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如果是盘炒饭

云衣.淼淼
2012-06-16 看过
我从来不知道是该怕读者把作者定性,还是应该怕作者把自己定性。怕前者,是因为我讨厌标签化的认识这样会让人接受不了新鲜;怕后者,是因为惋惜作者的不思进取,江郎才尽。放眼网络的写作世界里,恐怕是后者居多——把着自己曾经的辉煌,榨干自己最后的才智,炒着已经快要发馊的冷饭,把自己推到万劫不复之地还想着努力地原地踏步——当然,长江后浪推前浪,所谓的万劫不复之地也有可能只是作者自己的感受,而非读者——人心是善变的。
坦白的说,今何在并不是我喜欢的作者之一,但同时也并不是我讨厌的作者之一。因为他写得东西,比如那本《悟空传》,虽然吸引目光,却不敢努力细品;虽然充满着惊喜,却不能让人留恋——因为他在西游的神话世界里,找到了另一个角度去观望,充满着青春反叛之下,努力之后的黑色幽默。那时的我只敢在书中、文字里触碰的世界。而我在阅读时仿佛是一个小孩子在质疑这个社会,最终又变成添砖献瓦的一份子苟喘残延着。我虽然惊叹于这份儿犀利,却也清楚明白,自己是一只鸵鸟,有着把头埋进沙里之后自以为是的净土。
就书而论,其实有些后悔翻开这本《西游日记》的,因为那些熟悉的文字模式,那些熟悉的文体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却再也找不回翻看《悟空传》的感动、也没有找回自己年轻时的叛逆。我想,我怕的两者都已经出现了,我定性了作者、作者也标签化了自己。
说是《西游日记》其实不如说是《悟空传》的别传,悟空还是那个猴子,而八戒、沙僧、唐僧他们也还是那个猴子,两者的区别不过是加入了一些与时俱进的段子和扩宽了《悟空传》的戏路。如果两本书同时出,同时看,你会以为这是一本书。我开始怀疑自己——我是应该惊叹今何在的赤子之心尚未改变呢?还是应该感慨他的文字不过如此呢?
当然,我不敢代表谁。我只代表我自己。
今何在,成在《悟空传》,失在《西游日记》。他或许想唤起我的记忆、唤起我的理想、唤起我的感动,却让我用他那犀利的目光,看穿了在那华丽的铺垫之下,他依然还是他,仿佛还站在那里,举着一盘炒饭,依靠自己的想象,也想依靠着读者如我的想象,去让我认为手里还拿着的依然充满着当初的味道的炒饭。
写到这儿,我忽然懂了,其实我怕的两者并不是全都出现了,而是用一种组合方式,让这场悲剧继续的喧哗——难过的是,我没有定性他,他却标签化了自己。我在进步或者退步,他却在原地踏步。也或许是,我戴上了那个金箍,卑鄙的忘了曾经的自己——那个当鸵鸟的自己,却又把那堆沙土给了另一只鸵鸟——却仍然妄想着净土仍然是我守护着。
今何在?今还在,不进不退。
55 有用
13 没用
西游日记 西游日记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6条

查看更多回应(26)

西游日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游日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