说明这样三句话:1、作为第二层的编者我们认同第二层的规则;2、作为第二层的编者我们出版这本传记毫无挑战第二层权威的想法;3、作为第二层的编者我们出版这本传记是完全不违背第二层规则并且对于第二层的学术研究有一定的必要性。
这是在法律以及政治上脱罪的托辞,除了让我们看清楚第二层的规则以外,实际作用并不大。

这本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克乃西特在进入修道院之前,第二部分是克乃西特成为大师之前,第三部分则是剩下的内容。可以说第一部分在第二层规则的压制底下是非常平淡的,叙述了克乃西特的成长经历和重要的人际交往。反正我承认我是为了看到击中我的那段话才勉强自己憋屈的看下去。

但第二部分中当看到克乃西特进入了修道院,那重压之下的平淡就已经掩盖不住政治的潮流了,越看越会觉得在第一部分里那些絮絮叨叨毫无联系的事务其实都是一种铺垫。事实上我觉得玻璃球游戏的高层并非如同书中那样宣讲的毫无世俗经验。
首先是修道院不止一次曾经邀请过玻璃球游戏高层派遣人员进入修道院教学——实质上的建立外交关系,但玻璃球游戏高层始终未有同意这一点,并且可以从文里看出他们一直是对修道院没有对应的尊重感的,对他们来说是纡尊降贵与其保持联系但并不同意建立任何关系。但在这一时期,他同意派遣一位年轻有为虽然没有身负官职但份属自身团体的人员进入修道院教学,这是不是高层们已经感受到俗世的动荡的前兆呢。
其次是克乃西特和高中时期的对手普林尼奥的相逢,毫无疑问无论是对他们哪一方而言这都是一次失败的重逢。但普林尼奥提出的问题难道不正是一种世俗社会对待玻璃球游戏态度的折射吗?“从他的研究课程和考试毕业,说到英国之行和南方旅游,一直说到种种政治集会和他在国会的活动。他还在叙述某件事的时候,说了一句听着有些威胁和警告意味的话,他说:“你瞧着吧,很快就要天下大乱了,也许会爆发战争,完全可能的,到那时,你们整个卡斯塔里的存在都会受到严肃指责的。”
“当然,我不赞成干扰卡斯塔里的继续存在;否则我现在不会在这儿了。不论怎么说,你们在物质需求上一贯十分节制,然而卡斯塔里每年仍要国家支付一笔相当可观的款子。”
并且在这次相会后,玻璃球游戏高层的人员任职不但有所变动,他们还突如其来的同意了克乃西特进入体制内,克乃西特可算是一个典型的玻璃球游戏之人,在他尚且年幼无知时期就被甄选进入精英学校学习,事实上他童年由于玻璃球游戏世界的存在受到了很多好处。因此将这样一个纯粹的玻璃球游戏之人,又有卓越的演讲者能力——从和普林尼奥的斗争中锻炼而来,又积极好学的青年派到修道院所取得的成就,必然是比其他人更适合的,更能取得他们在政治上的成功。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卓有成效的政治举动,在克乃西特成功的完成外交任务之后,即被召回卡斯塔里并且迅速的成为了玻璃球大师。
第二部分是在平淡之下波涛汹涌的暗流,克乃西特在这期间只是隐隐对政治有所体悟,并且尝试着对这种世俗社会才有的粗鄙的有目的的交往和利益勾结找出一种平衡感。但他随之进入了第三部分。

第三部分是在他当上了玻璃球游戏大师之后。很不可思议的,原本应该纤尘不染的卡斯塔里围绕着玻璃球游戏大师这个称谓有着多少神奇的举动?首先人们敌视玻璃球游戏大师的“影子”人物,并且逼迫着这个不幸的人最终自动离职在短期内死去,虽然死因是意外。接着人们开始文质彬彬的角逐卡斯塔里最高的荣誉,与世无争的克乃西特斩获荣耀——这让我阴暗的考虑到是否高层正需要如此一个毫无权力欲望的傀儡。他担负起大师的工作,并且克服万难的打败或者说征服了所有挑战者。他已经从一个政治新手转变为精通职场斗争的领导者了。
虽然在文里他依然是那个品德高尚工作勤勉的玻璃球游戏大师。但我们从他对待狂热的追随者兼好友德格拉里乌斯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已经有所改变,他洞察他的思想,采用对正事无关紧要的手段安抚他敷衍他,有选择的告诉他一些事实并且隐瞒另一些,德格拉里乌斯已经不仅是朋友更是下属。
在第三部分里的内容大多数是他的工作上和技艺上的成就称述,但真正让我觉得他的转变的恰恰是他所递交的辞职信,信里的内容不仅让玻璃球游戏的高层震惊,因为他们只看到了他的表面,第三部分事实上也是只描述了表面,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他的辞职信也同样的对我造成了震惊的效果。
我不知道这否出于编者对于第二层次规则的考虑。而辞职信的内容则让我有理由相信,在克乃西特人生的第三部分其实并不应该是传记里那么学术和枯燥的,他仍然是一个正直的人,但他的思想已经发生重大的变换,他开始认识到卡斯塔里存在的巨大问题。但他的玻璃球游戏思想和世俗的思想激烈的转捩点被掩盖了,他也真正的学会了政治艺术,整篇信函的措辞不但十分圆滑不让人反感并且看上去十分真诚。

他毅然的脱离了玻璃球游戏。但不幸的是……结局,结局十分坑爹。
当然作为一个语死早的人,对于结局隐喻了什么我是一点都不知道啊,我只觉得作者来了个陨石坑结局——由于想坑了,于是流星雨降落下来毁灭了世界。
因此这如果是一个正统名著必然是隐喻了我不懂的什么,反应了我不懂的什么,折射了我不懂的什么。
如果这是一篇起点西方奇幻小说,那么就是:慢热型架空西方奇幻东方玄幻修真为一体的文笔艰深伏笔千里【最后烂尾】的大作。

附注关于传记后的诗歌和三篇小说:

诗歌部分我很喜欢,尤其喜欢那篇“阶段”。摘选如下:
如同鲜花凋萎,青春会变老,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曾鲜花怒放,每一智慧,每一德行都曾闪耀光彩,却不能够永恒存在。
我们的心必须听从生命的召唤,时刻准备送旧迎新,毫不哀伤地勇敢奉献自己,为了另一项全新职责。
每一种开端都蕴含魔术力量,它将保护我们,帮助我们生存。
我们快活地穿越一个又一个空间,我们决不拘泥于哪一种乡土观念,宇宙精神使我们不受拘束,它鼓舞我们向上攀登,向远处前行。
当我们的生命旅程稍稍安定,舒适生活便使意志松懈,唯有时刻准备启程的人,才能够克服懒惰的习性。
也许在我们临终时刻,还会被送进全新的领域,生活的召唤真正永无穷尽……
来吧,我的心,让我们快活告别!

至于三篇小说,第一篇讲了一个小孩子如何成为一个母系氏族中的巫师并且最终死在祭祀上的故事。第二篇讲了两个好基友修道的一生。第三篇讲了一个小孩子在俗世中挣扎失败并且最后获得圣人救赎接着就“再也没离开过森林”的一生。

虽然书上说这三篇小说代表了三种宗教或者其他什么的,但……奈何我是语死早的人啊!我看不出来啊!
如果要我说,我认为第一篇其实就是克乃西特的另一种人生,他成为了巫师【玻璃球游戏大师】,学习了一部分有用的技能诸如什么时候播种,分辨各种医药等等【类似于卡斯塔里外派俗世的初级教育者,也是唯一的对俗世有所帮助的一点】,也学习了一部分自以为有用其实在我们所有人眼里都十分明白这是扯淡又无用的技能,诸如祈雨、献祭、巫咒等等【特指玻璃球游戏本身】。
这个克乃西特并没有传记中那个克乃西特的好运,他并不知道他的一生最高的荣耀其实都是毫无意义的,占星术、巫术事实上根本是毫无用处的,是的它们的确神秘又美丽。但这些高贵虚无的玩意儿既不能改变氏族的命运,也不能创造出一星半点价值来。他和经历挣扎脱出卡斯塔里的克乃西特不同,他这一生所坚信的并不是真理,他为之奉献出一切的祭祀也不会使任何事物有所改变。他度过的一生是蒙昧的一生,并且更加悲剧的是他把他的这种命运复制给了下一代的巫师。
第二篇的两基友修道士在我看来是克乃西特和普林尼奥,他们各自修行的方式则是卡斯塔里和俗世的两种思想交锋。卡斯塔里不可以脱离现实存在,但纯俗世也不能毫无信仰——其实就是马克思他曾经曰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卡斯塔里你没钱说个鸟,俗世你光有钱说个鸟!你们要既相亲相爱又不能相互脱离对方啊——奈何我是语死早啊,初中政治这么学术的东西被我说得这么粗俗。
第三篇其实是普林尼奥的另一种人生。传记里的普林尼奥他参与卡斯塔里人的思想,离开并反叛过,再度受到卡斯塔里朋友克乃西特的帮助,最终他取得了生命中的平衡——喂克乃西特,这么看来其实普林尼奥才是人生赢家啊!
而这篇小说里的普林尼奥,他受到过圣人【卡斯塔里思想】的感召,在俗世中依然受到了家庭、爱情、生活上的挫折【返回俗世】,他得到了圣人的帮助,但很不幸的是他的肉体和思想都被圣人玩儿过头了,于是他被洗脑并对俗世绝望,再也不能达到两种思想交融的境界,一生都居于山林避世,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世。

以上是作为语死早的不负责任《玻璃球游戏》解读,你可以觉得有点儿意思也可以觉得TMD都是扯淡。
我更倾向于这一切都是扯淡。

免责申明: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我只告诉你我看到什么。
记于2012年7月6日第一次阅读《玻璃球游戏》后
1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玻璃球游戏的更多书评

推荐玻璃球游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