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邢岫烟

卞瓷郎
2012-07-02 看过
大多知道红楼的人,很少会注意邢岫烟这个名字,广大群众更有可能连这三个字里都有两个不会念。她在书里出现的晚,而且疑似酱油,所以总让人有无足轻重之感,就算开口说话,也和空气一般,其存在感之弱几乎可以和迎春打个平手。

说来她最有名的段落就是教会贾宝玉怎么回妙玉的名帖了。土馒头畸零人,词儿很妙,可来回对话中,也没有见她自己立出啥性格特点,通篇都仿佛一个传话的,通过她将谪仙妙大师白描了一番而已。

不过,如果回头重看关于她的段落,前后一连,有趣的地方绝不少于几大主角——曹雪芹真是个灯谜高手啊。在浩瀚的红学研究史中,关于邢的评论其实不少,连刘心武老师都很郑重地谈论了一下她,何等造化啊,岫烟快谢谢老师。

若以金玉分喻红楼中众女子,邢不容分说就得划入玉的阵容里去,她的寒,忍,隐,都是其显著特色,一穷二白是事实,贵为小姐寄人篱下不说,还很倒霉的被贾母邢夫人王熙凤踢球儿似的踹了一圈,最后扔到锯嘴葫芦迎春屋里去,不要说保障,连尊严都很勉强,不但被扣了月钱贴补家人,下人还高低眼看她,恨不能倒跪回去跟婆子丫头喊主子,处处白眼,窘迫时连衣裳都当了,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里郎当个光膀子去了聚会,和她一起进园子的宝琴妹妹简直如同茜茜公主皇后回朝,披金挂银,众星拱月,她缩在一边厢颤颤巍巍,最后是得了件人家送的红披风,才算是日后没太折众小姐公子的面子。

到这里曹雪芹阴测测的坏,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把众姐妹嫂子的穿戴打扮跟时尚街拍似的描摹了个够本,到了邢岫烟这里戛然而止,最后还是借了平儿之口说了句“就只他穿着那件旧毡斗篷,越发显的拱肩缩背,好不可怜见的”,又十分厚道的送了件羽纱斗篷。随即出了虾须镯被盗事件,平儿的多面性在此展露无疑,她当时就怀疑了可怜的穷姑娘邢岫烟,结果最后才知道贼是宝玉屋里的——无他,皆因邢姑娘太穷了,穷,在众人眼中,就是她的作案动机。而事后,平儿体贴的和麝月说了自己如何将此事掩了下来免得闹大,明的暗的树了功业,得着了满堂赞许。至于对邢岫烟侮辱性的质疑呢?她可毫无愧疚之意。换个念头一想,假如真是邢岫烟的丫鬟偷的呢?只怕温厚和善的平姑娘就会拿出另一番手段了,这一转念,真叫人捏了一把冷汗。

而实际上,邢岫烟并非与其他人眼里看去一样,穷酸窘迫小家子气,只知道粗手扎脚站在一边张着嘴看这金玉琳琅世界。老曹安排了一段吟诗咏梅,正式对决的没有别人,正是倍受宠爱的宝琴妹妹和透明人邢岫烟。诗的内容不赘述,像笔者这样没文化不懂平仄的人都看得出来,宝琴韵脚平平,把那些甜腻的词汇一删,基本就跟三句半差不多,而邢岫烟的诗则格局宏大,用句俊采神飞,既旖旎又豪气,尤其“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绝对是看后让人一凛的佳句。但是最后众小姐公子的评分是什么呢?大家都硬说宝琴的诗就是好就是好,至于邢岫烟,写完了就写完了,好了你可以走了。要知道评论的人里可是有黛玉宝玉湘云这样“真性情“的风流才俊啊,老曹你这么写是为什么呢?很多人肯定会认为老头腌菜酸枣吃多了,写傻了,但是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他绝对是故意的!——贾母那句我知道你们都生的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可不单单只讲给丫头婆子听的。虽然这是琉璃世界,可芦雪庵也不是真空无菌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得势的人,一朝得势,处处得势。这一点,宝黛也不傻,自然不会免俗,更何况宝琴衣裳亮丽,后台过硬,还能说说国外见闻,新鲜好玩,也怪不得众人爱不释手。相比起来,倒霉的邢姑娘跟大傻邢夫人一个姓,来的时候也土气寒酸,她的频频遭人忽视,是老曹对贾府颇带调侃的嘲弄。这在四十九回开篇就不带声色的点了两次。贾宝玉那句“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这句,夸的是宝琴薛蝌李纹李绮,没有邢岫烟的事儿,倒是大场面见惯的晴雯,反而敲锣打鼓喜不自禁跟袭人说“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象一把子四根水葱儿。”,她不仅夸邢岫烟清秀好看,而且把她还摆在头一个说,难道贾宝玉审美还不如晴雯?说白了,邢岫烟穿的太寒碜了,所以富贵公子宝玉全然没把她放在眼里,真玉倒不识玉了。

那么是不是对于邢岫烟种种不公平的待遇就这么过去了呢?这时候带了这个疑问再去好好看看关于点拨宝玉回妙玉名帖的对白,估计就能明白,邢大妹子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癞蛤蟆敬礼,露一小手了。妙玉眼高于顶言谈刻薄,看见谁都觉得低自己一阶,连黛玉宝钗尚瞧不大上,遇上穷人如刘姥简直是百爪挠心,但这样的人物却能与邢岫烟相处十年多,有来有往,教书识字,自然不是简单一个人性本善可以全部解释得了的。悟性高如宝玉都挠破了头的“畸零人”,邢岫烟只瞥一眼,就能几句不经意点拨,把宝二爷震的醍醐灌顶,着了焦雷一般,批评起妙玉来也是字字精狠,其大智慧到此时才一露真形,随后又该干嘛干嘛去了,简直是少林寺里的扫地僧也不能比喻的存在啊。

但邢岫烟的塑造还没完。她和宝钗开始走的近,让人忍不住觉得这俩人挺相似。何况宝钗屋内似雪洞,穿着质朴,少言寡语,写个”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也挺带感,看着是和邢岫烟挺像的。——但有趣的地方是,宝姐姐多少有点装穷,装朴实,装云淡风轻的意思,写句豪迈诗,不小心还露了点真野心;而邢岫烟,则都是真的。她真的穷,真的朴实,真的云淡风轻,要比豪迈,她的境界早就升到了银河系。随便举个例:探春送了邢岫烟一块碧玉佩,邢岫烟没说什么就戴上了。薛宝钗一见,跟邢岫烟足足说了一车一海的话,严厉到滑稽——“他见人人皆有,独你一个没有,怕人笑话,故此送你一个。这是他聪明细致之处。但还有一句话你也要知道,这些妆饰原出于大官富贵之家的小姐,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然七八年之先,我也是这样来的,如今一时比不得一时了,所以我都自己该省的就省了。将来你这一到了我们家,这些没有用的东西,只怕还有一箱子。咱们如今比不得他们了,总要一色从实守分为主,不比他们才是”——这话说给林黛玉,只怕林妹妹立马要“冷笑一声”,全面对敌了,可邢岫烟的冷静强大完胜二姝,她的解困方法是以退制进,先是“笑道”,随后又立刻表示马上回去摘了。这反应之快,连薛宝钗都应之不及,尴尬之余,只有自己绵里藏针打圆场说“你也太听说了。这是他好意送你,你不佩着,他岂不疑心。我不过是偶然提到这里,以后知道就是了”,邢岫烟 “忙又答应”,这客气小心可比针尖麦芒还扎得人肉疼——她不是不会斗,是不想斗,不屑斗。这场金与玉的对峙中,玉早就飘然入方外,不在五常中了。

邢岫烟的出色还体现在凤辣子对她青眼相看上。王熙凤是势利眼的祖宗,而且一直瞧不上自己的婆婆邢夫人,可在对待邢岫烟上,她莫名其妙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流露出了自己的好感,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其质如玉,纯而实。邢岫烟丢红袄,婆子泼辣到反骂过来,正巧凤姐遇上,气个半死,对于任何人来说,不说泄愤好时机,也是看热闹的第一排正座儿,可邢岫烟却拼命劝阻,凤姐虽然作罢,也忍不住好奇,这一好奇,让她得以近距离的仔细观察这个不起眼的姑娘,这才发现她住了这么久,把贾母给的旧衣薄被都一一收着,此为重情。这个举动确实让王熙凤对邢岫烟有了改观,半真半假送了大量贵重衣服皮裘来,到了这里,大多人肯定就受了,可邢岫烟此时绝不圆滑,二话不说把衣服退了,还给了小厮个荷包,风骨凛然,把之前宝钗双生体的嫌疑一洗而空,此为女中君子。贾宝玉奉承她“超然如闲云野鹤”,不明不白间倒点了题。

貌似是金,实则为玉,邢岫烟好像是整个园子里最不受重视,最遭委屈的一个,虽然也有温暖,但更多的总是不如意。但多亏了这不如意,最后她远远的走开了,于忽喇喇似大厦倾之前,先一步迈出了这小小的脂粉国,如做了一场与她无关的秋梦一般,轻轻的,笑笑的,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她的后半段命运已经不得而知,按宝玉的惆怅而解,似乎最后还是遭遇了什么很惨痛的结局,但谁知道呢?这个糊涂世界,重要的总不是到达,而是旅程,作者送给她的一份最大的礼物,就是那颗自由的,真实的灵魂,这是其他姐妹所不能有的最大的亲睐了。
343 有用
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3条

查看更多回应(73)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