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向宗教的智慧面

蓝文青
2012-06-27 看过

“科学对我们的有意义,不仅因为它帮助我们控制了这个世界的某一部分,而且因为它展现了我们永不可能掌控的东西。”不知道作为全世界最大无神论团体的一员,每一个中国读者看见阿兰•德波顿这句话会不会觉得吃一惊。我们不是要“战天斗地”“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嘛?我们不是说“人定胜天”的吗?我们不是具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么?这样悲观的论调,让我们该摒弃还是该参考呢?

这是源自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的新书《写给无神论者》中的一句话,整本书里,随处可见这样悲观的论调,说的就是现代科学技术推进的现代工业世俗社会没办法给我们,宗教里可以寻求。那么,真的无神论者也应该接受这样悲观的么?不可否认,长久以来,”信仰危机“似乎是宗教因近现代科技进步而被质疑之后一直面临的问题,但似乎宗教并不介意,反而是无神论者经常面对各种源自心灵的不安、惶惑,痛苦,纠结,以及因为从来就不存在的完美而沮丧到每个个体的从来不完美的人生,各种所谓“科学性”的某个主义的“信仰危机”。这是个非常有趣的课题,不过,聪颖的阿兰•德波顿并没有在这个课题的本身做文章,而是选择了给非信仰者提供一本“宗教用途的指南”——《写给无神论者》。

在本书中,阿兰•德波顿一如既往地以他的优雅笔调,轻缓平和地告诉我们,科学的目光不投向的地方,是宗教目光投向的地方,在那里却有着我们在因科学和技术发展而无法解决的问题,那里存在着解决我们内心深处的无助、孤独等问题的答案。在他以崇敬敬幕之心抒写宗教之具有的智慧之中,他也点点滴滴指出世俗社会的因为我们掌握科技之后盲目的乐观主义造成的偏执。就像他曾经写过的《哲学的慰藉》和《身份的焦虑》这样宽慰世人的著作一样,此书也是给予世人灵魂指明灯的作用,不过,这次是写给那些无神论者的。

作为无神论者们,基本上都会以为信仰宗教的人们是愚昧的,是需要启迪的,诚然宗教在蛊惑人心方面具有其他无可匹敌的彪悍能量,现代科学技术也不断证明,宗教并不能真正给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正确方法,我们在依靠科学和技术的进步不断增强对这个世界认识,然而,有趣的是,即便是宗教开始被质疑之时,也有不少科学家如帕斯卡之列在以宗教式悲天悯人安慰“心比天高”“处境卑微”的人们,发现随着科技的发展,有许多掌握先进的科学理论和技术的人们在科技进步的同时丧失了对自我的控制,如宣扬“上帝已死”的尼采之类疯狂的天才们,或多或少因为纠结于所找到的苦难,同时得不到宗教式的宽慰,而患有各种心理或者生理的疾病,虽然最终有人皈依宗教之列而获得短暂的抚慰和安宁,但大多数依然无法得到平和,更多的平常的无神论者会纠结于是否需要摒弃宗教思想所带来的悠远的艺术和辉煌文化。

对此,阿兰•德波顿坦白而真诚地指出:“宗教明智地认定,我们都是先天就有缺陷的动物,无法持久地拥有幸福,受困于蠢蠢欲动的性欲,汲汲与名利地位,容易遭受惊天事故的打击,无时无刻不再逐步迈向死亡。”这也就是科学为我们展现的“我们永不可能掌控的东西”。正因为这些,我们才会因缺乏群体归属感而倍感孤独,从而无法保持心智正常,甚至为了名利而无法培养良好的品行。至于如“艺术就是一个媒介。”“艺术是强制唤起记忆的一种机制,旨在提醒我们应当敬爱什么,感恩什么,回避什么,畏惧什么。”等精妙的分析语句则展示着他对宗教主旨敏锐的理解和透彻解析。

阿兰·德波顿在描述基督教、犹太教、佛教等宗教的道德氛围中,指出了宗教的“家长制”呵护了世人,也让人们具有谦卑之心,得以让人们自己呵护自己内心的灵魂,完成自我教育的道路。同样自认是无神论者,他很坦然地写出“本书的目的是要识别那些我们可从宗教中抢救出来的有益内容,包括如何培育群体归属感,如何让人们更加和善。如果抵消目前广告对商业价值的过度偏重,如何选择并且利用世俗圣贤,如何反思大学战略并改进文化教育方法,如何重新设计旅馆和休闲场所,如何更好地承认我们内心孩子般的需求,如何放弃某些会起反作用的乐观主义,如何通过壮丽和超然的体验来获得博大的视角,如何改组现有的博物馆,如何利用建筑来寄托价值观,以及最后一点,如何凝聚个人分散的工作,以在体制的领导下把大家护理心灵的努力整合起来。”很长的一段话,归纳总结了他此书的精髓,读者只要看见这句话,便可理清了本书的脉络。

在本书最有趣也最有拓展思考的“体制”一节中,阿兰•德波顿指出,他的这些想法并不是第一个,奥古斯特•孔德就这样吸取了宗教的营养,培育了一种新的“宗教”,一种为无神论者准备的宗教,孔德命之为“人道教”,在他死后,人们终于在巴黎建起了“人道教堂”,供奉孔德选定的世俗圣贤的肖像,供无神论者瞻仰,更供无神论者学习和借鉴。这是无神论者已经开始学习和使用宗教理念之后的做法,这也是阿兰•德波顿在对博物馆、高等教育等方面汲取宗教理念之后的另一种诠释。

作为爱思考和喜欢抚慰大众心理的阿兰•德波顿这次的作品比之前的作品更具有了通俗性,同时也因为涉及面太广无法更进一步深入而缺乏学术性,不过,学术性从来不是阿兰•德波顿的追求,他的书作为欧美的畅销书,其实质就在于给予世俗社会慰藉罢了,他可不就像另外一个奥古斯特•孔德么?只不过,阿兰•德波顿更为平和更为洒脱,也更不拘泥于形式,更散漫不经心地展示他的才华和学识而已,至于读者读过之后收获什么,那就该读者自己领悟了。有人在思考,有人在行动,无神论者们该怎么对待这样的指南呢?所谓“人在做,天在看”,那就拭目以待与阿兰•德波顿并肩而行者了。

【原文地址】

网易 http://iwenqing.blog.163.com/blog/static/1430144220125271554477/

天涯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2996523&Key=561056761&BlogID=150117&PostID=43520892
29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2条

查看更多回应(32)

写给无神论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写给无神论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