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魔法

july
2012-06-07 看过
很感谢译者(竺家荣)把外婆翻译成姥姥。因为对于像我一样在小地方长大的孩子来说,外婆叫起来虽然洋气,但它远没有姥姥这个词所唤起的亲昵和踏实。

 

刚刚升入初中的阿米不适应新学校和同学,在妈妈的安排下来到乡下姥姥家。清新恬静的田园生活和善解人意的外婆让心思敏感的阿米渐渐找回了笑容。阿米的姥姥是英国人,年轻时远赴重洋来到日本教书,自此在这个东洋国家扎下了根。

 

在阿米眼中姥姥身上总绕着一束智慧从容的光环。当她从姥姥口中得知自己是西方女巫的后代的时候,难抑欣喜之情,并宣布自己要进行女巫修炼。其实姥姥教给阿米的修炼方法也不过是合理安排作息时间,冷静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及宽容地对待他人这些成长必修课。可是对于阿米来说,这一切因为有了一个明确而神圣的目标而变得异常有意义。

 

在远离城市,被森林和远山环绕的姥姥家,阿米得以静静地观察万物生长,全身心地融入自然。她跟姥姥一起去摘熟透了的如红宝石般的野草莓,帮姥姥一起制作草莓酱,每天清晨小心翼翼地从警觉地公鸡和母鸡中间捡回还热乎的鸡蛋,定时去林间散步,并发现了一块洒满阳光的空地作为自己的secret place.

 

这看似完美的夏日却被一位粗俗蛮横的男人抹上了污点。几次和姥姥的邻居源次的偶遇都让阿米感到不舒服。可是姥姥偏偏还教导自己要理解这样一个人。因为这点小分歧,阿米在离开姥姥家回城里的时候赌气没有跟姥姥告别。

 

两年之后再回忆起这些美好的日子的时候,姥姥已经去世。阿米和妈妈再次赶到世外桃源般的姥姥家。曾经闪闪发光的植物和家具都因为女主人的离开而变得暗淡。阿米怀着不可挽回的歉疚,试图在屋子里寻找姥姥的气息。就在她曾经精心照顾的勿忘我草旁边,带着淡淡的雾气的玻璃上,阿米发现了两行小小的字“西女巫致东女巫 姥姥的灵魂,成功逃出。”姥姥还记得曾经的承诺。阿米的眼泪夺眶而出,世界又仿佛有了光亮。

 

困扰的阿米曾经问过姥姥,人死了之后会怎么样。人死了就真没有以后了么?姥姥温柔对阿米说过人由身体和灵魂组成,身体湮灭了之后,灵魂还要做更长久的旅行。为了安抚阿米的疑惑,姥姥不经意地说过自己死之后会“选择不会吓着阿米的方式,给阿米留下一个证据,说明‘灵魂真的离开身体了’。”

 

我的姥姥不会跟我这么深入地谈灵魂谈死亡,但在小小的我眼里,她也有神奇的魔法。还没上小学的时候,几乎每年暑假妈妈都把我送到姥姥家,跟我一起来的还有一箱小虎队方便面或是一大袋仙贝。姥姥总是把它们放在我够不着的地方,并规定每天只能吃一带。那时候的姥姥家不算富裕,但姥姥喜欢带着我去赶集,给我买新鞋子和饼干,虽然我总是嫌它们不如城里的那么好。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姥姥家诺大的菜园子,前院有豆角,黄瓜,西红柿,偏院有玉米,高粱秆,土豆和花生,后院是一排排的杨树。厢房里总是冻着年糕,场院里自以为是的鸭子们来来回回地检阅领地,还有一头小驴,每到麦子熟了的时候它就戴上车套,拉着我们去田里。每天清晨,我都跑到离姥姥家不远的一大片山坡上,踏着露水采刚刚开放的鸽子花,抓好多蜻蜓用线把它们的尾巴拴起来,当它们飞的时候就像是拿着一束气球… 我姥姥不会做草莓酱,但她会炒瓜子,烤玉米,做豆腐。在上初中前的最后一个暑假姥姥特意为我种了一棵西瓜。虽然我每天盼星星盼月亮等着它长大,终究没能等到它熟就回了城里。结果不久后姥姥抱着这圆滚滚的西瓜搭老乡的顺风拖拉机来看我。我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姥姥一路被风吹得又红又肿的眼睛不耐烦地说西瓜城里买得到你干嘛大老远把它抱来。

 

两年之后我上初二,姥姥脑血栓一病不起。那个曾经给我搭秋千,带我采蘑菇,拿着小板凳领我去看露天电影的姥姥永远成了回忆。我常常会想如果姥姥没有生病,没有去世,现在我的生活会怎样。我好希望,亲爱的姥姥的灵魂也已成功地逃出。如果她能听得到,我想说声对不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西女巫之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女巫之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