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经济学分析的社会学家——评马克•格兰诺维特的《镶嵌》

愚人剪网
2012-06-07 看过


二十世纪的60 到70 年代表现一系列非常有趣的现象,当然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经济学家开始进入传统的社会学研究领域,主要代表人物如Gary Baker ,他是采经济学的一些基本假设,譬如经济学方法的三个基本假设。一个是关于社会非常化假设,一个是关于市场均衡,三个基本的方法进入传统的社会学研究领域像犯罪、家庭各种越轨行为歧视包括社会互动等进行讨论,另外像公共选择理论,布坎南等人利用传统经济学方法进入传统政治学领域,另外像新制度经济学也进入社会学所关注的制度组织;反过来社会学家也有积极的改革,像代表人物格拉诺维特试图采用社会学的传统方法和视角让人际关系进入经济学家以往传统的领域市场中。
       格兰诺维特的镶嵌观点与新古典经济学的攻防战中成长与茁壮,面对一个已建构50年,理论模型、实证检验严密而复杂的大敌,绝不是借助一些观点、概念与描述、观察,说明了人际关系对经济型的有影响,就能说服经济学家;它还必须提出新古典理论模型的替代模型,并在经营检验中证明它有更强的解释力才行。所以,镶嵌观点在方法论上是有承前启后的意义,它上承社会网络理论的一些概念与观点,下启和新古典模型对话的理论模型。为了建构可检验的因果推论模型,它必须从大理论(Grand theory)的庞杂概念以及大量的观察数据中,简化萃取出一些抽象的概念,以有效解释一类现象。进一步来说,为了检验理论的解释力,可与新古典模型一较高下,这组概念必须确立操作化定义与方法,这样才能建构出解释概念与被解释现象的因果机制,从而推演出因果推论理论。比如,劳动力市场理论中,社会网络、弱连带、与信息传递被提出来作为关键概念;在消费行为的讨论上,个人影响、门槛效果等都是所有解释模型的基础;在组织理论里,社会网络与信任关系则是掌握问题的关键。
       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对话标示了“新经济社会学”与传统经济社会学的不同。而镶嵌观点则是格兰诺维特所认为的“新经济社会学”的核心。如果不能掌握新古典经济学所机那里的经济分析的理论与方法,以及自萨缪尔森以来理性行动理论在各个研究领域建立的学术“霸权”,我们就很难理解镶嵌观点的简化与抽象化,更难掌握它的方法论特性,但却承前启后,向下开启因果推论模型的大门。

一、镶嵌:研究视角的创新

       格兰诺维特的《经济行动与社会结构:镶嵌问题》是其镶嵌观点的原创之作,之后十年它一直是社会学界被引用最频繁的论文之一。镶嵌二字源于波兰尼《大转型》中所提出的概念,主要强调经济行动乃是一个制度化的社会过程;而格兰诺维特则指出这个社会过程应被视为人际互动过程,并在研究组织理论时强调,人际互动产生的信任是组织从事交易必要的基础,也是决定交易成本的重要因素。格兰诺维特并不认为理性行动理论错了,只是其假设“太狭隘”,需要补充以社会情境的解释变量。
       格兰诺维特提出了一个主旨问题,即社会关系如何影响行为与制度?对于这个问题,实质论传统的社会科学家认为,人类经济行为在前市场经济的社会里确实是依赖社会网络,但随着现代化的进程,这类行为已经变得比较独立了。镶嵌的观点主要来自于人类学家(Karl Polanyi,1944;Polanyi,Arensberg,and Pearson,1957)。与此相反,形式论传统的学者认为,镶嵌问题在现代市场中相对不甚重要,经济行为独立于社会关系之外,可以从理性与独立个人的自利动机中获得更深的理解(North and Thomas,1973;Williamson,1975;Popkin,1979)。但格兰诺维特认为,经济行为的镶嵌程度在前市场经济中比“实质论”者想象得低一些;也不认为镶嵌现象如“形式主义”论者所言地那么不值一提。他进一步将后者概念化为“低度社会化”,即功利主义暨新古典经济学的观点,预设了一个拥有完全自由意志的行动者,以经济理性的成本效益分析决定其行为。并将前者概念化为“过度社会化”,即社会学家、历史学家等预设了一个完全没有自由意志的行动者,百分百地屈从在社会规范之下,这也保障了经济秩序。两种观点都预设了“社会性孤立”(Atomized)的个人,而忽略了行为当时存在的社会情境,以及行为往往发生在人与人互动的过程中这一事实。
        格兰诺维特通过两个经验层面的问题来进一步突出镶嵌的观点。其一,是如何看待经济秩序?过度社会化的观点认为,“一般道德”可以使人信任别人不会欺诈,但未掌握事实的全貌;而低度社会化的观点认为,用法律与制度来取代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失之偏颇。作者不认同这两种观点,他发现大多数的经济交易都是镶嵌在社会网络之内。在这样的交易网络中,为了交易关系的持续,交易行为顺畅,也为了取得良好的商誉,让别人产生信任,扩大自己的交易网络,互动双方都会自制,欺诈行为因此受到制止,经济秩序也因此能够维系。其二,市场与等级的问题。交易成本理论认为,当运行成本 < 交易成本时,市场交易需内化为公司组织内的交易,将其置于一个等级体系下,由等级体系协调相关部门进行交易,可以节约交易成本;当运行成本 > 交易成本时,将交易置于市场中进行(Williamson,1975)。格兰诺维特提出批评,认为威廉姆森忽略了市场上存在的信任关系,也高估了等级体系内权威的协调能力。在交易中,查询信用、契约与诉讼等法律事务的相关费用成为必要的交易成本,而“信任”关系可节省的正是这项防止欺诈、处理争端的交易成本。比如,市场上的信任关系可能使得长期、复杂而特用的交易,“闲话一句”就成交;由公司内的浪费、联合欺诈或内斗内耗等都说明等级体系的权威协调未必有效。

二、弱连带与“桥”:介于微观与宏观之间

       格兰诺维特在《弱连带的优势》一文中开宗明义地说,社会网络理论的提出是要在微观行为与宏观行为之间建立一座桥。过去的社会学分析,在微观层面,如符号互动论、团体动力学都是研究个体行为,很少探讨宏观的社会现象。而宏观的分析则视社会结构为社会群体的集合,社会群体主要是以阶级、地位、种族、年龄、性别、地域与宗教来加以区分,一个来自上流社会的年轻人与一个来自底层社会的青年,他们一举手一投足间就表达了不同的气质,也反映在行为的抉择上。所以,论文的主旨就在于,对社会网络中互动过程的分析,提供了一个最有效地连接微观与宏观层次的桥梁。一方面,小规模的互动透过网络转变成为大规模的结构形态,另一方面,结构形态又反过来影响许多小团体。而研究重点在于,两个人的社会网络重叠程度直接受到他们彼此间连带强度的影响。并讨论了这个原理在影响力与信息的传递、工作流动机会和社区组织等方面的影响,强调的重点是弱连带的凝聚力。
       首先,在做分析时,应当判断连带的强度。连带强度的判定依据可以分为认识时间的长短、互动的频率、亲密性与互惠性服务的内容等。而格兰诺维特认为朋友圈重叠的程度这一指标可能会更准确地测量出连带的强弱,在A与B没有连带的时候重叠最少,是强连带的时候重叠最多,而若是弱连带的时候,重叠程度则是中等。比如A和B交往的时间占所有时间60%,A和C交往的时间占40%,则C、A与B在一起的时间应是24%,因此B与C变成熟识的可能性将高过两人成为陌路的可能性。
       学界通常对强连带的重视,如认知平衡理论等认为,经验证据显示,两人间的连带愈强,那么他们在很多方面将会愈相似,即心理上的一致性、信息获得的重复性等。但格兰诺维特则强调,弱连带较之于强连带有更好的信息传播效果。他指出提供两点之间唯一路径的一条线即是“桥”,而两个团体之间的“桥”必然是弱连带。一个团体之内成员间往往互有连带,所以信息传播容易;但从一个团体传信息于另一个团体,有时仅仅依赖于两团体中各有一名成员互相认识,而形成唯一的一条通路,这条唯一的信息通路就被称为“桥”。桥在信息扩散上极有价值,因为它是两团体信息通畅的关键,但它必然是弱连带。否则两个人间的强连带会呼朋唤友在一起,使两团体间很多成员互相认识,这条讯息通路就不再是唯一的,不再具有“桥”那么高的价值。
       若一个人拥有很多弱连带,尤其是拥有“桥”,那么他/她在信息获取上会有极大的优势,在信息传递上也常常居于关键地位。同样的,一个小区内若有许多内部连带紧密的小团体(cliques),小团体间的弱连带却很少,则信息会局限在某些团体内,传播效果很差;反之,小团体少弱连带多的小区,则信息传播快。过往的社会网络模型多应用在小型的、面对面团体或是限制在特定的制度或组织环境中的团体,主要就团体内的“选择”来探讨;而格兰诺维特的社会网络模型则企图接合那些小规模的团体,以及一些比较大的、较没有组织之团体,主要就个体及团体间的“弱连带”来探讨。

三、门槛理论:集体行动的形式模型

       一个集体,不论是大到一个社会、经济体或小到一个企业、团队,其内部的结构形态会影响到此一集体的经济绩效、社会运动、知识创新等方方面面的结果。格兰诺维特的“门槛理论”可为这类理论的开山之作,其在解答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集体行动产生,比如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黑人暴动,那个城市却不发生?过去的理论都是以一个城市的人口社会经济组成状况来加以解释,比如黑人比例、平均所得、平均教育等,也就是以总体统计中的平均数来预测某一集体事件是否发生,个体行动与个体动机变成了次要因素。另一类解释则认为是暴众的情绪感染,好像暴动只是一群人的非理性行为。门槛理论则预设了理性的个体行动,经过示范效果,可以变成集体行动,人际社会网络内的传播就是这个微观行为变成宏观现象的“桥”。
       “门槛理论”预设每一个体心中都有一定的动机参与集体行动,但也受外在环境的影响。别人的参与会激发自己的行动,一方面示范效应会影响人的行为模式,一方面参与的人数与参与的风险会成反比,所以每一个体心中都有一门槛,多少人参与了,我就跟着加入,这个“多少人”就是基于示范效果与风险考量后设定的心中门槛。只要一个地方这种门槛的几率分配适当,刚开始少数人上街头,就超过另一批人的门槛而后者继之加入,另一群人受了示范又跟着起事,最后就如滚雪球般成为一次暴动。如果此一门槛的几率分配不当,则一小撮人无法引发后继加入者,暴动就不会形成而只是街头的小骚乱。门槛强调动态的过程,而不是静态的人口社会经济比例,所以在乎一个变量的几率分配状况,而不是一个变量的总体平均数值。透过人际传播与示范效果,个体的理性抉择就变成了集体行动,而且在不同的集体结构形态中会产生不同的集体行动。
       格兰诺维特坦言,发展“门槛理论”的目的在于,建立一个数学程序以了解在任何排列下分配的均衡会有怎样的稳定性特质。尝试建立这种集体行动的形式模型,也是为了能与经济学在80年代新发展起来的博弈论形式模型形成有益的对话。博弈论模型在建构时,往往会出现的两个难题:其一是大多简化为两人博弈,多人不同偏好加入其中,往往不尽如人意;其二是假设所有人一起做出决定,每个人的决定取决于前一轮他人的决定。而“门槛理论”模型则在这两个方面很好地解决了分析的困境,因为门槛理论具有这两个方面的优势:其一,假设个人偏好有明显不同;其二,个人决定的相互影响。博弈论要分析n维的报酬矩阵,而门槛理论只需一维的门槛向量来取代它,分析变得简化而清晰。
       还需要看到的是,格兰诺维特也尝试将博弈论经济学家常常忽略的社会结构性影响变量也纳入了形式模型的讨论之中。虽然,已有经济学家对经济学简化论提出了批评(Hirschman,1992)或将博弈论转变为扩展型博弈(Elster,1989),但绝大部分经济学家为了分析的简化与精炼,不把社会结构性变量看作直接参与分析的因素。与此相反,格兰诺维特将社会结构性影响因素的分析聚焦到时间与空间的分布之上。以社会结构为例,如假设一个朋友的影响力是陌生人的两倍,且一个人的门槛是100人中有50人示范了,而这时48人参加暴动,52人未参加。在不考虑社会结构时,此人不会参加;但他的20个朋友中有15人参加,那么应该是(15*2+33*1)人参加,即比例是63/120=0.525,而不是48/100。所以,与大多数集体行动理论似乎假定参与者互为陌生人不同的是,作者相信相互激荡的团体间的社会结构对行动结果有着重要且复杂的影响。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一定的条件之下:当门槛分配有着十分稳定的均衡时,社会结构影响较小;然而,当均衡不稳定时,社会结构的效果会改变个人偏好的结果。


四、展望:理论模型平台上的对话

       从交易成本理论这一经济学流派来看,无论是科斯还是威廉姆森,都是站在模型的平台上进行思考,进而展开了理论间的对话——而不是简单的概念上的争论。
       在格兰诺维特看来,威廉姆森在《市场与层级制》中,在最基本的两个概念的使用上就犯了错误。根据他的理解,在威廉姆森那里,层级制是过度社会化的;而市场则是低度社会化的。而在事实上这两者都存在嵌入性关系。组织中存在的嵌入性关系可能有好的作用,但同时也可能有坏作用,其坏的作用可能导致层级制失效。而市场并非就没有嵌入性关系,在市场中嵌入性关系也有着好的作用,它可能让市场运转良好。
       格兰诺维特对威廉姆森的这种批评对于学术的进展显然是有贡献的——如果将其观点置于交易费用的理论模型平台上来看,他看到了交易费用很大程度上是摆平社会关系的成本。但是,他的批评否定威廉姆森了吗?我们从这个争论中可以发现,他们的取向是不一样的:将他们的观点区别开来的关键点是看其是将市场当作分析的工具还是分析的对象,以及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是什么,简而言之,看他们所在的模型平台是什么。他们是在非常接近的,但同时的确又有所不同的模型平台上谈论问题。
       在格兰诺维特所提供的这个模型平台上,也许我们更应该进一步思考的是关系网络可以拆解为哪些要素?关系网络的构筑元素——人与人之间的每一次互动,是不是可以放在广义的契约框架之下进行分析?从这个角度来看,格兰诺维特似乎并没有很好地进入到威廉姆森的模型平台去展开对话。
       纵观上述的事例,可以看出,基于理论模型平台开展对话,而不是用概念对抗概念,是非常有必要的。而在完成了对一个理论模型的一定程度的前提批评之后,理论的挑战者本人提出适度的模型化以便于后续的理论对话也同样是必要的。威廉姆森的比较形式化的框架的确要比格兰诺维特的“嵌入性”概念更易于展开真正的理论对话,进而也更有益于展开后继的理论建构。因为社会学界似乎尚不习惯于在理论模型平台上展开思考,所以,有关“嵌入性”问题的分析远没有契约经济学那样幸运,能够发展出蔚为大观的理论大厦。
8 有用
0 没用
镶嵌 镶嵌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镶嵌的更多书评

推荐镶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