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复的晚年

迟木
2012-06-29 看过
P216—217 第十一章 晚年时代

    作为晚清介绍西方思想第一人的“圣人”,严复对东方和西方同时产生了失望和幻灭感。严复对革命党共和制一向抱有反对,而差强人意的袁世凯也未能挽起混乱的局势。西方世界正值一战酣战未息,严复开始将思想的情感转向中国。
    他指着西方那幅毁败的图景说:

“文明科学,终效其于人类如此,故不佞今日回观吾国圣哲教化,未必不早见及此,乃所尚与彼族不同耳。”

    严几道之能超越于李张、康梁、甚至孙中山之辈者,就在于他能以其深厚的中西学养,站在人类文明和社会学、哲学的角度上评判时事,不趋附俗流,也能因此留下为后人反思的基础材料。

    他的悲痛溢于言表:
“不佞垂老,亲见脂那七年之民国与欧罗巴四年亘古未有之血战,觉彼族三百年之进化,只做到‘利己杀人,寡廉鲜耻’八字。回观孔孟之道,真量同天地,泽被寰宇。此不独吾言为然,即泰西有思想人亦渐觉其为如此矣。”

    无论时事如何卑鄙艰难,严复从未完全抛弃西方先进思想,也未曾抛弃中国传统。但他的家庭生活方式,却仍然是中国传统的,对子女的教育是中西兼容的。
    他说,“四书五经,固是最富矿藏,惟须改用新式机器发掘淘练而已。”以下他给子女们的遗嘱,值得玩味:(序号为我所标)
“1、须知中国不灭,旧法可损益,必不可叛。
  2、须知人要乐生,以身体健康为第一要义。
  3、须勤于所业,知光阴时日机会之不复再来。
  4、须勤思,而加条理。
  5、须学问,增知能,知做人份量,不易圆满。
  6、事遇群己对峙之时,须念己轻群重,更切勿造孳。”
第1条即可体现以上我所说的中西立场。在鉴别估价中西文明的智能上,严复比起后起年少轻狂的胡适、陈独秀之辈要高明十倍。只是历史似乎并没有沿着严复的路线走。
第2—5条皆是有着儒家处事色彩的慈父忠言,既激励劝勉,又警世明德。尤其第5条,直是严复老庄思想信仰的体现,或者说儒道调剂互补的人生哲学。
第6条,最鲜明地显示出严复平生至重大之思想贡献之一:群己权界。这是取自英国社会思想家穆勒的理论。在人生最后一刻,他仍不忘切切叮嘱“己轻群重”,至德公心可谓极矣。

    据说,严复与当时的思想界人士曾经发现老子、庄子的思想里含有民主、平等、自由,甚至宪政思想。即便这个说法有些道理,在学理意义上也都是要打折扣的,更何况那些不可能是西方政治哲学范畴内的科学概念。
    严复对老子和庄子思想曾发生极大兴趣,提取比较了很多《老子》中“先于泰西之言”。而在晚年,则更向庄子靠拢。认为《庄子》比《老子》“更明确地论证了万物世界里的相对性、短暂性,以及所有的目的和原则的根本不重要。”这一点我当年读庄子的时候也深有感受。庄子思想里的那种无中心、相对主义和解构色彩实在令我们现代人大为吃惊。严复引《庄子》原文“仁义,先王之蘧庐也,止可以一宿,而不可以久处。”说,庄子“使生今日,则当言平等、自由、博爱”。崇敬固然可矣,但作此言论,实在有些为古人捋胡须。不说从语言哲学角度,庄子绝不可能作此语辞,便是“博爱”,也更近于墨翟才是,怎能出于庄子之口呢?

    严几道先生最后见时势与人寿俱枯,不免转向“空”。
    1912年,严几道回到福建家乡的村子,给他的门生熊纯如的一封信写道:
“坐卧一小楼舍,看云听雨之外,有兴时稍稍临池遣日。从前所喜哲学、历史诸书,今皆不能看,亦不喜谈时事。槁木死灰,惟不死而已,长此视息人间,亦何用乎?以此却是心志恬然,委心任化。”

    心志恬然,委心任化。这八字说得极好。我也不愿相信,以严几道之高远寥廓,竟只对人世怀抱悲观或绝望而终去。不如说,他像弘一大师一样,是悲欣交集的。

(以上所引原文均出自本书,未实查。且为1996.4版。)

1 有用
0 没用
寻求富强 寻求富强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寻求富强的更多书评

推荐寻求富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