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的矛盾

Tiziana
2012-06-10 看过

       “两种配子(精子与卵子),任何一种都不可以被看作是优于另一种的;它们一旦结合,便都会在受精卵中失去其个性。”——精子一旦钻进卵子里,它的尾巴脱落,头却不断增大,变成雄性细胞核,并移向卵子的细胞核。这是卵子会迅速形成一层膜,组织其他精子进入。
同时有人坚定:夏娃取自亚当的一根肋骨,上帝将她赐给亚当是为了使亚当免于孤独——“她的起源和她的目的均在她的配偶那里。”
       从不同角度解释人类起源,可以鲜明地看出人们强加于性别的主观色彩。如蒙田所言,“指责一个性别比为另一个性别辩护更为容易”。不管卵细胞在与精子汇合的途中爆发出多么光芒万丈的小宇宙,人们的眼光终会落在比肋骨更具存在感的肌肉上。作为一个无信仰者,我只能说,一联想到自己是如何由一个受精卵发育而来,便情不自禁产生一股独一无二的优越感。

(一) 轮回
       其实,连我自己,身为女人,也不敢信誓旦旦地断定,女人的独立性是坚定的。这个世上和我接触最多的女性只有那一个,她给了我所有的疑惑及部分答案:
       很久以前,我只将我的母亲视为“我的”母亲。渐渐长大,才惊觉她在成为“我的”母亲之前首先是一对父母的“女儿”和一个男人的“妻子”,在所有身份之前,她更是一个“人”。终于将自己与母亲分作两个客体来看待时,青春期显得尤为残忍,仿佛一瞬间,你意识到,无论倚靠多少温暖的躯体,自己始终是“一个”人。生命是何其冷静而孤独啊。从这一角度看,独立性似乎是无关性别的。
       在下一秒,我又心疼起作为“母亲”的女人,她被寄居蟹当做温床霸占了许久,牺牲了自由与青春,却在子女产生独立意识后,被生生剜下一块肉,重新回归一个人的生活状态。从我个人经历而言,和她站在同一高度的父亲似乎很少有这种被掠夺一空后遭抛弃的感觉。父亲永远是主动的一方,于子女,母亲则恰恰相反。女人不仅要照顾丈夫的连续性,甚至是几代人。
       不过,母亲赋予孩子生命,也是从另一角度完成自我实现。这一说对于我们这一代似乎尤为受用。多是独生的我们,很早就大声宣布着,自己以后一定要拥有两个孩子,兄妹的组合最佳,龙凤胎更完美。我们将自己关于兄长、同伴的期待完全复制在孩子身上,仿佛自己也从中获得了补偿。
       有句话经常被人提起,你若不亲自做了父母便永远无法真正理解他们。几年前我自以为足够成熟,因为我看到了父母为了我舍弃的,我能猜想自己可以作何弥补。某一天,我再次发觉自己仍是个孩子,因为我永远无法理解,我的喜怒哀乐带给他们的欢乐与满足。那种感受大概只能由我自己的孩子来告诉我。从这一角度看,人似乎又永远都谈不上什么独立性,我们完善自己甚至都不得不依靠别人。

(二) 矛盾
       “由于她的身体和花朵、裘皮、珠宝、贝壳混在了一起,女人成了植物、豹子、钻石和珍珠母。”这样的形容让我倍感心酸。女人的形象,甚至女人堆自身的定位总是随着男人们的愿望而改变。男人觉得裹小脚、穿束胸衣迷人,女人变将脚、腰肢塑造出理想的形状;男人觉得妻子的肌肤是私有的,穆斯林的女人恨不得将眼睛也蒙上才战战兢兢出门;这里的男人认为处女是邪恶的,便随意将女人的初夜权交给路过的陌生人;那里的男人认为处女之血是神圣的,又理直气壮地斥责女人的不贞……可悲的是,女人仿佛一只待宰的公鸡,竟习惯得忘记了啼叫。
       自高中时代,我就不太中意马克思这大胡子,却尤为喜欢他对于“矛盾”的见解:矛盾无所不在,只不过分个主次而已。母亲赐予孩子生命,也同时将其提上迈向死亡的行程。——凡人,从无到有终归于无是如此,两性单独分析时如此,男人与女人相互看待也免不了如此。当男人觉得自己在于女人结合时占据主导,便得意洋洋宣布女人为“他者”;当男人觉得女人具有诱惑他们的主导权时,他又将女人看作塞壬和喀尔刻。女人又何尝不是?当女人想让男人们心甘情愿拜倒在她“女强人”的光辉下,便大力反抗所谓女性被压抑的权力;当女人企望家庭的温暖,又唠叨丈夫忽视她女人的细腻,工作缺乏对女性的特殊照顾。
       在我看来,所谓之“男女平等”本身就是个悖论。男女如何能平等?女人天生在生理上比男性脆弱,在心理上比男性敏感。一个守巢者和一个天生的猎人的矛盾是与生俱来的,(肯定而非大概)连上帝都解决不了——人们光安排基督由完美的玛利亚诞生还不足够,要他再死而复生一次才肯正视,他们的神不是从女性那“耻辱”的生殖器内排出的——多么可笑,他们唯一能扭曲的是矛盾产生的方式,而不是矛盾本身。

       着迷于毛姆的读者多是欣赏他的残酷与冷静。他不动声色地逼你承认:人与人也好,男人与女人也罢,谈知己攀朋友,却不可能真正有一个人彻底了解另一个个体的想法。每个人都是天生的独立体,而与生俱来的孤独感,无计可除。那些大声怒斥这“女人是祸水”,“行经的女人是恶魔”之类说的女人们大是不必如此自取其辱。真理是无需论证的,你在大声反抗的时候,恰是站在认同这些论断的前提下。
也许是站在个人立场,我不想太多自我复杂化。(尽管作为一个女人,我也曾幻想,假如我生来具有男性生殖器,是否也会像他们那样洋洋得意。)既然大家是走向一个目的地,何苦相互为难呢?矛盾双方排斥的同时相辅相成,不如便如此彼此依托着前行。
5 有用
0 没用
第二性 第二性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二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