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笑比庭中树,一日秋风一日疏

日暮里的狄阁老
2012-06-20 看过
昨晚困极,本想早睡。遛狗完毕,打扫卫生。终了已到晚上九点。近来腰背劳损,睡前须得毛巾热敷。遂取枕边书。这次是杨绛先生的《将饮茶》。
此前已大致看过了几篇,如始知鲁迅先生痛骂的女师大校长杨荫榆原来是杨先生的三姑母。而关于杨荫榆女士痛骂日军恶行并被枪杀的晚节其实在高中时曾经读到过。但此次读来,更增印象。
《将饮茶》发表于1983年,彼时杨先生已过古稀。文章中淡然的叙事语调,是我喜欢的。
昨晚看的是《回忆我的父亲》。一个平凡的名字,却是一个不平凡的父亲。我对清末民初的故事并不了解,所知也仅历史书上的只言片语。但从杨先生的文章中仍能感受到一个近代大文人的风范和操守。于是昨晚合上书,我闭上眼睛时想,像杨先生那样的大家庭,现在的中国恐怕是一家也没有了吧?
杨先生写此书时钱老与他们的女儿俱健在,想来不似写《我们仨》时的心情。但也正如文中父亲所吟金农诗句 “故人笑比庭中树,一日秋风一日疏” 一样,有“琉璃易碎彩云散”之叹。
文章的最末写到父亲去世,家中狼籍,家具俱去,杨先生坐于大厅门槛上傻哭。抬头望见搭丧棚的人在大厅的柱子上绑白布,需要从高梯上爬上爬下。不禁想起其时自己结婚时搭红绿彩绸也是如此麻烦,又联想起三姐结婚的盛况,再忆及新厅落成的全家欢乐。于此时的惨淡相比,杨先生也只是说:我现在回想,盛衰的交替,也就是那么一刹那间,我算是亲眼看见了。
还有写到在上海的某些古玩店里,杨先生姐妹们偶见彼时父亲某件玩物。不免在其它古玩店搜寻,可是搜见又能怎样呢?空有“是耶非耶”之感。
1983年,文革已过去多年,我们的日子来临了。杨先生和钟老也摆脱了“牛鬼蛇神”的称号,但他们最有精力的时间已过。在过去的十几年他们下放干校,打扫厕所,被剃阴阳头。但从未屈服,反而参透人生,如批了隐身衣一般,看着周围利来利往的众生相。那段岁月,在杨先生的笔下是乌云的“金边”。但杨先生到底是心有余悸的吧?在文章的最后她说:不过,像我父亲那样的人,大概是会给红卫兵打死的。这好比是杨先生父亲在忆及母亲时常说的那句话:幸亏你母亲不在了。
是啊,幸亏不在了。这样的社会是对在的人的羞辱。
55 有用
3 没用
将饮茶 将饮茶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将饮茶的更多书评

推荐将饮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