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乱缀

以年子
2012-06-26 看过
去年冬天至日前后,读《秋灯琐忆》,今夏端午,复读《影梅庵忆语》并《浮生六记》,觉人世有大可爱者在。

佛语以有生为苦,道人视一身若寄。独孔子爱人复爱此世间,教人以博文约礼。“文”、“礼”皆足以成饰者也。《逸雅》曰:“饰,拭也,物秽者拭其上使明,由他物而后明,犹加文于质上也。”此非老氏归根复命之意,释氏彻见本来面目之旨邪?

闲情之于人,物趣之于身,润泽而已。先儒之教,不违人情物理。但放一身于红尘烟火间,适情适性。七情调畅,六欲归正,如坐春风,久之不知有风而自化。

夫人生一世,诗酒琴茶,皆足以足以适性,足以成饰,足以出世间于世间。此柳泉记鬼狐,三书传女子之旨也。

人困于皮囊之累,疲于生事之苦也久矣。得窥此书,若甘露临身,顿见人世清凉,生年滋味。三书所记,不过闺房私语,闲居趣事。所传女子,或有薄名于江海,或无闻于当时。而笔下真趣,若薄暮凉风,荡尽雾霾,使人得见有生之美。
3 有用
0 没用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